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胜:从我的YouTube账号异常说起

作者:尹胜  于 2019-2-15 12:2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文论|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6评论

我的YouTube账号“深度思享”是到美国之后,2017年什么时候我已经完全忘记了,明镜新闻合作的一个频道。当时明镜和我还是有合同的,只是后来不知为什么,明镜方面给我电话说要取消合同,把我的YouTube账户转给我个人,我也没说什么就答应下来,其实对我而言,我只在乎我是否可以自由的表达自己的观点,而根本不在乎是什么样的平台。当时我做的视频大多数是针对中国传统文化批判的,也有一些时事的评论,被人黑过两次,有网友说这是中共做的手脚,我自己简单分析了一下,判断也是有可能的,因为开播时间很短,被集中投诉达三十多万,很可能是一个庞大的机构组织用水军力量投诉我造成了我的频道停播。

 

后来,也就是2018年,我由于生存压力,我主要的精力都耗在开卡车上面,将近一年几乎没有发布过视频,也没有写过文章,所以YouTube频道就保持2017年底到2018年初的样子,而最近我又开始录制视频,却发现投诉已经到了50多万。其实投诉多少我也没放在心上,很多不喜欢我,反对我,他们甚至想消灭我,这我都是理解的,但我还是相信YouTube言论自由的价值的,因为这必定是美国的网络媒体。而最近我录了几期视频却发现问题不对了。

 

我的有YouTube“深度思享”频道,根据YouTube的规则达到多少关注和播放量那么就可以成为其合作伙伴,所以,我早已经是YouTube的合作伙伴了。成为YouTube的合作伙伴别的好处我不知道,仅仅只知道可以在视频里添加一些广告,如果关注着愿意观看这些广告,那么YouTube是可以根据播放量给与相应的一点广告费用的。当然,关注我的人不多,骂我的人倒是不少,所以广告费也是极其微薄的。虽然只有微薄的收入,每天仅几美金,但对于我来说还是一点希望,就想多做一点视频,一来可以尽情的把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充分表达一下,二来看看能否通过努力提高一些收入。

 

事情大致就是这样的,然而当我发布关于台湾问题时候,我的广告就被限制了,每次都需要人工审核,一般都是一两天,这时我就很纳闷了,但也毫无办法,心想,等两天就等两天吧,反正还让插。而现在,我再谈及台湾和美国的问题时,YouTube后台的“创作者工作室”,干脆就取消了我插播广告的功能,没有任何邮件通知我,我也无从申诉。我把这种情况截图下来给朋友看看,算是留下一个小小纪念吧!

 

第一张图是可以正常插播广告的,获利栏选项、以及最下方广告插入的位置;


第二张图是我发表对台湾问题的看法,广告可以插,但需要人工审核,大家可以看看第二行,有一个“已通过人工审核”的提示;


第三张图是我今天发的视频,关于美国发布对台海问题新闻的评论,后面插播的广告栏目已经被取消了,根本无法插播广告了。


也就是说,我的YouTube已经失去了插播广告的功能,换句话说就是YouTube取消或限制了多插播广告的权限。在这种情况下,我原本想试试能否提高收入的想法基本破灭,但更我迷惑的是,这到底问题出在哪里?如果是中共方面黑我,买通YouTube从根本上断了我的一切经济来源,折时非常有可能的,因为中共擅长的也就是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当然这仅仅只是推测,但我担心的是我的YouTube账号是否慢慢的,或者某一天就被禁播了,这也是非常难说的,这是不可预期的。

很多人都问我,甚至怀疑我,为什么中共要这样对你,我很想说因为他们害怕。还有他们比很多反共的聪明,他们或许知道我的言论对他们的统治是有破坏性的,也就是他们给我的“颠覆国家政权罪“,我这么说,其实我的很多读者和很多观众都是不能明白的,也无法理解,其实我也不想做任何的辩解,我仅仅的只是寄托于历史,早些年读我文章的人应该都知道,我对中国社会形势的判断和分析事实上是怎么样的。

