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在中国,普通人要拼尽全力才能过上普通生活

京港台:2021-10-1 22:16| 来源:呦呦鹿鸣 | 评论( 50 )  | 我来说几句


在中国,普通人要拼尽全力才能过上普通生活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当一个人,或者一群人,手上有了一点小权力,会怎样?答案肯定很长,因为人性和环境都足够复杂。

  答案我是写不出来的,但我今天遇到的两件事,可以作为注脚。给大家汇报:

  第一件是关于我奶奶。

  我奶奶今年91岁了,这几天身体出了好多状况,无法站立行走,于是,预约了市第一人民医院的专家诊断,并由我妈妈、叔叔和婶婶三人一起送往。

  医院距离奶奶家160公里,因此,又叫了一位表叔,帮忙开私家车陪同接送人,这样,一行一共5人。考虑到送人不是表叔的义务,叔叔就说由我们出300元油费。

  结果,刚下高速进市区,就被七八个制服男拦住了,大概是因为怀疑“非法营运”,他们查扣了表叔的驾驶证和身份证,然后问我叔叔驾驶员名字,叔叔说了名字。因为平时都以方言互称,所以转为普通话后有一个字和身份证上读音接近但文字不同。这种情况在方言区是很常见的,比如我对很多亲戚身份证上的名字就不确定,大多数亲戚知道我叫zhijie,但往往不知道我这个zhi在身份证上是“志”,因为我小时候用的是“智”,如果去问他们我叫什么,八成都会说错。可是,不管不顾的制服男就以这一点为理由,把叔叔带到交通执法车上调查,把表叔带到办公室调查,然后把奶奶、妈妈、婶婶都从车上带下来,扣车。

  可是,奶奶本来就是生病导致无法站立的人,因此不得不由人抱下,她们就站在路边一直等。这一耗就接近一个小时。

  等着等着,我妈妈生气了:我们是来找专家看病的,赶了160公里,为了检查早上都不敢吃东西,我们是一家人还不明显吗?给自己亲戚一点油费有什么不对?就因为这么一点事把我们晒在太阳下这么久,这不是让人加重病情吗?你们谁来负这个责任呢?

  接着拿起手机对“执法”现场进行拍摄。一番争执之下,大概是担心曝光,他们终于决定放人放车。表叔出来后感叹说:“他们说要扣车罚3万块,这回差点就惨了,我去哪里找这3万块。”

  经过这一波折腾,大家都非常疲倦,虽然最终还是看病了,但进入医院时心情已经很糟糕。奶奶也觉得很自责,给小辈们添了这么大的麻烦。

  今天的第二件事是我的一位老乡的。

  他现在广州做小生意,大儿子今年6周岁,要入小学一年级。因为是自己做生意,没买社保,所以无法就读公立小学。于是,他选择了一所私立学校,一学期7000元。5月25日夫妻俩带着孩子报名,详细说了家庭情况,交了居住证,交了学费。

  结果呢,平地起波澜。开学上了十几天课了,班主任通知说还要提供户口本、出生证明、工作证明等等。这位老乡把孩子出生证明放在老家忘记带了,现在回去拿要几天,而且老家处于疫情期间,还回不去,就托老家亲戚拍照发来,在9月18日提交所有材料给学校。但是,此时班主任又说,他的孩子,以及班上另一个孩子入不了学籍,因为户口本上的户主是孩子的爷爷,而不是孩子的爸爸,不合规定,而且材料提交太晚了……

  等到9月27日,他去找校长,校长不仅推脱责任,而且态度蛮横,说24号学籍通道就关闭了,不关学校的事,是你们家长自己的问题,要找就找教育局。

  “我们明明18日就提交了所有材料了。”老乡只好去找区教育局,结果接待人员也是一个口气,说:你这种情况,要么就回福建原籍读书,要么呢就再等一年,明年再来申请入学,这种事你要找就找学校。

  “摆明了就是要赶我们走嘛,气的我们想去法院起诉教育局,但是又感觉自己太渺小了。”前天凌晨两点,他和我说,希望我出出主意。

  今天终于得到好消息,经过找广州市教育局沟通后,按政策安排了学籍,得以继续读书。孩子终于继续留在他们身边,不需要做留守儿童。

  我松了一口气,向他表示祝贺。

  今天这两件事都是再小不过的小事,最后的结果都是“恢复原状”,所以结局比较好,省了我不少去后续处理跟进的气力。但是,我能确定,这个过程着实令当事人一度非常焦虑、着急上火,甚至可以说是慌乱。

  交通执法,区教育局、学校,在权力体系中,都不是多大权力的人,但是,当他们面对具体某一个普通人、小老百姓的时候,却有翻天覆地之能。至少,也可以瞎折腾一番,平添若干枝节。

  如果今天表叔真的被罚款3万,那奶奶将会长期自责懊恼,对于身体病情肯定不是好事。如果那孩子真的不得不离开广州回老家读书成为留守儿童,那老乡一家的亲情以及孩子的成长都将在分离之后面临长期的考验。

  而这些,都不过是某些人一念之间的事。

  那些并没有被“恢复原状”的人呢?他们即便呼天抢地,恐怕也没有人能听到,只能默默把伤口自我消化。不知道大家是不是还记得半年前那个在检查站服毒的金姓货车司机。

  小人物的日常,往往就是如此跌宕,压在心口的石头就是这样一天天长大的。

  真希望他们也都能最终像今天这两件事一样,回到正常生活。

  我常引用《我的团长我的团》里龙文章那句话:“我想让事情是它本来应该有的样子”。事实是,这是一个非常奢侈的愿望。总有一些莫名其妙乱弹琴的事情从天而降。对于不少人来说,要拼尽全力,才能够过上普通、正常的生活,有时还得依仗玄而又玄的祖先积德荫蔽。

  包括我自己,也有切身体会。那些最深的伤最真的痛,往往是说不出来也无法被人听见的。

  日出扶桑一丈高,人间万事细如毛。 诸如“把权力关进笼子里”这类的话大家都说很多说很好了,这里补充两句给他们:

  第一句话,心里要有别人,有同理心,慎用手中的自由裁量权,别把公共权力当作个人或者小集体牟利、寻租的私家工具。当然,这句话是一句常识,而且几乎就是废话——因为真有同理心的人不需要别人提醒,而没有同理心的人呢,就算在他耳朵边喊破天,也不能把老百姓装到他心里去。

  所以重要的是第二句:如果心里确实没有别人,没有小老百姓,想谋私,想任性,那么,就请想想是不是有可能搬起石头砸到自己的脚。所谓天道因果轮回,其实没有那么玄,就在人与人之间一些简单的来回之中。很多话不需要说得太明白,因为我们对未交学费的成年人不负有教育义务。

  看着最后写的这些话,我发现自己行文之中又有一些生气了,竟然又开始教训起大爷们来。这样不好,非常不好,脾气很大,格局不大,我待会就检讨。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生活情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1-13 22:1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