《情葬华清池》第一回、西华山血雨腥风(1)

作者:自知无明  于 2013-2-1 23:4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情葬华清池|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评论

关键词:华清池, 武侠, 华山派

 

周萌萌同学生日快乐!(北京时间22日)


本文预计写三十万字左右,定于每周六更新六千字,差不多刚好一年的时间完成


请大家一定要多提意见。完成后我会根据大家的意见修改,然后再发一次修改版的

第一回、西华山血雨腥风


一滴小水珠自高空飞速落下,越坠越快,转瞬已至谷底。只听的一声脆响,小水珠一头撞在石头上,石头表面应声而碎,碎石沫子便合着水花一起飞溅开去。再的一声闷响,三尺开外一株小树树干竟然被飞溅而来的碎石子击了一个又大又深的洞。俄顷,一阵不缓不急的山风吹来,树身自伤洞处折断,缓缓随风倒下

浓冬的华山,银装素裹,宛如白色的庞然怪物,矗立于长安之东

清晨,太阳已经爬上半空

一个矫健的身影,如雄鹰展翅般,在华山绝壁上上下翻飞

原来,一个二十来岁、青衣素袍的英俊青年正在阔不盈尺的长空栈道下段踢蹴鞠。他轻轻把蹴鞠往上一抛,左手一伸,用手背接住,抬手弯臂,蹴鞠便沿着手臂向肩膀滚来。接着头一伸,身子一沉,蹴鞠便从脖子后面绕到了右肩。再身子右倾,蹴鞠也顺势沿着右臂到了右手背上。整个动作一蹴而就,那圆圆的蹴鞠竟如黏在身上一般。如此热身似的把蹴鞠在身上滚了几滚,再把蹴鞠抛向空中,接着一个鹞子翻身,倒立于栈道之上,用双脚接住蹴鞠后双腿一弯一伸再把蹴鞠顶上去。然后换左右脚轮番顶蹴鞠,如此数十下。然后又再倒身回来,用头接住蹴鞠

此人便是华山派大弟子、江湖人称蹴鞠剑侠钟诚。他心里想着什么开心的事儿,脸上洋溢着青春自信的笑容。朝阳照在他的脸上,将笑容扩散至四周。栈道上的雪花儿见了他的笑容,也开心地哭了,顿时浑身化作晶莹的泪滴朝绝壁下跳去

兀自踢了半个多时辰,他仍意犹未尽。当蹴鞠回到头上,他脖子一缩一伸,再把蹴鞠高高顶起,然后飞身上跃用头去接

刷刷刷,突然从南天门方向居高临下射来三只飞镖。发镖之人时机拿捏得恰到好处,钟诚身在空中无处借力转换身形;而发镖的手法又甚是了得,劲力十足,又准又狠,分取钟诚的上中下三路

好个蹴鞠剑侠,尽管身在空中无处借力,还是弯腰躲过中路飞镖。一甩头,把蹴鞠向上路的飞镖打去,那飞镖插入蹴鞠一起滚落深谷。下路的一镖却没有躲过,直射入左小腿的骨头。钟诚顿感左腿一阵剧痛,他的一声惨叫,一屁股跌坐在栈道上。几乎是与此同时,两个蒙面人凌空飞至,两把剑分从左右刺来。钟诚不及抵挡,本能地一骨碌翻身躲过。糟糕!身子已然翻出栈道,往山谷坠去!千钧一发之际,他双手抓住了栈道,悬在空中的身体不停摇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俩蒙面人得意地大笑,似乎并不着急上去补最后一刀。其中一个道:钟的,你轻功真是出类拔萃,咱哥儿俩佩服得紧。飞下山谷,让我们开开眼界吧。

钟诚骤然处身绝险之境,心脏狂跳,手上吃紧,自顾亦不暇,又哪有功夫搭理

只听另一个道: 钟的,等你掉下去了我们就去山谷里吃肉饼。

前面一个又道:二弟,错了。从这里掉下去一定变成肉糊糊,所以应该是喝肉浆。肉饼是没得吃了!

