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舆论黑白是如何颠倒的? 石正丽和高福只是两个替死鬼

作者:谐和。  于 2020-2-20 00:4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健康生活|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1评论

舆论黑白是如何颠倒的?石正丽和高福只是两个替死鬼 _

  星期三, 二月 19日 2020, 4:20 下午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采用 CC BY-SA 3.0协议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天,医学顶刊《柳叶刀》的Correspondence专栏刊登了一篇“支持中国抗击 2019 年新型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中的科研、公共卫生、医务工作者的声明”。

地址:https://www.thelancet.com/lancet/article/S0140-6736(20)30418-9

该声明由来自8个国家的27位公共卫生科学家签署,并呼吁更多的人加入,一同来支持在武汉和全中国的科研、公共卫生和医务工作者。截至发稿,已有142人签名支持。

地址:http://chng.it/SDpTB9Kf

声明强烈谴责认为该新型冠状病毒疾病 COVID-19 并非自然起源的阴谋论:

“我们是工作于公共卫生领域的科研人员,我们一直密切关注着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疾病 COVID-19 的情况,并对该疾病给全球人类健康和福祉带来的影响深感担忧。同时我们也看到在中国的科研、公共卫生、以及医务工作者自该疾病出现以来努力而高效的工作,包括迅速鉴别出病原体、采取重大的措施来降低疫情的影响、以及透明地与全球健康界分享相关信息和成果。这些工作都值得称道。

通过签署此声明,我们将和所有继续在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疾病爆发期间拯救生命、保护全球人类健康的中国科研、公共卫生、和医务工作者们团结在一起。面对该新型病毒的威胁,我们将同舟共济,与中国战斗在最前线的同行们一到来应对。

在这次疫情中相关数据迅速、公开且透明的共享如今正受到关于该疾病起源的谣言和错误信息的威胁。我们在此共同强烈谴责认为该新型冠状病毒疾病 COVID-19 并非自然起源的阴谋论。来自世界各国的科研工作者已经对引发该疾病的病原 SARS-CoV-2 的全基因组进行了分析并公开发表了结果,这些结果压倒性地证明了该冠状病毒和其它很多新发病原一样来源于野生动物。该科学结论也得到了来自美国国家科学、工程、医学院院长及其所代表的科学界人士的支持。阴谋论除了制造恐慌、谣言、偏见、损害全球共同抗击该疾病的工作外,别无它用。我们支持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的呼吁:促进科学的论证和团结,而非误传和猜想。我们希望所有奋战在中国一线的科研和医务卫生工作者们知道,在此次与病毒的斗争中,我们同您们站在一起。

我们邀请更多的人加入我们,一同来支持在武汉和全中国的科研、公共卫生和医务工作者。和我们战斗在一线的同行们站在一起!”

随后,著名病毒进化学家美国斯克里普研究院Kristian G. Andersen副教授及哥伦比亚大学W. Ian Lipkin教授等6位学者联合发表了新型冠状病毒起源的文章“The Proximal Origin of SARS-CoV-2”。

文章地址:

http://virological.org/t/the-proximal-origin-of-sars-cov-2/398

论文从结构性和功能性两个角度详细分析了SARS-CoV-2基因组中的两个疑似人为干预的特征,认为SARS-CoV-2病毒是自然进化的产物,而非实验室制造。

该分析反驳了新型冠状病毒的“人工合成”阴谋论,在圈内被称为“目前最有技术含量的一篇反驳研究”,众多著名病毒学家如哥大教授Vincent Racaniello纷纷转载并支持这些分析结果。

可以说,看到柳叶刀和这篇文章,我觉得,这次疫情,我们在舆论上,已经输了。

资深的N粉一定都知道,我一直告知过你们,我们的敌人最喜欢用的一招叫什么?双面下注。

操纵舆论的时候,两方都抓在手里,不管那些愚蠢的大众选择相信哪一方,都尽在掌握,因为大众根本没有能力跳出眼前的两个选择。

我真的希望你们,好好学一学,对手都是怎么把整个世界玩得团团转的。

首先,《柳叶刀》和6个英美科学家否定了病毒是在实验室里产生的结论。

但,病毒在实验里产生这个结论,本身包含的是什么信息?是病毒可以在任何一个国家的符合要求的实验室里产生,可能是美国,可能是英国,还可能是欧洲若干个实验室产生。

否任在中国实验室产生,实际上把病毒和中国捆绑到一起逼中国政府站队,因为这个结论其实不是否认一件事,而是否认两件,不仅否认在中国产生,更是否定了在任何实验室产生。

那中国政府能怎么办?

