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推理小说——别敲死神的门(五十五)打破惊世骇俗的杀人阴谋 ...

作者:玉面狐  于 2013-3-11 21:4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评论

五十五:打破惊世骇俗的杀人阴谋

 

“有件事我还是不明白,既然那个幕后元凶早已打定主意要杀死戴小婵,为什么之前还要煞费苦心地找个打工妹当她的替身呢?先前我们分析他或许还想利用戴小婵筹划着一个大的阴谋,但现在看来,戴小婵死前除了让孙梦伊受了轻伤之外,并没有做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想到了戴小婵这颗“棋子”的死,辰雨不由说。

“是有些奇怪。”文竹也说,“之前幕后元凶煞费苦心地保住戴小婵,绝不会只想让孙梦伊受轻伤这么简单。所以,我认为,暂时留下戴小婵,定然说明她在某些方面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老大说的对!”听了文竹的分析,我忽然想到了从何蕾那里套问来的答案,“至少有一点,就只有戴小婵一个人能办得到!”

“哪一点?”辰雨忙问。

“弄到多余的戏服!”我肯定的说。

“多余的戏服?你的意思是?”听了我的话,辰雨有些疑惑。

“戏服的事我问过何蕾了,她说像‘奥菲莉娅’、‘乔特鲁德’这样主要角色的戏装,剧组里就只有一套,没有多余的。但我们知道,这两个角色的戏服现在至少都有两套!孙梦伊身上那件乔特鲁德戏服和戴小婵身上那件奥菲莉娅戏服都是多出来的!”我说。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戴小婵又怎么会弄到多余的戏服?”辰雨又问。

“因为本次演出的赞助商就是她的丈夫刘斌!”我说。

此刻,辰雨终于恍然大悟,“我记起来了!演出的时候,她丈夫还被请到了贵宾席上!”

“没错,”我点点头,“何蕾还说,刘斌经营的华美艺术有限公司的经营项目之一就是演出服和戏装,因为和赵校长有些沾亲带故,所以多年来一直是我们学校各类演出的主要赞助商;还有,他和戴小婵也是在学校某此演出的时候认识的,之后不久就结婚了。尽管他们夫妻的感情已经恶化,但戴小婵毕竟还是华美艺术公司的老板娘,弄两套多余的演出服对她来说应该还不是件难事。”

“可问题是……她为什么要找来两套多余的演出服?它究竟能起到什么作用?”辰雨提出了心中的疑问。

“我想,应该还是和孙梦伊有关!”文竹的语气中带着一丝肯定。

“难道目的就是为了把孙梦伊打晕吗?问题似乎没有这么简单,如果单纯只是为了把她打晕,为什么还要煞费苦心地把她弄到移动舞台上去?并且还给她穿上了乔特鲁德的戏服,更套上了绳子?但如果另有其他目的,为什么戴小婵在做完这些之后就离开了?并没有进行下一步的动作?”辰雨也在推测着。

“据我猜测,戴小婵的离开并不代表他们的计划到此结束,或许真正实施计划的人,正是那个幕后元凶,戴小婵所做的不过是事前铺垫而已。”文竹说着她的想法。

“那他究竟会实施什么计划呢?”此时的我依然是一头雾水,光怪陆离的戏服和那根可怕的绳索不停地在我眼前晃动。

“我觉得问题应该还在那根绳子上!凶手想借那根绳子做文章!”文竹的语气听起了很是肯定。

“可那根绳子的绳结确实很松,根本伤不到孙梦伊,而绳子的另一头被固定在了舞台上,应该也造不成什么危害。除非是孙梦伊被吊在移动舞台上,那根绳子才能起到作用。”辰雨很自然的说着,根本没有意识到她的话里隐藏着一个多么可怕的真相。

“肖!你刚才说什么?!”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辰雨的话刚落音,我眼前忽然显现出了孙梦伊穿着乔特鲁德的衣服被吊到移动舞台上的恐怖场景,蓦然,任辉曾说过的一句话也如幽灵般钻入了我的脑海,想到这里,我不禁“呼!”得一下站了起来。

“怎……怎么了?”我突如其来的举动让辰雨感到很是突然。

“我认为你刚才说到的就是真相……”此时我大脑里暗藏着一股冲动,情绪忽然紧张起来,思维也变得没有逻辑,仿佛又回到了我发现孙宏达就是神秘男人的那一刻,“凶手……凶手的目的就是想把孙梦伊吊到移动舞台上,你们想……舞台和戏服本来……本来就是要展示给观众的,而那根绳子又恰恰被固定到了舞台上,那正是将孙梦伊吊起的最好工具!还有……还有任辉最后和孙梦伊说的话,说她即使死了也是乔特鲁德,结果凶手真的就想让孙梦伊戴着乔特鲁德的外表离开这个世界!”

“这……”辰雨简直不敢相信我说的话,“这听起来太不可思议了,凶手真的要制造这样的恐怖场景吗?”