我写这个下来,一是告诉我的读者观众朋友,如果我的YouTube频道哪天停播了,或者我的任何网络言论平台消失了,都不是我愿意的,都不是我自己选择的,希望得到你们的立理解。另外就是希望一些网络高手能够看到,像我这样的情况,我如何才能保证我的账户安全,并向YouTube申诉回我应有的广告插播权限。

2019214


高兴

感动
1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8 回复 慈林 2019-2-15 13:50
不了解,没有发言权。照理,中共的手伸不了这么长,况且油管上反共的视频多的是,比你有影响力,更激进的也很多,都可播出。应是别的原因。
2 回复 金复新1 2019-2-15 22:30
您这算什么异常,起码Youtube还让你做广告,而我,连这项功能都从来没有。我对此提都没提。请看我写的《长期在Youtube兴风作浪的华裔内鬼小编究竟是谁?》

民运的吴建民似乎对自己的口才相当满意,自我感觉甚好,他在节目中得意洋洋地显示自己的点击量和订阅数,乘机吹嘘年轻时就得过什么演讲赛的大奖,以此证明今天能骗来这么多脑残粉端着小板凳听自己讲故事绝非偶然,完全凭的是自己的本事。这让那个每次做节目只会在鼻子里哼哼、连话都说不清的路德看不下去了,路德觉得自己口才够好,嫉妒吴公鸭嗓有那么高的点击。前不久,路德就在推特上指桑骂槐道:“某些垃圾自媒体,如果做节目和郭文贵无关,他们的节目点击率能够过2000,都是烧高香!无人关注……形成了蹭锅为生的产业链……因为只有提到郭文贵,他们的视频才有机会过万点击率!才有人看。”暗指吴建民是因为被郭骂过之后才火的。吴也看他不惯,主动对号入座,提出要和路德比试,提议两人各自作100期节目,都不谈郭,看各自的击率,确定谁才是垃圾媒体,谁在蹭郭。有网友一针见血地指出,如果说谁点击率高就代表谁有理,就代表谁有水平,那郭的点击率比你高多了,是不是你承认郭比你有理比你有水平呢?吴顿时语塞。

说实话,在郭出现以前,我根本就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二位。虽然路德难逃共特嫌疑,无见明先生也十分可怜,可怜在哪里呢?可怜在他至今还以为是凭自己的本事,而不是Youtube背后偷偷相助,才当上的网红。他对自己的表演其实并不熟悉。有一次,竟将纽约市议员陈倩雯的倩字念错。他不认识这字不奇怪,但他要是真的了解政治,肯定会从电视电台,或与别人谈论中听过此人,断不会念错。而他却偏爱不懂装懂,明明对此是外行,却要冒充行家。可见,他一定和中共高干,以及Youtube上的那个白字大王“罗辑思维”一样,只是个念稿机器。

对此,他肯定不会承认,因为在此之后第二天,他就发现自己Youtube的订阅数出现了负增长,质疑“究竟是google公司的原因,还是其他人为的原因?”于是,他反而认为是自己在受了Youtube打压排挤下,克服重重困难,取得的那么伟大的“政绩”,根本不存在有内鬼暗助。那段时间。除他以外,大师兄、小民之心等等对名气很敏感的自媒体作者也自称遭受到了类似的黑手,他们认为订阅数减少原本很正常,可能是网友退订,但短时间内大规模地减少一定另有原因,怀疑Youtube收了中共的好处。

