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现在可以断言,这起事件,将撕裂这个世界!

京港台:2022-4-7 08:48| 来源:海边的西塞罗 | 评论( 47 )  | 我来说几句


现在可以断言,这起事件,将撕裂这个世界!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未来,世界将重新因人们各自相信什么而分野。

  1

  各位好,在昨天的《中立,不代表你在屠杀面前也能“不持立场”》一文中,我做了一个判断:不论“布查屠杀”的真相究竟为何,这件事会让俄乌战争的性质发生质变。然后今天,各方消息的印证就来了。

  当地时间4月5日,乌克兰(专题)总统泽连斯基进行了一次全国电视直播演讲,在这次演讲当中,他说了一些跟之前态度很不一样的东西。

  

  比如在提到之前盛传的与putin会面的问题时,泽连斯基表示会面很可能不会进行。因为乌克兰绝不会在领土问题上做任何让步,在俄罗斯给出让乌方满意的许诺之前,首脑会面是没有太大意义的。

  又比如俄方一再提出的去军事化和去纳粹化的条款,泽连斯基说乌克兰对这事儿连谈都不会谈,他甚至反唇相讥,说“这些要求,其实乌克兰也可以跟俄罗斯提”。这个表态也是前所未有的强硬,甚至有点羞辱对方的意思。

  当然,最爆炸性的新表态,是泽连斯基在加入北约的问题上又出现了反复,他说,“乌克兰已准备好了,如果北约提议乌加入,而不是开玩笑的话,乌克兰就准备加入(北约)。

  乌克兰入北约这个事儿,本来是写在该国现行宪法里的,俄乌战争爆发以后,在形势的逼迫下,泽连斯基一度曾经表态乌将考虑放弃加入北约,所以俄乌之前历次谈判乌方的基本态度大体是“你先撤军,我举行公投修宪,修宪放弃加入北约,中立的事儿好商量。”

  当然客观的说,这个谈判价码其实也有点“缓兵之计”的意思。此次战端一开、梁子结下,我是不太相信乌克兰大多数老百姓会在公投中表示愿意成为永久中立国的。泽连斯基这样提,我想主要是为了给双方一个台阶下,在Putin那边,乌东地区和克里米亚维持现状,又拿到了乌克兰举行修宪公投的许诺,这仗也算没完全白打,俄国内宣传机器一开动,说成是一场胜利也有可能。至于乌克兰方面,我许诺了公投,公投结果不通过这也赖不着我,对不对?至于加入北约的事儿,以后黑不提白不提也就这么黄了,两边也都好交差。

  应该说,这是在“布查事件”,俄乌双方最有可能达成和解的方式——可能也是唯一的方式。

  但此次此次事件一发,泽连斯基昨天的表态一作,这事儿算是彻底黄了。泽连斯基、更可以说整个乌克兰政府的态度与他们用以鼓舞士气的那个表态重新完成了校准——领土,哪怕是默许的我们也不割。北约,只要他们招手我们就加入。非军事化?去纳粹化?你俄罗斯自己怎么不非、不去?

  所以俄乌媾和仅剩的这点可能性被掐灭了,泽连斯基在另一个场合上表态说:乌克兰不接受除胜利之外的一切停战结果。

  乌克兰打俄罗斯能打赢?相信在俄乌开战前,最大胆的军事评论家也不敢这样预测。但该是那句话,战争性质质变之后,俄罗斯目前承受的损失,在更加剧烈从军事领域溢出。泽连斯基演讲的同一天,越来越多的欧洲国家以俄罗斯外交人员“不受欢迎”为由,大规模驱逐俄罗斯外交官,关闭俄罗斯部分领事馆、办事处,并自己将俄罗斯外交关系降级。俄罗斯自二战以来在欧洲积累的外交声誉已经被挥霍殆尽。连原本与俄罗斯合作关系最密切的德国,也宣布将终止双方的能源合作。欧盟正在讨论对俄罗斯发起第五轮制裁。

  所以现在看来,大卫击败歌利亚,也许是有可能的了。

  那么,在媾和希望消弭的情况下,这场仗还将持续多久?同样是在当地时间4月5日,美国传出的一个消息让我很吃惊,美军参联会主席米利在俄乌冲突爆发以来首次在国会上作证。在作证时米利说:俄乌冲突将演变为一场持久战,即使不持续数十年,也至少会持续数年。

  

  

  

  我在想,不管是美军依靠他们的情报分析系统真的作出了这样的预判,还是美国人处于他们战略考量希望俄乌战争如此延续。这种前景对俄罗斯来说都是噩梦式的。因为战争史上的一个常识是,战争拖得越久,对于入侵方、进攻方来说代价就越大,成本就越高昂。而对于防守方、保家卫国一方来说,局面就越有利。这个规律从英法百年战争开始就一直屡试不爽了。越是大国越经不起这样漫长的拖延。

