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包钢34岁员工跳入2000℃钢炉自杀:别在深夜做决定

京港台:2021-3-30 21:32| 来源:163 | 评论( 15 )  | 我来说几句


包钢34岁员工跳入2000℃钢炉自杀:别在深夜做决定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1

  24小时后,包钢34岁职工跳入高炉钢水自杀的消息,仍在微博热搜。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昨天下午,一段长达15秒的监控视频,开始在网络流传开来。

  视频中,一位男人独自走到正在运作的转炉喷渣口。

   站在炉口,他取下头上的帽子,往炉口走了几步,探头往里看了看,随后纵身一跳进炉中。

  

  今天清晨,包钢集团发出情况说明,证实死者是公司炼钢工王龙,跳炉系自杀。

  

  王龙生于1987年,今年才34岁。

  据工友反映,王龙性格内向,长期通过证券公司购买期货和股票。

  仅仅3月24日当天,交易就亏损6万多元。

  说明称,王龙跳炉自杀,可能与他亏损数额较大、负债过多、无法偿还有关。

  我一遍遍读着这则说明,心被一遍遍硌得疼痛。

  钢炉的温度,一般在2000℃左右,普通物品掉入其中,会瞬间气化。

  要有怎样决绝和赴死的决心,才会纵身一跃?

  关于跳炉的包钢员工,新闻中没有透露过多的内容。

  我注意到的一个细节是:

  这名包钢员工的跳炉时间,是他亏损当天晚上的11点54分。

  成年人的崩溃,有时候真的只值6万块。

  我能够想象,在这寂静的夜里,他失望了,对这个世界彻底灰心了。

  鲁豫在《偶遇》中说:

  无论是谁,都曾经或正在经历各自的人生至暗时刻,那是一条漫长、黝黑、阴冷、令人绝望的隧道。

  这条漫长的隧道,在这个深夜里,他真的再也走不出来了。

  2

  网易云音乐里,有一句热评:

  每个人都有两个自己,一个晚上习惯崩溃,一个白天被迫性自愈。

  深夜会放大人的脆弱,让人逃无可跳,而太多的人,没有熬到黎明。

    几天前,一个济南的女大学生,在宿舍自杀了。

  这个如花年纪的姑娘,在无人知晓的深夜,悄悄喝下毒药,躺在床上,平静迎接自己的死亡。

  

  在遗书中,她依旧善良得让人怜惜。

  她对室友说,真的很抱歉,我选择了在宿舍结束生命,希望不会给你们造成阴影。

  她恳求看到这封遗书的人,千万不要救她。

  她倾诉,从小到现在,她一直活在噩梦里,而每段噩梦,都来自父亲让人窒息的管制和暴力。

  初一那年,她考了全班第一,可家长会后,父亲莫名其妙把她痛骂一顿;

  高三那年,她早恋了,父亲知道后,破口大骂她是“婊子”“贱人”。

  在这次自杀前,因为考研和选调,她再次和父亲发生了争执。

  她很想考研,可父亲不同意,撂下一句,“你爱怎样就怎样,以后别和我有来往”。

  她看似外表平静,其实内心早已千疮百孔,再也经不起小小的一击。

  她越来越大,却越长越脆弱。

  她也一定曾经告诉过自己很多次,再坚持一会。

  落在一个人一生中的雪,我们不能全部看见。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生命中,孤独地过冬。

  但在这个深夜里,她终于察觉到某种巨大的艰难,终于到达了心理的临界点。

  于是,她亲手杀死了自己。

  3

  毕淑敏说过一段戳中很多人的话:

  你不能要求拥有一个没有风暴的人生,因为痛苦和磨难是人生的一部分。

    一个没有风暴的海洋,那不是海,是泥塘。

  七年前,我也经历过人生最难的一年。

  那一年,家人得了重病,是你想象得到的最严重的那种。

  去了湘雅,知名专家会诊后,直接拒绝入院。

  然后历经波折找了熟人,去了肿瘤医院。

  虽然进院开始治疗,但一切无济于事,家人体内的肿块,一天天不可遏制的长大。

  在那一间间白色的病房里,我亲眼见过医者仁心,也亲手触摸过,现实中最黑暗的一部分。

  我也曾经在办公室里通宵写稿,只为让母亲用得上进口的化疗药。

  待到我从疲惫中抬起头,窗外洒水车的音乐已经响起。

  弟弟在外地,父亲老了,女朋友离开了,我孤身一人,独承所有的压力。

  很多个凌晨,我睡不着,起来看外面的月光,呆坐到天亮。

  很多次,走在路上,我想大喊一声,却什么都喊不出来。

    很多东西,我再也不相信了。

  