小心九厘三分,要寻尸首,洛南商州。被誉华山第一天险长空栈道位于险第一山华山的南峰西岩下面,是华山派第一代宗师元代高道贺志真为远离尘世静修成仙而筑。栈道筑于光溜溜的千仞绝壁上,铁索横悬。上望崖壁十数丈,下望百余丈,深不见底。栈道长约三十余丈,分三段:出南天门石坊至朝元洞西,路依崖凿出,长七丈许,宽二尺许,是为上段;折而向下为鸡下架,崖隙横贯铁棍,形如凌空悬梯,是为中段;西折为下段,三根木椽架于楔进峭壁内的石桩之上,游人至此,面壁贴腹,变为横行将栈道尽头便是道教神龛贺老石室、全真岩及卧龙松等胜景,当真是无限风光在险峰绝壁上刻有不少警告之语,诸如悬崖勒马等,告诫游人不要来此冒险。因此,掉下去变成肉糊糊的说法毫不夸张

那个被叫做老二的迎合道:大哥所言极是。姓钟的,自己跳下去罢,别让二爷动手把你的手给砍啰。

钟诚挣扎着想爬上来。老二见状便拿剑刺他的左手,他不得不松开左手,仅右手单独抓在栈道上。老二再刺他右手,他又换左手抓栈道,松开右手。老二像是故意玩弄他一般,每出剑刺一下,嘴里便欢快地嘀咕一句我戳,我戳,我再戳。

老大拄剑于栈道上,笑道:二弟,我就看你玩他了。哈哈哈……”

大哥你就尽情地欣赏吧。哈哈哈……”老二回头对钟诚道:你丫还挺能撑的。看大爷我不累死你。说罢便又举剑去戳他的手

钟诚手上的力气越来越小,手指开始轻微的颤抖,慢慢地颤抖得越来越明显,手指和栈道接触的部分也越来越短,从开始的整跟指头到只剩下一个指节,再过片刻非松手掉下去不可

蒙面狗贼,接我暗器。突然由南天门方向传来一个女子的吆喝声。两蒙面人忙回头观望,只见一团白影裹着疾风扑面而来,原来是一个白衣少女手执长剑朝他们飞奔而来,却并无什么劳什子暗器

二弟,你先把姓钟的砍下去,我来对付这丫头。老大边说边挥剑来迎

那女子轻功甚好,脚尖一点便掠过老大的头顶,长剑直刺老二。老二慌忙回身挥剑挡架,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钟诚见来了救兵,立刻精神大振,趁机用尽全身最后的力气翻上栈道,躺在栈道上闭着眼睛直喘粗气

两个蒙面人一左一右围攻那少女。少女约莫十七八岁,年纪虽小,以一敌二却颇为沉着。只见她不慌不忙地左挑右刺,一边攻击那两个蒙面人,一边护住躺在栈道上的钟诚。激战中,老大一剑向少女的面门刺来。少女横剑往上一架,荡开来剑后反手一招梨花榆火长剑如闪电般递出,脚步随即跟进,直取老大的心脏。眼看老大闪避不及就要中招。老二并不去救老大,反而长剑向钟诚刺去,来了个围魏救赵。少女迅速收住攻势,白光一闪,一招长安回望已冲老二的眼睛刺去,替钟诚解了围。老大收住后退之势,一甩手,三只飞镖射向躺在栈道上的钟诚。少女回身一招霓裳羽衣护住钟诚全身,三只飞镖尽皆打在剑上后跌落山谷。当此之时,两个蒙面人又同时围将上来

少女武功虽较两个蒙面人为高,奈何要保护躺在栈道上的钟诚,一时之间却也无法取胜。三人打得难分难解,一盏茶的功夫已经拆了七八十招。两个蒙面人见讨不到便宜,其中一人呼哨一声,两人虚晃一招跳出圈外,一人向南天门退去,一人退向贺老石室

少女无暇追赶,赶紧停下来照顾受伤的钟诚。此时钟诚早已将飞镖拔下,伤口兀自渗着鲜血。细皮嫩肉的她竟然一点儿都不娇气,做起事来有条不紊。她先替钟诚擦干血渍,然后涂上金疮药,再撕下钟诚的袍子,轻柔地替他包扎好伤口

正包扎间,忽听一声怪啸,接着便是啪啪啪啪……”数声巨响。少女拔剑四顾,两边的栈道纷纷被震断,整个长空栈道下段只剩下钟诚和自己占据的那孤零零的由两个石椽撑起的不到一丈长的部分。原来那两个蒙面人并未走远,趁二人不备而突施偷袭