  想知道上一次拖了将近十年的战争中大国能被拖成什么样子的朋友,可以去看我的《当年的阿富汗,今天的乌克兰》一文。

  我当时说,乌克兰之于俄罗斯,可能相当于阿富汗之于苏联,好多人不信,说什么俄乌同文同种啊、南欧平原一马平川啊、绍伊古用兵如神啊(说起来,好像有半个多月没这位“当代朱可夫”的消息了)……

  

  那我们就再等等看吧,历史正在发生,不知是重演,还是重演的PLUS版。

  布查惨案,不论始作俑者是谁,它的代价正在呈现。

  2

  以上是“布查惨案”已经带来的影响。而在昨天的文章中,对于这场事件本身,我说我不做判断,反正我诅咒谁屠杀妇孺谁死无葬身之地就是了。

  我们中国人是相信报应,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我相信上苍有眼,一定会给作恶者以应有的报应,不管他们到底是谁。

  但好多朋友说,是的,让子弹再飞一会儿,等调查结果呗。

  这个说法可能没太听懂我那篇文章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说,在现有国际格局不变的情况下,布查屠杀、以及围绕俄乌战争的一系列骇人听闻的人道主义纠纷(包括很多挺俄人士说的“亚速营”等),最终恐怕无法得出一个所有人都信服的公论

  

  不相信我这个判断的朋友可以回想一下我昨天说过的马航MH17事件,那架飞机谁打下来的?子弹飞了八年了,调查报告做的那么详实,最后还不是俄罗斯与西方各执一词吗?“现存主权国家不受指责”,这是《威斯特伐利亚条约》以来国际社会就一直奉行的规矩。这个规矩大于真相本身。

  何况,你想说服一个已经站上立场的人,他是很难的。

  比如在昨天的文章留言中,我看到有很多人铁口直断,说这场屠杀压根就不存在,就是西方的栽赃陷害,现有一切证据都是伪造的。

  那我想问一个问题,什么样的证据能说服他们承认屠杀是存在的呢?

  非乌克兰官方的、路透社、法新社记者拍摄的现场照片行不行?不行,这些记者都是与乌克兰伪造者沆瀣一气的。

  

  那美国人提供的卫星照片行不行?更不行,美国人亡俄之心不死,他们能憋出什么好屁来?

  

  那乌克兰方面的法医尸检报告、现场民众的证词行不行?还是不行,现场就是他们伪造的,一切早被安排好了。

  上述这些都不可信,那什么可信呢?当然是俄罗斯方面提供的那些:拿后视镜边缘曲率造成的变形效果说尸体会动,拿被颠倒次序尸体清理图片顺序说“躺尸演员”人数不符,拿N久以前毫不相关的网络视频说尸体会抽烟……

  如果你要反驳这些其实不太经得起推敲的证据,那他们的那一套又来了“你这就是仇俄!”“你的屁股歪了!”

  就算是将来国际社会派出第三方的中立调查组,如果得出的报告不利于俄方,他们也会这样说。想要让他们承认这个屠杀存在,恐怕只有像“卡廷惨案”一样,俄方自己在若干年后发个报告,把事儿认下来才行。

  ……不对,其实也不行,你看苏联认了“卡廷惨案”以后,不是照样有一堆俄罗斯人一口咬定是戈尔巴乔夫、叶利钦“卖国”,跟西方联手做局污蔑俄罗斯吗?

  你看,阴谋论是一个永远无法解套的逻辑陷阱,持有阴谋论的人会认为,所有不利于佐证自己阴谋论的证据,都是一个新的阴谋,而为了反抗这个新阴谋,必须有更坚决的态度。所以他们心中的阴谋论是不可撼动的,遭受越多的质疑,摆出越多的铁证,反而越不可撼动。

  你看日本(专题),时至今日还有人恬不知耻的说“南京大屠杀就是战胜国对我们陷害。”这些人的大脑已经封闭了,只想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但区别在于,这帮军国主义余孽好歹是在给其本国罪孽开脱,四舍五入,也算这帮混蛋对自己国家有份“愚忠”好了。但至于另一些人,就不知道他们到底忠于哪国了。

  3

  说到这个地方,我们涉及到了一个认知学上的基本概念——我们到底该怎样认识这个世界?怎样摆脱阴谋论?