第一,如果中国政府不认可它的结论,那么,这个病毒是中国制造并泄漏出去的锅,就逃不掉了。

第二,如果中国政府认可它这个结论,那么,就意味着,国内任何怀疑是美国的实验室制造出来的结论,同样一并要被消灭掉,因为这篇文章的结论就是病毒不是在实验室里制造出来的,你要洗清自己身上被他们泼出去的脏水,意味着你同样要给美国可能制造了病毒的嫌疑进行洗白。

换作你?你现在能怎么办?

我现在只有一种无奈加无力的感觉。

我很早之前已经说过了,对手一定会将脏水引向中国本土的P4实验室,污蔑是中国的实验室泄漏了病毒。

而事实是,他们做到了。

从整个舆论的风向看,大家从一开始的怀疑美国制造的病毒,是不是在他们强大的水军攻势下,已经逐步把枪口调转向武汉的P4实验室。

现在你去问任何一个怀疑是实验室泄漏出来的人,是不是第一反应都是武汉的实验室而不是美国人的实验室。

还有人去怀疑美国人吗?没有了。

通过武汉病毒所的桃色新闻,老少配,这种最容易挑动大众的八卦,成功地把大部分人的目光引向武汉病毒所。

然后,用武小华,多益网络的老总等人,堆出各种所谓的证据,指向石正丽,再直接得出一个结论:病毒来自石正丽,来自病毒所。

武小华的文章里写着“2015年,著名的自然医学电子刊物上发表了一篇论文,主要作者为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学研究所、武汉大学病毒研究所教授石正丽。”

“石正丽团队继续用猴子做实验,模拟病毒在人体上的效果。”

“石研究的实验室员拥有2019-nCoV原始的以蝙蝠为宿主的病毒样本以及冠状病毒的数据库,也掌握了改造成为2019-nCoV的方法”

绝大部分人看了,自然都会想到既然是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学研究所、武汉大学病毒研究所教授石正丽做的实验,那么潜意识里肯定就默认了实验是在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做的。

他们绝对没有相应的素质和能力去做进一步的深究,甚至连这篇论文应该去什么地方找都不知道。

但如果他们看了这篇论文的话,就会发现石正丽的名字前面有13个美国人,而论文本身也明确提到:All mouse studies were performed at the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nimal Welfare Assurance #A3410-01) using protocols approved by the UNC Institutional Animal Care and Use Committee (IACUC).

即:所有(白鼠)试验都在北卡大学进行。

你不会想到,其实,这一试验的进行地点在美国北卡大学教堂山分校实验室。

武小华们为什么不去质疑石正丽前面的13个美国人,让那13个美国人出来对质,为什么不去让北卡大学教堂山分校实验室出来对质,出来还14亿中国人一个清白?

在我看来,石正丽和高福,只是两个没有脑子的替死鬼,纯粹是被人利用的靶子。

他们被邀请到国外的时候,以为自己能拿到的是各种光鲜的头衔和名誉,实际上,别人早就把绞索套在他们两个脖子上了。

在中国,所谓的阴谋论,指的并不是真正的阴谋论,实际上,而是特指针对美国的阴谋论。

有那么一群人,他们要消灭的不是阴谋论,他们要消灭的,是任何针对美国阴谋的阴谋论。

而针对中国的阴谋论,恰恰是他们大肆去传播的。

这些人并不是什么反阴谋论,你们看明白了吗?

而实际上,特别指向美国的阴谋论,其实也是有问题的,因为美国的阴谋,实际上并不需要美国政府来执行。

如果你知道美国政府包括美国总统只是被推到前台的傀儡,那么真正的阴谋操纵和实施者,实际上并不是傀儡,而是美国背后的利益集团。

就好比,还是讲阴谋论那篇文章的比喻,我去亚马逊抓青蛙,扔给美国的3亿头猪,跟中国政府有什么关系呢?在这个过程,中国政府并不存在任何阴谋,阴谋只是我一个人或者一起抓青蛙的一个团体的阴谋。

美国的既得利益集团去执行一个自己的计划,完全不需要美国政府知情和参与,想明白了吗?

