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延残喘不罢不休 声名俱裂难得好果

作者:Servant  于 2019-4-8 12:2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2评论

  《世说新语·忿狷》第二则中有道:“王蓝田性急。尝食鸡子,以箸刺之,不得,便大怒,举以掷地。鸡子于地圆转未止,仍下地以屐齿蹍之,又不得,瞋甚,复于地取内口中,啮破即吐之。”好比当今郭瘟鬼性急,创法治基金,炒作骗捐,不得,便大怒,破口大骂后摇尾乞怜,又不得,瞋甚,借孝隐匿不忘捐,欲盖弥彰急返场。可惜已是穷途末路,垂死挣扎不过水中捞月一场空。
  村骗返场急不可耐  日暮穷途无料可爆
  先秦·左丘明《左传·昭公七年》:“或求名而不得,或欲盖而名章,惩不义也。” 越是求利求名,越是欲盖弥彰,越是得不到,这是为了惩罚不义的人,而郭瘟鬼正是这样的人。妄图借守孝隐匿给自己树建“孝子”人设的瘟鬼,想暂时摆脱一身的缠乱官司,却不想又被疯狂打脸。郭瘟鬼在隐匿期间借“王雁平”“媒体组”等名义频繁在郭媒体上冒泡,在发文时竟无脑的露出狐狸尾巴,还用自己平时发文惯用的“.”代替了标点符号。还真是如“黄河边”直播中所说:“瘟鬼你简直就是小学生水平呐!那三个“.”一看就知道是你瘟鬼发的了。”被揭穿的瘟鬼则是欲盖弥彰、恼羞成怒,在郭媒体上不停的此地无银三百两,转发回复“贤二”并疯狂解释声称发文并非他本人所为,可惜并没有任何说服力。眼看事态无法挽回,身份已经暴露,瘟鬼只好匆忙宣布即将返场,试图吸睛转移话题。可惜匆忙返场的瘟鬼却毫无准备、仓促上阵,宣告本次复出直播不爆料,并借悲痛、身体虚弱等各种说辞博取同情,实则不过是黔驴技穷,无料可爆罢了。
  官司缠身雪上霜  过河拆桥万人捶
  晋·桓玄《与刘牢之书》:“孰若翻然改图,保其富贵,则身与金石等固,名与天壤无穷,孰与头足异处,身名俱灭,为天下笑哉。”郭瘟鬼当下,正是因官司缠身落得如此窘境之地。众所周知,郭瘟鬼与夏业良、唐柏桥、郭宝胜等人的缠诉遥遥无期,正是这些让瘟鬼成了天下人的笑柄。若一个人和你作对,或许是那个人对你有偏见,如果很多人将你孤立,是否应该反省一下自己?瘟鬼落得如今官司缠身的境地,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当初瘟鬼的卸磨杀驴、背信弃义,才有了现在的墙倒众人推、鼓破万人捶。世间万事万物有得必有失,有因必有果,郭瘟鬼如今的缠诉不断都源于当初的过河拆桥,如今的囊中羞涩,皆因为当初的狼子野心,如今的欲盖弥彰,皆因当初撒谎成性。昔日的行骗落得现今的声名俱裂、千夫所指、万人唾骂,也实属罪有应得。
  空造声势妄复兴  黄粱一梦终难成
  于宋·黄庭坚《沁园春》词:“镜里拈花,水中捉月,觑着无由得近伊。”用来形容现在以郭瘟鬼为首的这一群乌合之众是再合适不过了。瘟鬼曾大言不惭的说过:“绝不与任何人任何组织合作。”但如今却网罗了一众大小蚂义,以及班农等人为其卖命效力。郭瘟鬼近期死皮赖脸的将“法治基金”贴靠上了“美当前危险委员会”,试图博取眼球,夸大“美当前危险委员会”影响力,想继续营造反CCP声势,挽回自己持续走低的关注度。可真相怎会轻易被篡改?该委员会参与者尽是一些“臭名远扬”之人,比如美国政府弃臣班农,也只是挂名而已,再无更多话语权。郭瘟鬼无脑贴靠造势实属徒劳,黄粱一梦也终有醒来的那一日。
  《三国志·魏志·高堂隆传》:“以若所为,求若所致,犹缘木求鱼,煎水作冰,其不可得,明矣。”瘟鬼所求一切不过是煎水作冰,如今已到了穷途末路仍不肯罢休,可垂死挣扎最终只能是自食恶果,落得个挽弩自射的结局。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0 回复 从0开始99 2019-4-8 15:51
  
0 回复 ylb 2019-4-8 18:07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9-25 21:5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