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父亲 (17)

作者:huihuier  于 2009-9-8 15:2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其它日志|已有5评论

 

父亲的状况已经不能用身体虚弱、或者肤色灰白表示,只能在心里掐算、估摸:还能捱多久?

近来的夜里,父亲常常是在半是迷离半是恍惚的烦燥中,自己拔掉身上的输液针头,次日清醒后却全然不知,护士在他全身已经很难找到可以扎针的地方。

每天的重新扎针输液,于我,于母亲,都是一次巨大的心理折磨,护士的针头扎进去,抽出来,再扎进去,抽出来,….反反复复,父亲疼痛难熬,与其说是呻吟,还不如说是另一种方式压抑的低声哭泣,胳膊上已经没有下针的地方,换在脚上,父亲一只手捶打着床沿,一只手拍打着自己的额头啊,啊,啊的不住的呻吟或者说是哭,一个连哭的力气都没有的男人发出的哀叹鸣叫!

啊,啊,啊…..

我退出房,躲在门后,藏身于楼道,却忍不住推开一道门缝,屏住呼吸、探着身子往里望着,父亲声如哀雁低鸣,我的心似揉捏成一团废弃的卫生纸,龟缩在黑暗、污浊的角落也在低声的哭,隔着护士的背影看得到父亲的手拍打着自己的额头,啪、啪、啪,一起一落。

,啊,啊…..那是父亲哀叹的哭泣,是父亲对生命的绝望和放弃。

我躲着,缩着,想把自己的躯体压缩成空无,躲避这生的残忍。我的手攥捏成拳头,手心盛满汗,强行堵住嘴,牙咬着手背,还是往里望着、望着,泪水溢满眼眶….生命、活着,在这样的时刻,于父亲是太残酷,于活着的人来说亦是难以承受的黑暗阴影,我不知道母亲是如何天天面对这样迷乱灰暗的震撼?

我不忍问。而我自己,是难以忍受这样黑色的刺激。

我无法忍受、承认,我心底那一座厚重、深沉的父爱大山,我心中永恒的依靠,那曾经强壮如山的男人,会发出如此悲凉的哀鸣和哭泣!是对生命的渴望、执着、留恋?还是对活着的忿怒、厌倦?

生命究竟是什么?活着又是为什么?人类究竟应该如何看待生命,看待活着?

空灵的天地间,万般皆会归于虚无,归于永恒的虚无,生生死死,死死生生,一茬复一茬,人生人死,大千世界谁能例外!既然最终的回归是虚,是无,是飘飘渺渺,是不知道,那么,…….那么…….放手吧,让一切归于原始寂寞的平静和美丽。

爸爸,放手吧,不要纠结于这一生的拥有,生命,这一刻,于你是太残酷了。于不相识的人是无足轻重的,可是,于你的亲人,也是心被蹂躏、撕碎,是无边黑洞的吞噬!爸爸,远离残酷,远离病痛,去所有人最终必要回归的另一个世界,我们会再相逢,走吧,爸爸。

这一夜,我心痛,独自哭了很久。

3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1 回复 jjsummer95 2009-9-8 19:10
懂你。。
1 回复 丹奇 2009-9-8 19:31
你的哀鸣,也是我曾经的乞求。在母亲离去的刹那,竟有了一丝的解脱:母亲不再痛。
1 回复 丹奇 2009-9-8 19:32
虽然就像揪着那个渐渐远行的生命之线
2 回复 rongrongrong 2009-9-8 20:57
1 回复 xqw63 2009-9-11 07:00
文化不同,中国文化在抓没有希望的希望,如果大家都这么想,人离开等于进入天堂,也许对即将离去和存活的人来说,是个解脱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5 04:1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