钟诚大惊,也想要站起来,却因剧痛了一声又跌坐在栈道上。他忧心忡忡地望着被震断的栈道长吁短叹道:唉,糟糕!这可如何是好?东西不可行,上下全是绝壁。唉,看来要困死此处了。

那少女先是狠狠地咬了咬嘴唇,不过马上冷静下来。她似乎成竹在胸,安慰钟诚道:诚哥莫急,先安心养伤,等伤好些了咱们再从长计议。

这位少女叫周萌萌。别看年纪轻轻,她却是华清派掌门人。她本是华清派前掌门人星辰子的关门弟子,上面有六个师姐。但她天资聪颖,对功夫的悟性可称得上当世无双。她十四岁时剑法造诣就已远远胜过众位师姐,接近师父的水准。师父两年前病故,她便被指定为掌门继承人。她的华清剑法练得炉火纯青,不光是继承了历代掌门人传下来的十六路华清剑法,她还自创了八路。她跟钟诚相识于两年前,二人一见钟情,私订终身。今儿钟诚正好约了她来华山相会

包扎好伤口后两人并排坐在栈道上。呼吸终于平静下来的钟诚轻轻握住萌萌的手,深情地看着她:聪萌萌,谢谢你救我。萌萌脸红了,害羞地低下了头:们之间还要这般客套么?钟诚道:好吧,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咱们不分彼此。萌萌道:该如此。

过了一会,萌萌忽然想起什么。她把钟诚扶正,正色问道:刚才怎么会被那两个蒙面人暗算的?以你的武功,不至于输给他们。钟诚答道:时我正在踢蹴鞠,全神贯注的时候,他们突施暗算。萌萌觉得非常不可思议,道:你!你疯了么?竟然在长空栈道上踢蹴鞠?钟诚狡辩道:凡夫俗子才在平地上踢蹴鞠。既然你喜欢看我踢蹴鞠,我就要练一点高难度的动作表演给你看。”“逞能!你总是喜欢自命不凡。萌萌假装生气,拿眼瞪他。钟诚并不害怕,反而用手轻轻蒙住萌萌的眼睛,然后在她脸上香了一下。萌萌尚未完全恢复白色的脸蛋马上又变得绯红

可是他们为什么要偷袭你呢?你有什么仇家么?”“没有啊,我自幼便来到华山拜师学艺,很少下山。哪来什么仇家?”“那真是奇了怪了。二人都觉那蒙面二人来得甚是蹊跷

过了一会儿,萌萌温柔地问道:诚哥,伤口还痛吗?钟诚夸张地说道:痛,非常痛。萌萌关切地道:那我再帮你敷点药吧。”“哟,我痛得要晕倒了。钟诚说着说着,撒娇似地往萌萌的怀里倒去。诚哥。萌萌轻轻地掐了他一下,然后任由他倒在自己怀里

对了,刚才那两个人怎么用华山剑法跟我打?难道是你们华山派的?”“不会啊,要是华山派的为什么会加害我?而且身影一点都不熟!钟诚刚才多数时间是闭着眼睛躺在栈道上,并没有细看他们过招的招式。听萌萌这么说,他也惊讶不已

萌萌又道:也是有点怪。他们一直用华山剑法跟我打,而且剑招非常娴熟,尤其是那两招绅倒悬古柏森森用得不比你差。不过,不过这最后半招却不像华山剑法,颇是让我费解。”“最后半招是什么招法?”“……”萌萌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影子,心里一惊,却又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也不便说给钟诚听,便敷衍道:没看出来。反正最后半招绝不是华山剑法。

钟诚往南天门方向望了望,突然脸现惶恐之色,吃惊道:咦,我的剑怎么不在了?刚才挂在绝壁那棵小树上的。

钟诚那把剑是萌萌在华清宫隐密之处找到的,剑柄处无甚特别,剑身却是锋利无比,切玉如割木,吹毛可断。最奇的是会随着天上的北斗而出现七颗墨,当云一遮住天空北斗时,剑上逐星渐隐,顷刻不差。萌萌熟读诗书,据《潜确类书》推测此剑便是唐太宗收藏的古剑。然剑名却无从得知,因星辰汤为唐太宗御用汤池,萌萌便将此剑命名为星辰。情到浓时,萌萌在剑柄处刻了星辰-样,将这稀世奇珍送给钟诚做定情信物。同样,萌萌的剑也是钟诚送的,剑柄处刻有一个字,只不过是一把极普通的