在整个疫情期间,其实我们是眼睁睁地看着我们的对手是如何牢牢地把控了中国整个舆论场的风向,他们有能力,且已经这么做了,那就是把舆论引向任何一个他们想引向的方向,而我们的宣传系统,除了用僵化和机械的回应,根本不懂得怎么去抓住受众的认知弱点去讲好一个故事,连基本的事实都无法澄清,只能跟着对方的节奏做着没有说服力的所谓辟谣。

而不管是这次6个英美科学家站出来宣传所谓的病毒没有来自中国的实验室,还是武小华之类的小丑,他们在舆论上,都先把自己放到道德高位,英美那6个人,一开头就是称赞中国的医务人员,武小华们一开头就是要对十几亿中国人民负责。

绝大部分人根本没有能力再去分辨接下来的内容。

于是就默认了他们后面的结论都是真的。

其实,在操纵舆论的人看来,不管是去肯定,或者去否定一件事,对于大众来说,最后留在他们大脑里的,都会只剩下那件事。

我在《2020美国大选剧本(1):游戏最重要的是什么?口号!》里已经讲述过这个心理学原理,那就是:如果我告诉你,在你的大脑里,不要去想大象,不要去想大象,不要去想大象,那么你告诉我,你的大脑里,想的是什么?

没错,就是大象。

别说全中国,全世界都一样,否认谣言,实际上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是变相肯定这个谣言,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素质去读完所谓的理由和结论。

他们理解不了什么是RNA,理解不了什么是ACE,什么是核酸,他们脑子里唯一会被加强的只有一个印象,那就是中国的病毒所有泄漏的可能,再往后,任何爆发的疫情,都会被引导怀疑指向中国,就这么简单。

当然,你要是愿意去看那些英美专家的论文和结论,我也大致把他们的中文翻译贴在下面:

自中国湖北省武汉市首次报道新型肺炎(COVID-19)以来,关于致病性病毒SARS-CoV-2的起源一直存在大量讨论和不确定性。截至2020年2月14日,已确诊64473例,其中死亡1,384例。该病毒显然能够在人与人之间有效的传播。由于目前尚无针对该疾病的疫苗或特异性疗法,基于存在可能传播到医疗体系较弱的国家风险,WHO已宣布COVID-19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

SARS-CoV-2是已知感染人类的冠状病毒科的第七名成员。 其中,三种病毒(SARS CoV-1,MERS和SARS-CoV-2)可以引起严重的疾病。 四种病毒(HKU1,NL63,OC43和229E)与轻度呼吸道症状有关。

该论文综述了从可用基因组序列数据的比较分析中可以推断出SARS-CoV-2的起源和早期进化的方法。 值得注意的是,该论文提出了SARS-CoV-2基因组的显著特征,并讨论了可能出现这些特征的场景。 重要的是,该分析为“SARS-CoV-2不是实验室产物也不是有意操纵的病毒”这一论点提供了证据。

通过对α和β冠状病毒(冠状病毒科家族)的基因组比较确定了SARS-CoV-2基因组的两个显着特征:

1)基于结构模型和早期生化实验,SARS-CoV-2似乎发生了进化,更易与人类的ACE2受体相结合;

2)SARS-CoV-2在高度可变的刺突蛋白上出现一个酶切点,并在旁边发现了其他冠状病毒中不存在的连续的十二个核苷酸的序列和3个O-连接聚糖。

特征1分析:

SARS-CoV-2的受体结合域的突变。SARS-CoV和SARS类冠状病毒的刺突蛋白中的受体结合域(RBD)是病毒基因组中最易变化的部位。RBD中的六个氨基酸(残基)对于确定可能的宿主范围至关重要。基于结构模型和早期生化实验,SARS-CoV-2似乎发生了进化,使得更便于与人类的ACE2受体相结合。

如果使用SARS-CoV的基因组为参考,之前的实验证明 SARS-CoV-2中影响与人类ACE2受体结合亲和力的6个相应氨基酸为L455,F486,Q493,S494,N501和Y505(注:F486代表在第486位的氨基酸是苯丙氨酸)。这六个氨基酸中的五个在SARS-CoV-2中发生了突变。