他们这才相信Youtube里面有鬼,而我早在去年就发现了。我在博文《为什么说五一共振是权贵官僚暗中策划、民运败类出面张罗的阴谋?》就提到,我发布《郭文贵先生通电全国,恭喜唐柏桥终于发财》这一视频后,点击量昨天还是14000以上,今天就变13000了,明天就只有12000了。我当时就怀疑Youtube里面一定有内鬼小编,Youtube决不仅仅是一个公正的传播平台,而是带有舆论引导任务的,也就是说,是企图偷偷洗大家脑,带着政治使命的。网友“农家苦”也认为,“华人网管们操控点击率,就象在国内操控水表、电表一样运用自如。”要捧红某个人,随便填写个上百万上千万,甚至上亿的点击数都不稀奇,只要能制造出受欢迎的假象,助其出名即可。更重要的是,小编还掌握着推荐大权。要知道,无论在任何网站,小编肯不肯把你的文章放首页,推荐到边栏,置不置顶,直接决定了你的点击数和订阅数。再烂的视频,只要推荐到首页,点击数轻松突破几万几十万,你写得再好,说得再正确,小编个人不喜欢,或者在小编的智商范围内理解不了,它就无视你,甚至有意封杀你,你的视频摆那一年,也没人会知道。那么这位神通广大、无法无天,长期在Youtube兴风作浪、为妖为怪的内鬼小编究竟是谁呢?

大家要明白,只要有华人小编,Youtube就会象满朝贪官的中国,难逃劣币驱逐良币的结局。洋人办的Youtube,只要雇了中国人,就一定会出稀奇古怪的事。洋人的高科技公司,只要有中国人踏入,机密资料一定失窃。难怪川普发出“中国留学生都是间谍”这样的惊叹。当然,这也太绝对了点,应该稍微艺术点讲才有意思:“中国留学生不当间谍的难度,等于中国人当官后不贪污的难度”。洋人的网站尚且如此,在海外的纯中文网站,那就更不必提了。

有人会为此打圆场:“这很正常,因为你喜欢看时政类的视频,你的浏览习惯都储存在浏览器的cookie里,Youtube便知道你喜欢看谁的,以此推荐这些人的视频给你。”

我认为这种说法不确切。对于其他栏目的视频或许如此,但时政类的水就深了。我以前不知道吴建民的时候,Youtube就死乞白赖推荐他的视频给我看,一直霸占在我首页的显要位置,此时我还没有形成浏览习惯,怎么知道我喜欢看他呢的?时政类自媒体这么多,为什么这么热心推荐他的呢?同样,我知道石涛是轮*,从不打开此人视频,为什么Youtube每天仍要推荐石涛那歪瓜裂枣的嘴脸来恶心我呢?可见Youtube并不是根据我浏览习惯向我推荐节目的。无见明是享受了内鬼小编特殊照顾,硬挤进大家的首页才成的网红。吴先生自己对此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

相反,我倒经常去搜索反轮视频看,要按那人的讲法,Youtube理应照顾我的这个喜好,经常给我推荐反轮频道。可是直到今天,Youtube也从来没有给我推荐哪怕一个反轮视频。是Youtube反轮的频道少吗?事实上并非如此,反轮视频一搜一大把,中共官方的、民间自发的都有,但都被Youtube内鬼小编雪藏,点击数一律几乎是零。相反,我越点击反对轮*的视频,小编就越使劲地给我推荐新溏人、大妓元,以及轮*文昭、陈破空的视频,仿佛不给我把“真相”讲清楚,小编要死不瞑目,其行为方式颇具轮*的一贯作风。

看到这里,那隐藏在Youtube内鬼小编的真实身份便不言而喻、呼之欲出了。这小编要么自己就是轮*,应聘打进Youtube内部,利用Youtube资源为轮*办事的,要么就是被轮*洗了脑的可怜虫,当了轮*的自干五,企图借自己手里的那点权力,帮轮*洗网民的脑。

那些已经生活在自由世界,享受信息自由,自认为有分析能力,能公正判断事物的华人,总认为自己再也不会被人洗脑了。可我看他们一点也不比在大陆洗的少,只不过在大陆是中共来洗,现在是轮*来洗。在国内,接受的是无所不在的党媒宣传,出了国,面对的又是铺天盖的轮媒谎言,不知不觉中,无可避免地被灌输着轮*内鬼奉上的片面信息,被潜移默化地转变着认识,被智商不高的小编局限着思维。在国内,还能知道自己正在被洗脑,而出了国,洗脑洗得浑然不知,反觉得自己清醒得很。中国人的一生,实在可怜,不是受中共的洗脑,便是受轮*的忽悠,仿佛命中注定一定要被人免费利用,当别人棋盘里的棋子似的。

