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6日在曼哈顿住避难所

作者:qwxqwsean  于 2019-4-18 02:2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移民生活|已有5评论

本来我打算在唐人街附近睡椅子过夜, 但我从下午三点左右感到头痛。分析认为不是感
冒或传染病, 而是食物中毒。

我从雪城带了12张类似于山东煎饼的一种薄饼, 此饼用于在西餐中卷着烂菜吃。正常一
个人吃一两个就饱了。

我昨天中午吃了7个这种饼, 间隔两个小时, 先吃四个, 再吃三个, 加上两个苹果当午
餐。然后大约一两个小时后开始感觉头疼, 并缓缓加重。分析认为是吃的薄饼中有化学
品食品添加剂, 比如硝酸盐或硼砂, 具体是啥不知道, 应该只加微量, 被工作人员不慎
加过量。

我下午六点半在唐人买了盒饭, 三元一斤卤猪肚, 一合米饭, 吃完饭, 我从图书馆打的
700毫升水基本喝完了。然后我发现中山公园的喷泉饮水机没有水, 显然因为冬天怕冻
坏管道被关水。

我必须补充饮用水, 可以在唐人街用粮票买瓶装饮料, 也可以去附近一个避难所打饮水
机的水, 还可以从公厕接自来水喝。

我的头疼从两三点开始, 到七八点达到最重, 然后开始减轻, 到次日七八点基本消失。

在昨天下午七点时, 我的头疼渐重, 又要补充饮用水, 于是放弃在中山公园睡椅子的想
法, 改为去附近的避难所住宿。

这个避难所与去年夏天我住的中城避难所不同, 它声称每个人最多只能住七天, 只供过
夜, 入住不安检, 但次日早上七点前必须携带自己的全部物品离开。

我当夜入住, 洗澡。

三四五楼是宿舍。三四楼男的, 五楼女的。我住三楼。总共大约150-200人住宿。

我住的三楼是36个上下铺, 住满73人, 72人睡床, 一个人睡地板。上下铺都没有梯子,
住上铺的人自己想办法爬上去。我住上铺。住避难所的人主要是中老年人, 都身手矫健
, 爬床不成问题。

三楼的73个流浪汉, 基本上都是40-65岁, 个别人年轻些, 或更老些。按肤色分, 大约
三四成白, 六七成黑, 只有个别人是纯白人, 没有纯黑人。其中亚洲人, 只有两个, 一
个是我, 另一个是70岁华男。

我和这个70岁华男交谈, 他说客家话和白话, 拒绝告诉我家乡哪里, 但告诉我他来这里
住因为申请公房很难很慢。

次日早餐时, 见另一个华男面孔, 65岁, 我估计他昨夜住四楼。早餐时还有一个65岁华
妇, 讲白话, 她说她没有住在这里, 只是来吃早饭而已。

昨夜我洗澡, 发现没有正经的肥皂。我向工作人员索取肥皂, 他给我一条大浴巾, 和一
桶两三升装的洗涤剂, 它同时也是洗手池的洗手液, 我就拎着这一大桶洗涤剂去洗澡,
用完归还。

洗完澡, 我查看我的床位, 准备上床睡觉。我查看床上的枕头, 细看是被人用过的, 再
细看, 发现并逮捕, 并捏死了一只床虫。我向其他人告知我发现安排给我的床上有床虫
, 众流浪汉反应激烈。我把床虫给工作人员看, 工作人员表示不愿意看, 说那可能不是
床虫。

然后工作人员说那套褥具是昨晚别人睡过的, 说我发现是别人用过的床具, 就不应该用
, 而应该向他索取一套新的, 然后他拿了一套新的褥具给我。我则表示迟疑, 因为枕头
上有床虫, 说明床垫上也会有, 并非只换褥具可解决。

几个流浪汉过来查看我捏死的枕头上的床虫。然后我又查看了一下一端的床单床罩, 果
然又发现了两只床虫, 并捏死。

我问工作人员我不想睡这个床, 我睡地板可不可以? 工作人员说不能睡地板。我这时
就在考虑当夜不住了, 反正我也洗完澡了, 我也灌了七百毫升饮用水了, 我当晚去附近
公园睡椅子毫无压力。

在这几秒钟我正在决定撤离时, 两个50岁黑男流浪汉自告奋勇, 说不用我插手, 他俩要
为我解决这床虫问题。我疑惑的问, 你们能解决床垫上的床虫吗? 他俩说能, 他俩为
我包办。