萌萌道:一定是那两个蒙面狗贼顺手牵羊拿走了吧。钟诚道:萌萌你别生气,我下次一定要灭了这两个畜生,把剑找回来。萌萌若无其事地安慰钟诚道:能找到当然好。找不到我再送你一把。

两人就这么手拉手甜蜜地坐在栈道上,浑然不觉身处险境,一坐便坐到了晌午。钟诚道:该回去了,不然师父定要责怪。”“好吧。萌萌把钟诚扶起来,他的腿虽然不如刚才那么痛,但还是行动不便。钟诚一片茫然道:可是咱们怎么走呢?栈道已经被那两个贼子弄断了。”“你的手没问题吧?歇这么久想来力气应该也有了。栈道上方的铁链并没有被破坏掉,咱们抓着铁链往贺老石室方向去。”“我手虽未受伤,可是刚才这么长时间吊在栈道上已经让我吊到手发抖了,我怕力有不逮。
我会助你一臂之力,不用担心。萌萌安慰他道:你且先等着,我过去探路。看那个蒙面人还在否,可别让他偷袭了。话音未落,萌萌已经抓住铁链窜出几丈远

长空栈道本是华山最险要之处,有栈道时,怯者犹胆战心惊,屏气挪步;勇者尚可如履长空,心旷神怡。而对于萌萌,一根铁链已足矣。只见她两手在铁链上几个交替,已然接近贺老石室。她双手用力一拽铁链,纵身向贺老石室跃去

就在此时,从石室内先后射出三批飞镖,每批三支,手法跟刚才偷袭钟诚一模一样,也都是分上中下三路。只不过这次出手更狠,距离更近,三批飞镖前后脚射到。饶是萌萌心里早有准备,也被这三批飞镖射得手忙脚乱。慌乱中萌萌用剑击落了七支飞镖,第八支擦着秀发飞过,而这要命的第九支直奔咽喉而来,长剑已不及回救,躲避更是不及。萌萌心里一凉,把眼一闭,心道:苍天保佑诚哥。

然脖子并无异样感觉,萌萌睁眼一看,一个高个男子护在自己身前,不正是表哥高翔宇么?发镖的蒙面人眼露惊讶,刚说了个"少"字便出不了声,原来是表哥用接住的飞镖击中了蒙面人的哑穴。那蒙面人赶紧转身逃之夭夭。

萌萌惊喜道:表哥你怎么在这里?高翔宇略一迟疑,马上笑道:本想去华清宫看你,后来听说华山的雪景异常壮观,便决定看了华山雪景再去华清宫。真是巧得很,竟然在此地遇到表妹了!

高翔宇是巴蜀人士,出生豪门,世代经商。他自幼习武,天资聪颖,数年前便已打遍巴蜀无敌手,人送外号巴蜀小霸王

萌萌道:原来如此!谢谢表哥。你先在这里候着,我去接一个人过来。高翔宇道:表妹你莫不是太见外了么?要接谁,让哥哥去好了。”“好吧,那就有劳表哥了。我的朋友钟诚被困在长空栈道上了。”“好,请稍等!高翔宇说罢转身朝铁链飞去

萌萌突然叫道:回来!高翔宇不解地跑了回来,问道:表妹何事吩咐?萌萌道:还是我去吧,不劳表哥了。高翔宇尚未反应过来,萌萌已经窜上铁链

萌萌伸出带鞘的剑,钟诚不明其妙,迷茫地望着她。你坐在剑上,我托你过去。萌萌吃吃地笑道:诚哥你怕摔跤么?钟诚没想到萌萌这么聪明顽皮,开心地道:哈哈,原来是让我坐轿子。这个用剑做的轿子也太特别了!于是钟诚轻轻一跃,屁股落在剑上