轮*小编为什么这么疯狂?因为它们那贼眉鼠眼的的雷哄稚尸父把造谣生事、投机取巧、偷鸡摸狗的下三滥把戏都统称是“中华传统文化”“神传文化”,并发布所谓的“经文”《随意所用》,声称这些招数都是历史留给弟子们今天“正法”时用的,一切都得“给大法让路”,不受任何“条条框框”,也就是道德的约束,还将这些鸡鸣狗盗的勾当美化成“修佛法修出来的智慧”,叫嚣“佛法无边,我们有的是办法!”教唆轮*们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当然也有可能是Youtube的华裔高层收了贿赂,逼小编这么搞的。我不认为这些高层一定有政治信仰,他们信的无非是钱,中共给钱,它们就帮中共办事,所以无见明、大师兄、小民之心等人有时也会受到打压。雷哄稚出钱,它们就替轮*宣传,两边通吃。华裔高层毕竟也是中国人,见了钱就如同苍蝇见血,他们和中共的法官一样,吃了原告吃被告,只要能让它尽快致富,怎么都行。最可怕的还不是这个,正因为有内鬼高管和小编的存在,你在Youtube和谷歌的个人信息,包括上网IP便无机密可言,它们或卖给中共,或是轮*,让阴险的中共或者疯狂的轮*向你电脑下病毒。

我之所以说是华裔,而不只是说“从大陆来的”,因为台湾人也是一样。最近查处的福建晋华案,其中三名涉案总经理陈正坤、王永铭、何健廷都是原美国美光公司的台湾人,他们一样见钱眼开,抵不住金钱诱惑,为中共收买,让中共出资给他们开公司当老板。

有白痴可能还要为轮*诡辩:“这是你自己疑神疑鬼,Youtube难道还会专门为你个人配个小编洗你的脑?你当你是谁呀?”

我从没说专门有一个小编在洗我脑,而是Youtube中文政治部的小编在洗所有网民的脑。我做了个试验,把浏览器里的internet选项中cookie全部删除了,去除浏览习惯,再上Youtube,结果发现,虽然我首页平时爱看的某些自媒体不见了,但轮*文昭的视频还是会经常出现在首页中。我又换个地方用别人的电脑上网,发现首页同样有文痔疮的洗脑视频,这说明Youtube已经被下面的中文小编利用,在不遗余力地向中文世界推介这个死轮*,并非只是针对我一个人。

Youtube内部肯定有一个推荐视频的分级程序,由内鬼小编掌握:对文痔疮的视频100%地推荐,让网民无论何时打开Youtube的首页,都会见到文痔疮的最新视频,对无见明先生的视频80%地推荐,要低一级别,你打开10次,有8次会看到他的最新视频。依次类推,说不定李洪宽享受60%的福利,李一平享受40%的待遇,小民之心享受20%的优惠,反映了轮*内鬼小编个人对他们节目的喜欢程度。不信,可以请他们发表点反轮文章,保证内鬼小编再不推荐他们上首页了。

轮*石涛石痔疮的名声臭了之后,现在轮媒主要拿文昭文痔疮来替代。我以前看电视,早就知道这个脸上长了几颗麻子的“加拿大小孩”是轮*,所以它的视频我从来不点击,可是,哪怕我cookie里从没有看它视频的浏览习惯,Youtube仍不厌其烦地向我推荐。