  人类的积累的知识是广博的,世界是宏大的。这导致了我们每个人在认识世界时不可能亲自跑腿,去对每个真相“眼见为实”。认识世界的前提,是我们必须首先信任一部分人,相信他们传达给我们的信息是大体真实可靠的,在积累了足够的这类信息之后,再动用自己的逻辑去推演,找出矛盾、不合逻辑之处,从而去伪存真。

  但是哪些信息源值得我们相信,哪些信息源不可相信?这个事就成为了我们认识世界的前置问题。

  一个最极端的怀疑论者,可以相信这个世界提供给他的所有信息都是虚假的,世界的真相也许就是一个泡在营养液里,插着各种电线的“缸中之脑”,理论上讲,如果你对世界提供给你的信息怀疑到这种份上,你也是不可被反驳的。哲学院或者精神病院,有一个会适合你。

  

  而另一部分人,他们的怀疑不那么彻底,却更为坚定,他们笃信一部分信息源给他们提供的信息一定是对的,而另一些信息一定是别有用心的。这样的人,我们一般就叫他们阴谋论者,比如在今天的美国,听说有相当比例的人口相信地球是平的;还有相当比例的人相信芬兰这个国家不存在,是日本人为了过量捕捞三文鱼伪造的;而在中国,也有一些人铁口直断,说文艺复兴以前的欧洲历史都是“伪史”——这些奇谈怪论的持有者,都有他们自己的小圈子。他们的突出特点都是认为不认可、列出证据反驳他们这一套的人是不值得被信任的,可被信任的只有他们小圈子里的那些信息。

  

  这些阴谋论组织提示我们,我们人类在荒蛮时代很可能全员都是阴谋论者,我们曾经以部落、家族、民族、宗教、意识形态为界,执着的相信一些人提供给我们的信息一定是正确的、正义的,而另一些人提供给我们的信息一定是虚假的、邪恶的。彼时世界上的各个部落、宗教、国家,就是一个又一个大的阴谋论团体,生活在其中的人像今天很多二百五相信“地平说”、“芬兰不存在”、“希腊伪史”、“xx屠杀是伪造”一样,相信他们的邻居是魔鬼、是威胁,必须予以剪除。

  这种阴谋论的高峰发生在近在眼前的上个世纪,纳粹德国说犹太人有个颠覆世界的阴谋,日本人信世界正在组织针对他们的“ABCD包围网”,然后他们就都按着这种阴谋论做了他们自以为正确的事。祸害了世界,也最终祸害了自己。

  

  二战以后,尤其是冷战以后最近这三十年中,全球化繁荣最根本的条件,其实就是我们最大限度的脱离了阴谋论,我们相信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信源,不管它是来自美国的、欧洲的、俄罗斯的、日本的,都大体是可信的。在总体信任的基础上,我们再用这些信息完成彼此验证和竞合,实现弥尔顿说的“真理与谬误的自由战斗”。这种对阴谋论的远离,不仅让我们免于被忽悠,更重要的是整个世界能够在一个共识的基础上彼此互联、合作,于是繁荣产生了,人类的日子过好了。

  但喜欢阴谋论是人类的本性,在信息被阻隔时更是如此,这几年来整个世界正在发生的一个趋势,就是所有人无可避免的在各种彼此冲突的信源之间“选边站”,我们不得不相信一部分、不信另一部分。世界的共识被撕裂了,不同人群之间对同一事物的认知变的大不相同。

  世界的共识被割裂了,一个梦魇般的词浮现在所有人的眼前——冷战重临

  

  当然,阴谋论能让一个人在自己的世界观里活的更舒适。但它却是有代价的,一个相信“地平说”的人无法安心享受现代科技,一个认为芬兰不存在的人会拒绝去这个国家旅游,一个相信疫苗有毒的人不会去打疫苗,一个相信希腊史都是伪造的人,这辈子应该不会去帕特农神庙旅游、也无法阅读和领会柏拉图、亚里士多德、西塞罗等先贤的论述。

  也许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是阴谋论者,为了我们所信奉的那种阴谋论,我们都屏蔽了世界中的一部分,并会为此付出一点代价。阴谋论越小,你屏蔽的世界越小,代价也就越小;阴谋论越大,你屏蔽的世界越大,代价也就越大。

  一个相信整个世界都在欺骗他、对他不怀好意的人,注定也将是与这个世界隔绝的。

  

  所以,我们可以相信一个宏大的阴谋论。比如相信对于某个惨案,全世界都在恶意欺骗我们,只有一个国家说了真话——你可以这样认为。你可以相信你愿意相信的。

  但你不得不深思的一件事——代价将是什么呢?

  而无论怎样,这个世界正在撕裂。

  全文完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10 11:3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