  有更多的东西,我也从此坚信不疑了。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我努力上班,不把一丝坏情绪带到工作中;

  我用公司的资源,努力和北京的知名专家沟通,为家人寻求先进的药和治疗方案;

  我用最多的时间来陪伴家人,不让自己留太多的遗憾。

  一年后,家人平静过世。

  我仍然撕心裂肺的痛,但再也没有了此前的徘徊和无助。

  我知道,只有认真活着,才是对逝去亲人最好的纪念。

  一生中的很多时刻,只能自己默不作声地扛过。

  路过的人,往往只能看到烟,而你要努力做一团火。

  4

  万般皆苦,唯有撑住。

  很认同董卿的一个观点:

  每个人其实都在渡这辈子最难渡的劫,渡过去了就是重生(电视剧),渡不过去就是活该。

  这一场劫难,只有自己帮自己,悲喜自渡,他人难悟。

  仔细想想,真是这样。

  越长大越孤独,每个年龄里的人,都有自己的不容易。

  大学生,会面临摆脱原生家庭的烦恼,会有就业与考研的抉择;

  人到中年,人生半坡,家庭、养老、职场位置的稳定,每一个都无法轻易舍弃。

  你清晨起来,周围都是要依靠你的人,却没有你可以依靠的人。

  你只有拼命努力,才能停在原地,维系不降级的生活。

  年龄渐大,健康的身体,如何不成为子女的负担,你不能不想。

  中午的写字楼里,那个外卖大叔爬着楼梯走到第20层,只为不被差评;

  深夜的烧烤摊上,摊主永远在等最后一个客人,迟迟不愿收摊;

  清晨的地铁站里,来得最早的,始终是穿着高跟鞋,家在出租房里的年轻白领;

  医院卫生间里打电话的人,打着打着就嚎啕大哭了;

  有人国庆长假都不愿休息,只为考上一个证书,跳槽去另一个收入稍高的地方。

  就像你,见过有人在地铁上哭。

  

  你一定也见过,有人在凌晨的朋友圈里流泪,然后在下一秒把它删掉。

  所以,你可以悲伤,但千万不要在人前哭。

    你可以情绪化,但不要在深夜里做任何决定。

  当你咬牙在黑暗里坚持,蓦然一回头,你会发现,已经走了很远的路。

  5

  村上春树说:

  无论何人无论何时,人们总要在乌云周围寻索着浪漫的微光活下去。

  那个叫王龙的炼钢工,跳进高炉已经6天了。

  新闻里说,他至今未婚。

  此时此刻,他亲人的眼泪一定已经流干。

  我无法想象这种山一样的悲伤,不知道悲伤何时会慢慢平息。

  如果快乐太难,那我愿他们往后余生平安。

  人生如苦旅,你我皆行人,我们都要好好的(电视剧)活。

  行走在这人世间,每个人都不轻松,也背负着太多的重量。

  每个人在追逐着世俗的六便士,却没有时间去看看天上的月亮。

  然而,正因如此,不更应该做自己的太阳,随时驱赶内心的脆弱与绝望?

  清晨的粥,一定比深夜的酒好喝。

  早上起来多走几步,就能走出昨夜累积起来的阴霾。

  最值得过的人生,不是一身独承了生活的万斤重担。

  而是越想哭反而笑得越大声,即便怀揣痛苦和悲伤,也要带它们上路。

  待你走到灯火通明处,你会知道,这人间其实值得。

  你曾不堪一击,但你终将刀枪不入。

  《你并非一无所有》中讲:

  这世界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那些冬天为你搓手,夏天为你扇风,深夜为你留灯的人,都在用力证明,你是值得被爱的人。

  为那些爱你和你爱的人,请再笨笨的熬一程,活得久一点。

  从来没有得偿所愿的人生,万物皆有裂痕,但那是光透进来的地方。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7 20:2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