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湖南19岁男孩大雨中救人 被路过货车司机撞上致死

京港台:2022-4-4 12:35| 来源:潇湘晨报 | 我来说几句


湖南19岁男孩大雨中救人 被路过货车司机撞上致死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王兴,男,19岁。

  2022年2月公布的“拟追授湖南省见义勇为先进个人”名单里,一个年轻人的名字格外引人注目。

  2020年7月12日,那个凌晨大雨滂沱。王兴经过一个车祸现场,试图用打火机将车祸被困女子的安全带烧断。但一辆白色货车从后方疾驰而来,直接撞上王兴。

  王兴的生命永远停留在19岁,被困女乘客仅受轻伤。

  和王兴一起在现场的好友秦贝,亲眼看到这辆车“把王兴带走了”。他说,此后记忆里只剩下王兴的笑脸。

  近2年过去,妈妈还没有走出悲伤。王兴墓地的位置只有姐夫曹先生知道,这个清明节,曹先生依旧打算独自去祭奠。墓上放着王兴的独照,这是家人从一张全家福里找出来的,照片上的王兴身穿西装、咧嘴笑开。

  也许,王兴希望自己深爱的家人们,也能像他一样笑容灿烂起来吧。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王兴 资料图

  接到交警电话后赶往长沙,姐姐哭了一路

  2020年7月12日早上8时许,晏女士这时已经开始了地里的农活。她和丈夫十多年前就搬来长沙市黄兴镇,靠种菜供养整个家庭。而在沅江的曹先生则带着女儿正在外散步。

  晏女士先接到长沙交警的电话,称她儿子王兴出了点事故。晏女士随后把这个消息告诉女婿。曹先生听了后,猜想这个事故恐怕比较严重。

  一会儿,王兴一位在长沙开的士的舅舅又给曹先生打来电话。“他问那个交警大队的,说王兴到底怎么样了。他说我是他舅舅,我受得了。交警就告诉他,人已经走了。”

  大家默契地没有将此事告知王兴父母,曹先生开车载着王兴他姐直赶长沙,处理后续事宜。王兴姐姐哭了一路。

  晏女士和老伴赶到交警队后才知晓情况。两人都看了王兴的遗体一眼。后来几个亲戚商量,决定把难以控制情绪的晏女士先送回老家。曹先生那几天和老丈人睡同一个房间。“我老丈人白天很坚强,晚上不睡觉,一直在房间流泪。”

  曹先生从交警那里拿回了王兴的手机,花钱把它修好。事故发生后两天,曹先生通过王兴的朋友圈发布了他已经去世的消息。刚开始一直有电话、消息响起,许多朋友、老师、同学,纷纷来确定情况。

  曹先生很快就把卡拔了,注销了王兴的所有社交软件。

  手机如今仍在他手上,里面储存了许多王兴生前的文字和影像信息。他准备再等一段时间,再把手机交还给他的父母。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王兴朋友圈

  姐夫眼里,他从1米5的矮小孩一下蹿成1米8的大帅哥

  “我一点都不夸他,他1米8多的个子,长相呢看照片也看得出来,所以追他的女孩是很多的。他能力也很强,有头脑,也很懂事。”曹先生语气里透着自豪。

  曹先生和自己这位小舅子有个共同点,就是他们都很爱车。曹先生买第一辆车的时候,王兴16岁,在长沙一个职高学汽修。曹先生还专门喊上他一起去看车,咨询他意见。

  王兴很热衷于自己所学,17岁刚毕业,他就和朋友一起创业开了家汽车美容店。不过由于经验不足很快就倒闭了。之后他又去了一家4S店做机修员工,努力工作的同时积累生意经验。

  2020年,19岁的他已经买了车,并和朋友秦贝合伙,又打算开家新的汽车美容店。

  当然,他的想法在家人这里有点受阻。孩子经验够吗?家里的经济状况能经得住他再一次创业尝试吗?