更有甚者,我要是看其他人的政论性自媒体节目,我会发现在右边“接下来播放”栏目中,往往第一个就是文痔疮的视频。单等我把视频看完,要是没来得及关掉浏览器,或者没有来得及点其他的视频,Youtube就会自动播放文痔疮的视频给我看。搞得我现在看任何视频都十分紧张,生怕一不留神,屏幕就被自动跳转到文痔疮的视频了,成为看过它视频的“既成事实”,给轮*内鬼小编落下口实,以后我再谴责内鬼小编乱推荐视频给我看的时候,内鬼小编会振振有词地说:“你某年某月某日明明看过文昭视频的!铁证如山!我们这边的cookie都有记录!所以才向你推荐。你赖不掉的!”让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我千防万防不看文痔疮的视频,轮*小编都想得出妙招骗我去看,我要真的点击了,无耻小编一定让文痔疮的表演霸了我的屏。我有意敬而远之尚且如此,一般网友哪里还躲得了?难怪文痔疮的点击量那么高,几个小时就十几万,原来都是这么来的。看来,在Youtube收买、培养、安插一个替自己做事的内鬼小编,胜过花几亿美元办几个轮媒电视台和网站,这比中共大外宣还玩得高明。

这还算是好的,毕竟我还知道文痔疮是轮*,事先有了防范,轮*没机会洗我的脑。可是轮*学了老江的“与时俱进”之术,一招不行,就换新招。前几个月,我就发现,雷哄稚又指使潜伏在Youtube的内鬼小编大力推荐一些貌似“常人”的频道,不请自来地出现在大家的首页中,频道的名字往往写成“中国探索”“中国观察”“中国现在”之类,标题总是写得耸人听闻,让人忍不住点击。我一时不慎中了招,看过几个视频后才猛然醒悟过来,原来这是那些所谓的“高层生命”“修炼人”的轮*自贬身价,屈尊冒充我们“常人”制作的自媒体,推销的全都是轮媒的政治文章,对政治执着的不行,吐沫横飞,津津乐道。从我上当之后,Youtube就像大陆碰瓷党那样赖上了我,哪怕我删除了cookie,也要认定我喜欢它们的节目,不厌其烦地全天候推荐,我几乎要崩溃了,这才体会到“请神容易送神难”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多少次,我心底里有一万匹草**在奔腾:“我草你雷哄稚八辈的祖宗!”

眼见我不仅长期拒不点击它们推荐的视频,不肯配合雷哄稚老师开展的洗脑工作,还经常在Youtube发布视频骂轮*骂中共,它们终于对我下手了。几个月前,我发布Youtube视频的谷歌帐号竟突然无法登陆,每次都需要花几天进行复杂的认证手续,Youtube的内鬼小编才肯发来重设密码的链接,让我登陆一次。即使登陆得上,有时仅几分钟,系统就谎报有异常情况,或者说我违反了规定,强制我退出登陆,让我再花几天时间去验证。害得我几个月都未能成功发布视频,至今难以登陆。而我其它谷歌的帐户却没有受影响,这究竟是谁干的?不是中共小编,就是轮*小编,因为我的仇家就这哥俩,而这哥俩又是同样地无耻。

恐怕为了要封杀我,Youtube的部门主管也没少从这哥俩身上赚钱吧?
1 回复 金复新1 2019-2-15 22:32
《聊聊我当上华人自媒体第一网红的经历》

在下敝人兄弟我一直认为自己的youtube视频包括点击、订阅、评论、赞踩等所有数据都是那些华裔内鬼小编胡编乱造的,都是假的。除了以前讲过的原因外,比如点击数会越来越少,账号难以登陆外,这几个月来,所有发布的视频发布后点击数长时间都不见增长,而每天突然会在任何时候增长几十个或几个。在下敝人兄弟我感到奇怪,观众要来看应该大致分散时间来看,点击在单位时间应该大致平均,怎么会都突然挤在一秒钟来看?很明显,我视频点击数是小编每天手动输入的,完全都信不得。(见截图,在下敝人兄弟我自媒体地址https://www.youtube.com/jinfuxin

还有,明明在下敝人兄弟我的视频下面已经有了网友的评论,过几日再来看,会发现被删除得一干二净,难道是网友不约而同都想到去自己删掉的吗?华裔内鬼小编人为篡改的痕迹太明显了吧?做事情也太简单粗暴了吧?