根据之前的研究,SARS-CoV-2似乎具有的一种受体结合域RBD,其可能与人、非人灵长类、雪貂、猪和猫以及其他具有高受体同源系物种中的ACE2受体的亲和力很高。相比之下,SARS-CoV-2与携带类SARS病毒相关的其他物种(包括啮齿动物和蜂巢)中的ACE2受体的结合较为低效。

SARS-CoV-2 S蛋白中第486位残基的苯丙氨酸(F)对应于SARS-CoV Urbani菌株中的L472。值得注意的是,在SARS-CoV细胞培养实验中,L472突变为了苯丙氨酸(L472F),虽然这种突变会显著提高病毒与人体受体结合的亲和力,然而该突变在自然宿主蝙蝠和穿山甲的相关冠状病毒中都早已经存在了(蝙蝠的几个类SARS冠状病毒中也在对应位置有苯丙氨酸),因此不能说这是刻意人为生成的突变。况且,之前的研究表明这种突变并不是最强的突变方法。

另外5个氨基酸也都有可能导致亲和力的增强,如果真是某个分子生物学家的阴谋,那他其实可以利用已有技术把其他5个氨基酸也都突变成更严重的组合。因此,SARS-CoV-2的刺突似乎是在人或类人的ACE2受体上自然选择的结果,而不是基因工程的产物。

特征2分析:

酶切位点和O-连接聚糖。SARS-CoV-2在高度可变的刺突蛋白上出现一个酶切点,并在旁边发现了其他冠状病毒中不存在的连续的十二个核苷酸的序列和3个O-连接聚糖(注:酶切位点通常是人工基因重组技术留下的痕迹,这也是该病毒被怀疑是人为的原因)。SARS-CoV-2的第二个显著特征是在两个亚基S1和S2的交界处的刺突蛋白中有一个多碱基切割位点(RRAR)。

除了两个基本的精氨酸和一个在切割位点的丙氨酸外,还插入了一个脯氨酸。因此,完全插入的序列是PRRA。重要的是,这个SARS-CoV-2病毒与任何已知的冠状病毒在核酸序列组成上有不少细节上的变化,也说明了这个病毒并不是由一个已知的模板改造而生成的病毒。

尽管尚不完全清楚,但这个可疑酶切位点和连续的十二个核苷酸的序列会使得SARS-CoV-2在S蛋白上形成一个O-连接聚糖结构,之前研究也表明类似的结构可以导致禽流感病毒和新城疫病毒提高致病性。如果这样的病毒模板真的存在,那么要想通过细胞培养或动物传代产生SARS-CoV-2将需要事先分离具有非常高遗传相似性的祖病毒。
然后,要在细胞培养物中进行大量传代程序,并且产生这样的多碱基切割位点。从理论上讲,SARS-CoV-2有可能在适应细胞培养传代过程中获得可观察到的RBD突变位点,正如在SARS-CoV5和MERS-CoV31的研究中所观察到的那样。然而这个O-连接聚糖结构是不可能通过体外细胞培养的方式得到,因为这种突变通常需要机体免疫系统的参与。

结论:

在全球COVID-19公共卫生紧急情况中,对动物病毒如何越过物种边界来如此有效地感染人类的详细了解将有助于预防未来的人畜共患病事件。 本文描述的基因组特征可以部分解释SARS-CoV-2在人类中的传染性和传播性。尽管基因组证据表明该病毒不可能是人工产物,但目前尚无法完全证明或反证出真正的传播过程。当务之急是控制疫情,并持续寻找更直接的中间宿主以防止再次暴发。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采用 CC BY-SA 3.0协议 。转载请注明出处!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2 回复 谐和。 2020-2-20 01:09
摘自网民评论:

我很早之前已经说过了,对手一定会将脏水引向中国本土的P4实验室,污蔑是中国的实验室泄漏了病毒。

而事实是,他们做到了。

从整个舆论的风向看,大家从一开始的怀疑美国制造的病毒,是不是在他们强大的水军攻势下,已经逐步把枪口调转向武汉的P4实验室。

现在你去问任何一个怀疑是实验室泄漏出来的人,是不是第一反应都是武汉的实验室而不是美国人的实验室。

还有人去怀疑美国人吗?没有了。

通过武汉病毒所的桃色新闻,老少配,这种最容易挑动大众的八卦,成功地把大部分人的目光引向武汉病毒所。

然后,用武小华,多益网络的老总等人,堆出各种所谓的证据,指向石正丽,再直接得出一个结论:病毒来自石正丽,来自病毒所。

武小华的文章里写着“2015年,著名的自然医学电子刊物上发表了一篇论文,主要作者为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学研究所、武汉大学病毒研究所教授石正丽。”

