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金链断裂与产业链缺环导致逆向“圈地”与自然经济方式的回归

作者:婆娑男  于 2009-5-23 05:4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其它日志

金融危机以来,不少人群为了避免因为过度市场分工以及应对失业的可怕前景,纷纷回归或者购买农地并迁移至乡间,重新过上了资本主义大分工、大协作之前的那种类似“男耕女织”的所谓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这种似乎逆历史潮流而动、重新逆向“圈地”回归田园牧歌式的生活,现在有成了不少人的梦想境地或者现实出路。因为独立性的原因和金钱上的困境,没有农场或牧场的人们也开始在自家的后院前庭植树种菜,从而和市场的联系减少了。对市场流通异常敏感的、处于市场链条的其它扶助性环节上的产业及其企业家因而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对其利益的现实威胁。
 
(大公网)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追随“吃土粮”的潮流,在白宫草坪开辟有机菜园的计划,引起美国农业游说团体反击。该团体促请米歇尔考虑使用适当的“作物保护产品”。

  米歇尔3月20日与华盛顿的小学生一起启动在白宫种菜的计划。她的举动等同将自己列为正在壮大的“吃土粮”运动参与者。

  参与该运动的人会在家自己种蔬果,又或者尝试只购买本地生产的食品。有机耕种则致力促进土壤健康,这即是说她不能使用化学产品来对付害虫或加速收成。

  米歇尔开辟自家菜园不久,就收到由美国中部作物生命协会(MACA)寄来的一封用字审慎的信。该团体代表生产美国“传统”农业支撑物杀虫剂及肥料的公司。

  这封信祝贺米歇尔“认定农业在美国的重要性”。农业是美国最大行业,带来两成的国内生产总值,直接或间接雇用2200万人。该信没有用上“有机”、甚至“杀虫剂”或“肥料”等字词,而强调农民在技术进步的帮助下,在防止土壤侵蚀及促进丰收所扮演的角色。这些技术令一英亩地在一季可以生产近20吨草莓或11万个生菜。

  信中写道:“如果美国人仍需自行种植,以支持家庭在基本食物及纤维的需要,美国还会在科学、通讯、教育、医学、运输及艺术等方面领风骚吗?” (大公网)
 
当然,这种信息交流和舆论表达有助于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的沟通和理解。但是当以金钱标签来表达的一切所有物件与项目之价值在人们心理上已经是可有可无时候,流动资金的匮乏更将人们逼上梁山, 重新拾起早已丢掉的不需要金钱的日子,过起实实在在的自然生活。假如高级资本主义金融产业不能尽快出台并且厉行一套行之有效的自律规范,而使得目前的这种被迫流行的彼此孤立的、物物交换式的自然主义重新根植于人类的心田,人类有可能经由一小撮自由过度的的投机家而丧失迄今为止所取得的物质社会生活上已有的巨大自由度。
 
但即使没有这种金融危机的发生,其他地方崇尚自然主义与集体生活的人类社会,早已经开始融合小农生活方式和资本生产方式。中新网4月9日电 香港《文汇报》刊出文章,介绍了一名对共产主义理想有共鸣的日本养鸡农,通过农业经营团体如何将养鸡法与他的农本主义、大自然人思想、社会革命、幸福理想结合在一起。文章摘录如下:

日本战后物质匮乏,农产品单一,作为主食的大米需要依靠进口,鸡蛋为高级营养品。

上世纪五十年代,一位养鸡能手山岸己代藏(1901-1961)提出“一粒米都不要进口就能吃饱的好方法”,他使用鸡粪肥土,促进稻米增产,将稻米屑、米糠、作物的茎、叶等不要的部分作为鸡饲料循环,称为“动物、植物、人类整体循环农业法”。

山岸年轻时热衷于探究真理,对共产主义理想有共鸣,不愿将自己的独特的养鸡技术成为谋取个人私利和暴富的手段,正好此时一位叫和田义一的政府农业技术改良人员正在摸索粮食增产法,在全国各地调查,立即请山岸己代藏到农协举办讲座;1953年成立“山岸式养鸡普及会”,1956年,在京都光明寺举办“山岸主义特别讲习会”,将养鸡法与他的农本主义、大自然人思想、社会革命、幸福理想结合在一起。