钟诚轿子倒是走得轻巧,这可苦了萌萌姑娘。萌萌一手抓铁链子,一手用剑托着他,却要如何换手前行?萌萌不愧聪明绝顶,原来被震断的石桩都还剩了小半截露在外面,萌萌便踩在石桩上待身体平衡后方换手前行。短短几丈路,两人竟然走了半个时辰。到达贺老石室的时候,萌萌已经香汗淋漓了。钟诚倒是乖巧得紧,掏出绢帕为萌萌拭去汗水。拭完汗水后钟诚紧紧揽着萌萌的腰,在她额头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萌萌慌忙一把推开钟诚,红着脸道:这位是我表哥,人称巴蜀小霸王的高翔宇。然后又对高翔宇道:表哥,这位是华山派大弟子钟诚,人称蹴鞠剑侠。哦,对了。表哥你也爱踢蹴鞠吧,以后你们可以切磋一下。高翔宇面露尴尬之色,朝钟诚抱拳道:久仰久仰。以后请多指教。

萌萌有点舍不得地对钟诚说道:诚哥,你先回去好好养伤吧。萌萌知道钟诚的师父非常严厉,回去晚了非受罚不可。钟诚看出萌萌的心思,肆意表白道:即使师父打死我,我也要跟你在一起。”“来日方长,不争朝夕。你请先回吧!

叽了好一阵,两人才互相道别。萌萌和表哥径直下山而去,钟诚拖着受伤的左腿一瘸一拐地往山上爬去

钟诚从山坡荒野来到上华山的正道后,发现雪地上凭空多出许多脚印,没有脚印的雪地上也变得肮脏不堪。仔细一看,不,肮脏之处也都是脚印!华山以险著称,难以攀爬,天气好的时候也难见到人影。大雪天的怎么反而会有这许多人上华山来?来的人显然分两种,一种是轻功不济的,就是脚印很深的那些人;另一些人则是拥有绝顶轻功的高手,真的达到了踏雪无痕的境界。这些人难道跟刚才那两个蒙面人一伙的?钟诚心里突然涌起一股寒意,当下加快步伐往山上爬去

快到山上的时候,气氛变得更加吊诡。院门外不见平日练剑的师弟师妹,山坡上的几棵小树也被折断,歪七竖八地瘫倒在雪地上。地面又脏又乱,明显是打斗的痕迹。再走两步,地上赫然便是两摊血水,他心头顿时又是一紧。从这两滩血水延伸出两条红红的线,沿着山坡一直到院门口,血迹之下是拖动的痕迹,难道有两个受伤之人被拖进院里去了?而且,如果是自己人对自己人,应该是抬进去,而不是拖进去,难道……敌人得逞了

刚要抢进院门看个究竟,突然一只手朝背上抓来,他赶紧用手去格挡。只听一人小声说道:别进去。这时他才发现来人是小师妹杨柳。他刚要张嘴问为什么,小师妹赶紧捂了他的嘴,拽着他的衣袖将他拉至偏僻一角,慌慌张张地说道:师哥你快下山逃命去吧,好多人要抓你。”“为什么?”“别问了,说不清楚。你逃命要紧。师妹慌里慌张的神情更让钟诚紧张。他自是相信小师妹所言,然己并未得罪何人,将误会搞清不就完结了么?他按住师妹的手,让她不要拉扯

这时只听院内传来一个声音道:师弟,只要你交出钟诚这个杀人凶手,我们绝不为难你。钟诚一惊,自己怎么突然变成杀人凶手了?那声音竟有点耳熟。此人管自己师父叫师弟,莫非是嵩山派的黎师伯

这时只听师父的声音冷冷答道:呵呵,黎师兄,还有在座的各位大侠,各位都是江湖中成名的英雄,怎地如此不明事理?各位既未亲见打斗现场,亦未见过凶手本人。如何单凭死者的伤口为华山剑法所伤,地上歪歪斜斜写着华山钟诚四字就断定凶手是在下的大徒弟?再说,劣徒钟诚如何能在短短数日之内,杀害这许多武林好手?若论武功,我徒弟或许能侥幸杀了南华派杨掌门的高足、淡影梅花林大侠的高足、也或许能侥幸杀了嵩山派的俞强师侄等同辈武生,可是他如何竟能连少林寺的空雨大师也杀了?想那空雨大师乃空云大师的师弟,为当今数一数二的绝顶高手,别说在下徒弟,恐怕在下本人亦远非空雨大师的对手。

