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男子追女孩不得 持斧将其姐等4人砍死血溅满屋

京港台:2021-2-1 20:09| 来源:中国长安网 | 评论( 4 )  | 我来说几句


男子追女孩不得 持斧将其姐等4人砍死血溅满屋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你叫什么名字?”

  “叶云梯。”

  “哪里人?”

  “浙江人。”

  “你装什么装!郑二强,跑了30多年,你早该归案了。”

  2020年12月21日11时,晋城泽州警方在晋庙铺村一个农家小院里将潜逃31年命案嫌疑人郑二强抓获。他的妻儿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平日寡言少语、以掌鞋补鞋为生的老实人,竟然背负5条人命!

  血溅满屋5人死于大杂院

  案子要回溯到31年前。1989年,郑二强从浙江老家来到甘肃省陇南市武都区打工,与同乡住在一个大杂院里。他对金花一见钟情,并与金花的姐姐、姐夫共同经营了一家制售沙发的门市部,生意做得红红火火。但好景不长,郑二强与金花的姐夫在生意中产生矛盾,金花的姐姐、姐夫故意阻挠他追求金花。有一次,趁郑二强回浙江进货,金花的姐姐、姐夫就给妹妹介绍对象。郑二强知道后,怀恨在心,产生了要报复金花一家的念头。1989年12月5日中午,金花的姐姐、姐夫、弟弟和一位同乡4人在门店前厅喝米酒,郑二强与金花5岁的外甥女也在场,只不过他不喝酒。按照当地习俗,米酒都是一壶一壶打着喝的,当时这4人已经喝了两壶,感觉不过瘾,就让不喝酒的郑二强再去打两壶酒来。在打酒的过程中,他在酒壶中放入了事先准备好的安眠药。

  半小时后,药效发作,4人相继睡去。郑二强准备用绳子勒死他们。但在勒颈过程中,也许是安眠药效力不够,他遭到了被害人的反抗。情急之下,郑二强操起店里的斧头将4人活活砍死,血溅满了整个屋子。他转身看到躲在一旁的小女孩,把小女孩带到街上,形成走失的情形,可小女孩却一直紧紧跟着他。无奈之下,他又把小女孩带回大杂院,用床单把小女孩捂死。

  隐姓埋名潜藏太行山深处

  作案后,郑二强连夜潜逃。自己杀了5个人,肯定无法逃脱法律的制裁。在逃至湖南省汨罗市时,他曾选择投江自杀,结果因河水浅自杀未遂。此后,郑二强化名叶云梯,一路从湖南、江西、安徽、河南等地北上,最终选择在晋城市晋庙铺镇落脚。

  晋庙铺镇位于太行山南巅边缘,连接河南焦作、洛阳、郑州等地,地理位置复杂。

  一个偶然的机会,郑二强认识了晋庙铺镇晋庙河村的丧夫妇女刘芳。刘芳家有兄弟姐妹五个,她排行老三。初次见面,郑二强就对刘芳产生了好感,之后隔三岔五找她聊天,没过多久,二人就结婚过起了日子。

  刘芳的父亲为了给女儿一个保障,让郑二强将他的身份证压在刘家。为了让岳父放心,他做了一个叶云梯的假身份证,就这样蒙混过关了。

  婚后,二人育有两子,都随母姓,户口也都跟着母亲。一家四口依靠郑二强掌鞋补鞋、打零工为生,日子过得有些艰难。刘芳每次问起他的过去,郑二强总是找话题岔开,刘芳觉得只要他对自己好,也就不再追问了。

  那些年,郑二强的生活可谓是一地鸡毛。他没有户口、没有身份证,每次遇到检查都要躲起来,等检查人员走后,才敢偷偷溜回家。

  2008年,刘芳因病去世,留下两个儿子。

  刘芳出殡时,她的家人对郑二强一顿指责埋怨,觉得刘芳嫁给他没过一天好日子,积劳成疾才病死的。郑二强越听越火,又起杀心,可是不想让两个儿子被牵连,他邪恶的念头才被打消掉。

  之后,他又和晋庙铺村一名女子同居。

  2020年7月,郑二强的大儿子得抑郁症自杀。

  

  

  大数据支撑下命案逃犯终落网

  2020年12月20日,泽州县公安局接到甘肃陇南警方的协查通报:陇南武都区公安局在侦办31年前的一起命案积案过程中,通过数据库比对,发现晋庙铺镇一名男子与犯罪嫌疑人高度相似。

  接到协作请求后,泽州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宋小波带领民警深入晋庙铺镇开展摸排调查,但并没有发现从浙江省迁移、婚嫁过来的人员,又通过大数据分析研判、人像比对,仍未发现任何有价值信息。民警分析,犯罪嫌疑人极有可能是使用化名,隐居在本地。

  办案民警又不断通过照片比对,发现一名年轻男子刘某某与嫌疑人有一定相似度。经过深入调查和走访村民,民警了解到刘某某的父亲在二十年前才来到村里,平日很少与人交流,老家是哪里的没有人知道,身份证也是假的,十分可疑。

  泽州民警通过家族基因比对,确认叶云梯就是嫌疑人。

  2020年12月21日11时10分,宋小波带领抓捕小组悄悄地来到泽州县晋庙铺镇晋庙铺村嫌疑人家门口。

  宋小波第一个冲了进去,扑上去把郑二强按倒在地,掏出手铐,将他铐上。被按在地上的郑二强拼命嘶吼,用力挣扎,操着夹杂着江浙话、西北话的晋城普通话装无辜,问宋小波:“为什么要抓我?”

  宋小波厉声说道:“你装什么装!郑二强,跑了30多年,你早该归案了。”

  话刚出口,郑二强就知道无法抵赖了,自己当年犯下的命案,终究还是逃不掉。

  归案后,郑二强交代:在逃亡的日子里,他每当看见警察心里就发怵,听见警笛声就心慌。后来慢慢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侥幸认为自己可能“过关”了,但他万万没想到,办案民警的追捕脚步从来没停歇过。

  每一起命案的背后,都有一个支离破碎的家庭,也是每一个民警内心挥之不去的隐痛。破案、惩凶,是对逝者以及亲属最好的慰藉,也是对社会公平正义最好的诠释。(文中的涉案人员均系化名)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5-15 08:0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