最奇怪的是在昨天,在下敝人兄弟我原本近700的订阅数竟突然增长到50多万,直至今天才恢复正常。这使在下敝人兄弟我当了一天不到的海外华文自媒体第一网红,因为在下敝人兄弟我查到,除了美国之音的订阅数有70万外,连郭文贵的粉丝数才20万出头,其马仔政事直播的粉丝也刚10万,无见明、李一平、江森哲等自我感觉不错的大V仅仅1万至7万不等。

在下敝人兄弟我何德何能担当第一网红呢?这还得拜华裔内鬼小编们所赐,定是华裔内鬼小编在胡乱填写订阅数时,一时不慎填错了,直到第二天才发现,出了一回洋相,还正巧被我发现。

能让华裔内鬼轮*小编们如此关注在下敝人兄弟我,花这么大的精力在在下敝人兄弟我身上,在下敝人兄弟我实在感到比真正当上网红还要荣幸,看来在下敝人兄弟我的文章的确让某些人感到芒刺在背了。
1 回复 金复新1 2019-2-15 22:34
有人会问,你为什么不把杨老师的来信贴在这里给大家看呢?其实这已经不是我所能办到的了。因为我先后注册了数十个谷歌信箱群发邮件,虽然我小心翼翼地不违反每日每次发送的限额,但仍会被封,所剩无几,里面所有的信件就再也看不见了。到现在,我用来发布视频的账号只剩两个,但即使如此,这两个账号也遭到毒手,已处于半瘫痪状态。每次我登录之后,下一次再也别想登录上去,非得向YouTube的华裔内鬼小编填表格认罪,等上几小时,甚至几天,直到小编发现还是骗不来我的手机号,才会很不情愿地发来重设密码的链接。尽管我多次就此申诉,谷歌从来不予解释。

此外,这两个账号近来发布的视频点击数永远只有200多。仅以我上篇视频《从司马懿高平陵政变谈中共罗援少将的“老鼠战法”》为例子。xxx将其张贴到首页显要位置,一天内点击就近9000,倍可亲也短暂置顶,现点击超过14000,其他网站加起来也有数千,我在这些帖子里都内嵌了视频,不可能没有人点击,但YouTube上的点击数依然不动。有的视频,只要我影射了某功,下面所有网友的评论会被删除得干干净净。这连网友都看不下了去,纷纷向我证明他们是点击过我的视频的,就是不见点击数增加。

相比之下,吴建民、大师兄、李一平等人可幸福死了,他们有内鬼小编长期不懈地替他们把视频推荐上首页而出名,却对此讳莫如深,不仅视而不见,避免谈论享受过特殊待遇,还贪心不足,不是嫌订阅数少,就是嫌广告费少,无视内鬼小编在“另外空间”发功暗助的恩情,反而冤枉小编偷吃了回扣,特别是吴先生,竟在节目中大发脾气,以“要离开YouTube,另立中央,自开网站”相威胁,可怜我每次看完他模仿希特勒演讲的视频,血压都会上升十个毫米汞柱。我想请教这几位先生,你们何曾遭受过我这种待遇?吴先生要是遇到了,恐怕半天云里都能听见他的吼声。当然,你们还是没法和有某功背景的文昭相比,文痔疮的视频发布出来,总是第一时间上首页头条,有时20分钟内点击就上20万。这样疯狂的作弊,小编的大脑要是没有被某教走火入魔的教义洗过,没有被某功自心生魔的思想武装过,怕是也做不出来的。那么这些华裔内鬼小编的来头我就不必挑明了吧?
2 回复 金复新1 2019-2-15 22:35
慈林: 不了解,没有发言权。照理,中共的手伸不了这么长,况且油管上反共的视频多的是,比你有影响力,更激进的也很多,都可播出。应是别的原因。
你懂什么?
回复 象是一人 2019-8-10 22:27
我最近连续看了几个视频,中间都提到youtube的后台管理中有个香港人,好像是内鬼。这不是我的观点,我只是看到了那些视频,所以告诉你一声。你可以搜一下,并且联系那些频道主,看看具体是什么情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10:1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