钟诚挣脱小师妹的手,从院墙上的一个小缝向院内望去。只见院内站了五队人,师父和师弟们站在院内通往大堂的门口。钟诚的师父是名满江湖的华山派掌门无情真人甄草木。此人长相还算英俊,只是脸上从未有过任何喜怒哀乐,对世间万物皆冷漠无情。大敌当前,师父依旧不动声色,一张冷冰冰的脸,看不出任何表情。据师叔无聊真人郝闷讲,师父当日死了父母都无动于衷。唉,也难怪师爷给他取个道号叫无情子。更有甚者,江湖上背地里都把师父叫瘫道人

师弟师妹之中除了跟自己在一起的小师妹杨柳外,尚缺二师弟、七师弟和九师弟。他转头看着小师妹,杨柳明白他的意思,还未开口,却已珠泪满眶,她低声呜咽道:师哥和九师哥被淡影梅花林尚武打死了,尸体在一进院门的地方。二师哥不知去了何处,搞不好也已遭了……测。

钟诚不禁鼻头一酸,眼泪也涌了出来。师兄弟姐妹亲如一家人,早上出门还见到七师弟和九师弟在院门外练剑,这一会儿的功夫就已阴阳两隔,真是世事难料

他抹掉泪水再往院内望去,师父左侧站着六个穿黄色僧袍的和尚,想来便是少林的。最前面一个老和尚慈眉善目,白眉毛白胡须,憨态可掬,一看便是得道的高僧。白眉老和尚身旁稍靠后站着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和尚,胡子眉毛都还是黑的。这两个老和尚后面是四个小和尚,二十多三十多岁不等。六个和尚左侧摆着一副开着盖的棺材,里面躺着一个老和尚,大概就是他们刚才提到的被自己杀掉的空雨大

少林和尚的左边站着二十多人,这些人皆身着黑衣,臂上挂着黑纱。站在最前面一位五十来岁,面容憔悴,黑沉着脸,其他人也都神情忧伤。他们的面前也摆着一口棺材,尸体已经大面积腐烂,死者依稀是个二十来岁的身着锦袍的青年

师父的右侧是一老一少俩人,钟诚只看到侧面。老的约四十岁,温文儒雅,诗书气息多于江湖侠气;少的不到二十,也是一个柔弱书生模样。这俩人的右侧被院墙挡住了,只零零散散看到一些藏青色衣角,大概就是嵩山派的黎掌门等人吧

阵山风掠过院墙进入院内,旋即一股恶臭扑面而来,众人迅速用衣袖捂住鼻子。钟诚心中又添几分恐惧。

呵呵,少林和尚旁边那个五十来岁的人也冷笑道:钟小侠为何要杀这许多人,当然要问甄掌门和令徒。他正大光明自是杀不了空雨大师,难道用些下三滥的手段也杀不了么?杨柳捅了一下钟诚,低声道:杀七师哥和九师哥的林尚武。

钟诚跟林尚武同是福建泉州人士,幼年就听说过这号人物。关于林尚武的高强武功以及行走江湖的事儿则是入了华山派之后听师父经常提起。淡影梅花林尚武的名头在武林中颇为响亮,江湖上一提起淡影梅花林尚武,莫不肃然起敬。这林尚武擅使一把梅花扇,因其出扇速度奇快,对手往往只看到扇上梅花的影子就倒在扇下了,因而人送外号淡影梅花。也有人是因为林尚武年轻时是翩翩美少年,轻功卓绝,在江湖人眼中,就是一朵飘渺虚无的花,所以送了个淡影梅花。不管因何原因送他这个外号,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他乃当世绝顶高手之一

钟诚见师父的嘴张了张,仍是毫无表情地说道:说八道,我华山派什么时候用过下三滥手段?

这时师父右侧那中年人轻咳一声道:一个二十多岁的华山派弟子,十天之内从南到北杀了四个武林人物,的确颇为蹊跷。光是从我们南洋经泉州再到嵩山,即便是轻功卓绝,快马加鞭,恐怕也得二十日的光景。尤其如甄掌门所言,那空雨大师乃一代武林宗师,闻名遐迩,其罗汉拳以及大力金刚指冠绝于天下,你要说他是为华山派钟诚所杀,我便不信。他停顿了一下,接着又说道:过个中缘由还是要请甄掌门给个解释。杨柳又低声道:这南华派掌门杨斌杨大侠颇讲道理。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1 回复 自知无明 2013-2-2 19:02
原来的女主角名字太男性化了。改了一下。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5-9 11:4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