“石正丽团队继续用猴子做实验,模拟病毒在人体上的效果。”

“石研究的实验室员拥有2019-nCoV原始的以蝙蝠为宿主的病毒样本以及冠状病毒的数据库,也掌握了改造成为2019-nCoV的方法”

绝大部分人看了,自然都会想到既然是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学研究所、武汉大学病毒研究所教授石正丽做的实验,那么潜意识里肯定就默认了实验是在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做的。

他们绝对没有相应的素质和能力去做进一步的深究,甚至连这篇论文应该去什么地方找都不知道。

但如果他们看了这篇论文的话,就会发现石正丽的名字前面有13个美国人,而论文本身也明确提到:All mouse studies were performed at the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nimal Welfare Assurance #A3410-01) using protocols approved by the UNC Institutional Animal Care and Use Committee (IACUC).

即:所有(白鼠)试验都在北卡大学进行。

你不会想到,其实,这一试验的进行地点在美国北卡大学教堂山分校实验室。

武小华们为什么不去质疑石正丽前面的13个美国人,让那13个美国人出来对质,为什么不去让北卡大学教堂山分校实验室出来对质,出来还14亿中国人一个清白?

在我看来,石正丽和高福,只是两个没有脑子的替死鬼,纯粹是被人利用的靶子。

他们被邀请到国外的时候,以为自己能拿到的是各种光鲜的头衔和名誉,实际上,别人早就把绞索套在他们两个脖子上了。

在中国,所谓的阴谋论,指的并不是真正的阴谋论,实际上,而是特指针对美国的阴谋论。

有那么一群人,他们要消灭的不是阴谋论,他们要消灭的,是任何针对美国阴谋的阴谋论。

而针对中国的阴谋论,恰恰是他们大肆去传播的。

这些人并不是什么反阴谋论,你们看明白了吗?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谐和。最受欢迎的博文
  1. 情人节已过,还是要谈谈尺寸的问题 [2015/02]
  2. 剖腹产和婴儿奶粉,救人耶?害人乎?(一) [2015/08]
  3. 朗朗和李云迪,更喜欢谁? [2011/01]
  4. 魏则西现象的悲哀 [2016/05]
  5. 猝死和慢死 [2013/11]
  6. 从李开复患癌薛蛮子嫖娼说起 [2013/09]
  7. 回家(1)----重庆见闻 [2012/09]
  8. 欣闻小贺梅一家人回到重庆。笑一声给贝克捐款者 [2011/08]
  9. 烂苹果也有春天哦 [2014/01]
  10. 毛泽东解决了挨打邓小平解决了挨饿,习近平要解决 挨骂的问题 ... ... ... ... [2013/09]
  11. 严歌苓和冯小刚,演砸了 [2017/12]
  12. 中国和美国换了把交椅。这个世界怎么啦? [2014/12]
  13. 武汉新冠肺炎的谣言来源和发病时间点 [2020/02]
  14. 说是一场宫廷政变,也不为过 [2012/11]
  15. 儿童节问题:出国真的是为了孩子的将来吗? [2009/06]
  16. 卡扎菲,白骨精和国际政治 [2011/10]
  17. 谷哥走了,谷姐来了,很好很好! [2010/03]
  18. 美国的“政治捐款”制度是世界上最大的贪污和腐败-旧文重贴 [2015/02]
  19. 美国在北太平洋搞生物战的可能性--从SARS说起 [2013/04]
  20. 真的是不比不知道,高级的中国动车! 2012年的动车旅行记 [2015/10]
  21. 仇恨重庆的“打黑唱红” 者,您的屁股干净吗? [2011/04]
  22. 用事实反驳倍可亲“平凡往事” 其人, 借医院看病吹捧美国人性辱骂中国人性 [2010/02]
  23. 帮穷不帮富,助善不助恶 [2011/08]
  24. “2012” ,包藏着祸心的好莱坞马屁片 [2009/11]
  25. “零团费” 的记忆 [2010/08]
  26. 某些美籍华人,如果美国在亚洲挑起针对中国的战火,你能幸免吗?! [2010/07]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06:2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