生活一体化 经营一体化

1958年山岸与他的志同道合者20多人一起,变卖所有的家产,以三重县伊贺市春日山开拓了第一块“实显地”,意为“山岸理念实践精神的显示”,创立了“生活一体化,经营一体化”的独特的“农业公社”生活模式,强调大自然与人类的和谐,用自己的双手创造物质财富,消灭私有、铲除私欲、各尽所能,各取所需。

其后,“实显地”发展迅猛,除了在日本本土南至九州岛、北到北海道39个“实显地”村落之外,在美国、瑞士、澳大利亚、巴西、韩国、泰国六国有“实显地”,“实显地幸福村”的会员称为“村民”,人数达十万之众,进入山岸会,会员的生、老、病、死、衣、食、住、行皆可无忧。他们有自己的集体公墓。今天,山岸会已成为日本国内最大的多种经营农业组合会。

山岸会生产和生活资料全部公有,村民共有“一只钱包”,没有官位,人人平等,各尽其才,各显其能,不计报酬,不计名利得失。

山岸会以农业为主,牧业、养殖、乳制品、肉类、蔬菜、水果、木材加工、有机肥料制造、建筑、运输为主,在日本国内和国际市场都颇具影响。

在世界范围内对倡导所谓 “国际产业分工”的全球化的反抗,也使得许多第三世界国家的有识之士甚至“无识之士”陷入深思与辩论。例如这一“国际产业分工”的理论之一的所谓“比较优势理论”,将中国变成高污染、低附加的所谓超级“加工厂”,将印度变成边际技术和低就业的世界软件“办公室”,而且让其他国家成为单一出产的所谓“香蕉共和国”或者原油进口国。它们的经济都单一了,其结果就是它们要依靠西方尤其是美国了。美国就用在国内补贴自己已经产业化了的大农业、因而用低价倾销方式打垮其它国家的农业,使之不能不反过来严重依赖美国。但是当美国发生金融危机、自身面临资金链断裂而回笼资本时,留给其它国家的是什么呢?是赤民遍地,是赤地千里!就像用人工心肺机硬套在一个健康人身上来代替他本身的心肺功能与循环系统。一旦断电或出现机械故障,那这个原本健康的人除了一死,别无出路。

最近有一个印度青年拍摄了一个小小的录像,展示了一个北方贫瘠山区的农业现状和人口流失的困境。当境外资本主动提供所谓“高产”种子(实际上是控制农业链条的第一环),用以强制兜售有关作物生长周期所有的各种化肥和其他商品的时候,就使得当地的农民丧失了自己的自由,而被绑在资本的战车之上了。这反而连当初的“自给自足”的闲适与自在都会彻底丧失。而世界贸易,则经历了一系列金融、军事与政治方面的干扰与扭曲以后,完全丧失了其原本含义: 互通有无,自由贸易。你需要却没有的,我要么囤积居奇、要么坚决不卖;而我想卖而你已经有的,我要破坏你现有的,然后我就人工地造成你的需求。一双耐克鞋的加工费收入,中国污染了环境戕害了国人,但仅仅得其120美元中的一美元,其它全归了美国人,然后那整个120美元还算作是中国的“出口金额”。正所谓“中国GDP,美国利润”。中国这个给美国公司打工的“收银员”,却因为替老美在柜上收钱,而让中国人自己承担了“有钱”的恶名。典型的“表面数字给你,实际收入归我”。明明是“中国组装”,硬要说成是“中国制造”。

现在正好是应该彻底清醒的时候了。我们要保存自己传统的自然种子,像袁隆平(袁隆平:挑战亩产1500公斤有信心90岁之前完成 )那样去用中国方式研究自然的高产方式,拒绝和那些只是有意兜售国外“大农业”产业链上下游各种化工产品的的资本大鳄打交道。丰富自身的产业种类和环保型的研究方式,保持增长、保证安宁、保卫独立、保护自由,无论是对国家,还是为个人。 莫不如此。如果极端化了的金融资本主义的本质仍然摆脱不了“以己为天下任”、用大分工方式将广大国家和民众进行实际上的现代“奴化”,那么它会从反面再次证明马克思理论仍有相当的社会意义。人们会用现代方式对自给自足生活的回归,来打碎束缚现代人身上的金融“锁链”。 失去“锁链”的人们,是自由地在绿色的大自然中徜徉,还是重新以别的什么方式又被再行“锁”进土地里,这就非本文所能逆料,也并非本文所讨论的主题。

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9 03:4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