  在姐夫曹先生的眼里,王兴是突然长成这样一个想谋事业的帅小伙的。他和王兴姐姐是高中同学,自然是看着王兴从小长到大。

  “他小时候很矮很矮。他16岁的时候,才1米55左右。他坐在他爸爸那个摩托车上面,脚都踩不着地。18岁就一下蹿到了可以扣篮的个子,变成大帅哥。”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 王兴和妈妈、姐姐,以及爸爸的摩托车

  王兴在长沙上学时,曹先生在沅江市内做生意,彼此打交道不多。不过王兴每次回来都会给自己两个外甥女带礼物——“他对我闺女就是非常好,如果我让他给我买点零食,他一定不会买。但给我两个女儿,无缘无故就会送玩具。”

  奥特曼、玩具机器人、遥控车等等,各类新奇玩具在两个女儿边上层出不穷。像这些动辄好几百的玩具,曹先生自己都不一定舍得买。“其实他在读书他也没什么钱。”

  亲历事发过程的好友,脑中只留下他的笑脸

  曹先生印象里,王兴笑容不多,比较酷、稳重。不过对于王兴的好友秦贝来说,他脑中只有王兴那张灿烂的笑脸。

  王兴父母在王兴小时候就去了长沙赚钱,因而他去外公外婆那边生活得比较多。而秦贝就住那附近。十岁左右的孩子一下就能打成一片,他俩就在玩闹中结识。

  “他很喜欢笑。”

  “他是一个很阳光积极的小伙子。”

  “他不管对朋友还是对陌生人,都很热心、善良。”

  在长段长段的沉默中,秦贝偶尔蹦出这样一些形容语。他勉强地去尝试回忆、概括王兴。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王兴 资料图

  事发当晚,王兴送秦贝回老家赶奶奶的八十大寿。那晚过后,他懵了起码半个月才回过些神。“这个事把王兴带走了,我自己也吓得要死,比较恐慌。”秦贝话语简短。

  他比王兴大一岁,事后他没有也不想去回忆当晚。偶尔在朋友聚会间,他会听到关于王兴的惋惜之语。那些话语再合适不过,可是亲历其事的秦贝,“不太想听见这些东西。”

  之后,秦贝去过一次王兴老家。“不太好去,也不太想去。去了的话王兴父母肯定就会想起这个事情。”

  3月31日,秦贝告诉潇湘晨报记者:“还有人在关注他(见义勇为的事情),也为他高兴吧。他做的事情是没有错的,只是错在那个时间、那个地点。他平时在生活中就很喜欢去帮助别人。”

  “到后面,我们还是这样安慰自己:他年纪太小了,不懂得保护自己。帮助别人的同时,也要保护自己,对吧?”姐夫曹先生抛出这样一个轻轻的疑问。

  墓上是他笑容最灿烂的照片

  王兴的生日在除夕,每年除夕的前一天都会有很多朋友来家里帮他庆祝,十分热闹。他去世后的那个除夕前,如往常一样有不少朋友来。曹先生劝走了他们,让他们今后可以不用再赶来。

  喜爱“王兴舅舅”的两个女儿也被曹先生他们夫妻俩勒令:不要再在家里提起这个名字。

  一切还需要时间。王兴姐姐最先坚强起来,作为家里仅剩的一个女儿,她要起到支撑作用。她和曹先生住在沅江市,做小龙虾生意,照顾自己的小女儿,大女儿则送到晏女士老两口身边,托他们照顾,也希望能陪伴他们。

  晏女士前几天刚满50岁,和51岁的老伴生活在村里的老家。她主要照顾大孙女,老伴则还在家种些菜。老两口靠种菜先后抚养女儿、儿子长大,这是他们的“拿手活”。他们跟邻居、亲戚偶尔来往,在外打拼了十几年,难免让他们对老家有些生疏。若碰上天气好,他们会坐3元钱的公交,把菜拉到镇上去卖,常能赚个百多块钱。

  王兴去世后,所有后续事宜都由曹先生在处理。曹先生把王兴的骨灰带回老家沅江一处公墓安葬。迄今为止,只有他知道这处墓地的位置,能在王兴生辰、忌日及相关节日过去祭拜。“再过一段时间,等再过一两年,再带他们去看他。”

  今年这个清明节,曹先生仍准备独自去看王兴。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王兴 资料图

  “这张照片是我在他手机里挑出来的、唯一一张在笑的,现在在他自己的墓上。”曹先生发来一张王兴身穿西服、咧嘴笑开的照片。那是姐姐和姐夫结婚后,一家人去拍全家福时王兴拍的一张独照。

  照片中,王兴笑容透着些许调皮,可能也是希望他深爱的家人们,也要笑容灿烂起来吧。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4 12:3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