俩黑人越过不作为的工作人员, 在工作人员不阻挡的情况下, 强行从储藏室取来一个垃
圾袋和一瓶床虫喷剂, 把我床上所有布料毯子取下装入垃圾袋, 放在楼道里。然后把床
垫搬到楼道里准备喷药。这时工作人员正在电话里请示上级, 电话里一个女声指示工作
人员, 不能在楼道里给床垫
喷药, 因为楼道里没有通风系统, 而要把床垫搬到二楼某处喷药, 于是两个黑男把我的
床垫搬去二楼喷药, 十分钟后把床垫搬回放回我床上。我嗅了嗅床垫上的药味, 对这两
个流浪汉树大拇指表示感谢。

这时, 十米外一个40岁黑男说他床上也有床虫。我说把抓到的床虫给我看看。他说已经
被他捏死了扔了。 我问他怎么捏死的, 他向我演示说就用两个手指用力捏。我说这样
不可能捏死。他说他确实抓到了床虫, 说他给旁边一个下铺的50岁西班牙人看过了。那
个50岁西班牙人向我点头表示他确实目睹了那只床虫。我说如果有一只, 一定有第二只
, 因为不可能只有一只, 叫他们继续找床虫。

40岁黑男说刚刚换了一套新的褥具, 我说光换褥具没用因为床垫上也会有。然后刚才帮
我给床垫喷药的两个黑男继续和40岁黑男讨论, 没给他搬床垫, 但把他的床垫褥具在原
位喷药。

我回来整理我的床, 发现工作人员发给我的新的枕套上有一只床虫。我对周围的流浪汉
们说新的枕套上有床虫, 并拿过去给工作人员看, 并给两个正在给40岁黑男打药的两个
黑男看。一个黑男试图用错误方法捏死床虫, 我则教他正确的方法: 用两个指甲夹死,
而不是用手指捏死。

我捏死它时, 发现它的肚子里没有血。旁观的工作人员说这个不是床虫而是苍蝇。我说
是床虫。帮打药的黑男流浪汉也同意是床虫。

对于我说的新枕套上也有床虫, 我远远听到工作人员向帮打药的黑男流浪汉辩解说, 因
为我曾把自己的衣服放在有床虫的褥具上, 然后把粘了床虫的衣服放在我的行李车上,
然后把他发给我的新的褥具也暂放在行李车上, 所以他发的新的褥具上有床虫, 是因为
被我的有床虫的衣物污染的。

我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但我不想去参与讨论。我认为我捏死的新枕套上的床虫肚子里没
血, 所以不是原来的昨天被人睡过的床上的床虫, 而是被在仓库储藏多日的新褥具上的
床虫, 肚子里没血说明很多天没吸血了。

然后睡觉, 到次日六点半多起床。

床虫的事情说明工作人员不关心。但有少数流浪汉积极关注, 积极采取措施, 但因为水
平有限, 战果少。

同住三楼的这73个流浪汉, 给我印象都很好相处, 要么像聋哑人一样不表态也不滋事,
要么就是十分热情, 很会说话, 言行十分得体。

早上八点开始吃早餐。约200人吃早餐, 其中二三十个女的。餐厅65个座位, 分成几批
吃早餐。

女人住在五楼, 也是以中老年为主, 三四成黑, 六七成白。值得注意的, 其中有一个四
五十岁的华裔面孔的妇女, 不一定是中国人, 也可能是韩日越人。我和她同搭电梯, 她
对我完全不睬。

男流浪汉一般都很好相处, 女的则显得傲慢。比如吃早餐女的最先去吃, 她们普遍吃的
很慢, 无视后面还有无数人排队等着进餐厅。比如这个华人面孔的妇女, 到我8:45吃完
离开时, 她仍然在餐厅里慢慢地吃。200人排队吃早餐, 我排在第125位。这个华裔面孔
妇女, 第一批进去吃, 无视后面排队等座位的人, 极其慢地吃, 这应该视为无礼行为。

在女"流浪者"中, 有一个貌似22岁的超级漂亮的白妞, 她和两个同龄的类似
印度人的女
人是一起的, 可能是同学同事关系, 令我联想那两个印度女可能是留学人员。不知道她
们是否昨夜在避难所过夜, 因为我只见她们吃早餐。

早上九点避难所关门, 大家四散离去。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6 回复 qxw66 2019-4-18 13:24
这么快活,偶也要去。。
2 回复 john71 2019-4-19 10:19
qxw66: 这么快活,偶也要去。。
bedbug 咬死你
2 回复 qxw66 2019-4-19 10:33
john71: bedbug 咬死你
不管了,为了22岁的超级漂亮的白妞。。。
2 回复 john71 2019-4-19 10:40
qxw66: 不管了,为了22岁的超级漂亮的白妞。。。
22岁的超级漂亮的白妞有爱死病肿么办呢
3 回复 qxw66 2019-4-19 11:03
john71: 22岁的超级漂亮的白妞有爱死病肿么办呢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10:1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