“我知道我的猜测有点大胆,但这是唯一能把这几件东西联系起来的方法。另外,我也想过,那个幕后元凶每次行动都是想让对方致命的,这次应该也不例外。而你刚才也说了,让孙梦伊送命的唯一方法就是将她吊到舞台上!这样一来,不仅杀了孙梦伊,更能制造出意想不到的戏剧效果,最关键的是,凶手还容易趁乱逃脱。”我继续坚持着自己的想法。

“那依照你的看法,凶手应该在孙梦伊被打晕后就将她移到移动舞台上随即将她推下舞台,可实际上他并没有这么做,当我们找到孙梦伊时,她还好好地躺在舞台上。”辰雨依旧提出了疑问。

“我认为是时机未到。我一直有个直觉,感觉这个幕后元凶的做事风格像极了任辉,外表温吞,内心阴郁,有文学思维,有暗黑作案心理,喜欢玩一些残忍而又花样别出的杀人游戏,并喜欢追求死亡细节。《哈姆雷特》里的乔特鲁德是在戏剧结尾时误喝毒酒而死,所以,凶手应该也会选择那样的时机将孙梦伊推下舞台!”我分析道。

“难道说……难道说当我们走上移动舞台的时候,凶手就躲在一旁,随时等待着乔特鲁德死亡时刻的到来?”辰雨的猜测充满了恐怖,让我们不禁都感到有些后怕。

“不会。”文竹倒是回答的斩钉截铁,“如果凶手只是等在舞台上,那戴小婵的死怎么解释?按照时间来推算,戴小婵应该是挣脱开凌子跑走后,紧接着就被凶手杀死了,而后被移尸到花坛,还被拍下了照片。你们找到孙梦伊的时候,正是凶手杀人移尸的时候,他又怎么会出现在舞台上?除非他有分身术。”

“会不会还有帮凶?”辰雨试探性的问。

“我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大。假如还有帮凶的话,不过也是颗“棋子”,凶手难道放心让“棋子”灭口另一颗“棋子”?另外,如果我们的推测正确,凶手的最终目的是想让孙梦伊吊死在移动舞台上,那依照他的犯罪心理而言,定然会自己亲自完成完成这一‘壮举’,而不是让“棋子”代劳。”我分析道。

“凌子,问你个问题。”文竹忽然插话了,“你和肖到达移动舞台的时候,台上的戏剧表演到哪个情节了?”

“情节?为什么问这个?”文竹的问题让我很是疑惑。

“我有个推测,但需要证实,你好好回忆一下。”文竹有些“卖关子”。

“应该是‘哈姆雷特’和‘雷欧提斯’在决斗,我记得之前剧组的人还让何蕾去找二人的佩剑。”我边回忆边叙述着。

“那‘乔特鲁德’那个时候死了吗?”文竹问的很细致。

“这……真没什么印象了,当时只顾孙梦伊,根本没注意到台上的戏剧。”我有些无奈的说。

“我倒是记得当我们准备把孙梦伊抬出移动舞台时,好像正在上演国王被杀死的部分,当时扮演国王的演员大喊了一声,把我吓了一跳!”辰雨回忆道。

“如果这样的话,那‘乔特鲁德’就已经死了,她死在国王之前。”虽然记不起当时的情景,但熟悉故事情节的我还是很快下了结论。

“这样就对了,你们作为当局者,或许还有些糊涂,但我一个旁观者已经看得很清楚了,事情的真相应该是……你们打乱了凶手的计划!”文竹语气笃定地说着。

“我们?!”

“我们打乱了凶手计划?!”

文竹的话让我和辰雨很是吃惊。

“凌子,你因为知道了孙宏达的秘密,也担心孙梦伊会有危险,便打算在戏剧结束后第一时间就再次对她进行劝告。所以,当你看见穿着‘奥菲莉娅’戏装的戴小婵时,就误以为是孙梦伊,因此就急忙追了上去。”文竹开始分析我的经历和心理。

“没错,是这样。”我表示认同。

“然而,之后你意外地发现穿着戏装的人并非孙梦伊而像戴小婵,所以你很自然地开始担心孙梦伊的安危,进而和肖一起寻找她,直到在移动舞台上发现了已经昏迷的孙梦伊。”文竹继续说着。

“那这和凶手的计划有什么关系?”直到此刻,我依旧没有弄懂文竹的意思。

“有很大的关系!”文竹肯定的说,“依照你的思维而言,做这一切事情都是非常自然的,甚至是水到渠成的;而对那个策划杀害孙梦伊的凶手来说,确是天大的意外!”

“意外?!”我更加疑惑了。

“是的,就是意外!依照你和肖刚才的分析,凶手最初的计划应该就是首先通过戴小婵将孙梦伊打晕后放置到移动舞台上,并穿上多出的那套‘乔特鲁德’的戏装,进而固定好绳子,做完这一切后,戴小婵就可以穿上另外一套‘奥菲莉娅’戏装,堂而皇之以孙梦伊的身份离开小剧场。因为当时孙梦伊的戏份已经结束,她离场是很自然的事情。加上当时剧场灯光昏暗,没有人会注意到离场的人究竟是谁。另外,戴小婵已经算是个‘已死的人’,也不能让别人看见她真实的面目,她身上的戏装就成了最好的掩护,作用一举两得。”文竹开始推测她认为的真相。

“应该就是这样,如此一来,也终于可以解释那两套多余戏装的作用。”辰雨也忍不住说。

“另外,从戴小婵的死亡时间来看。凶手肯定计划着在综合楼侧面的楼梯口等待着‘完成任务’的戴小婵,实行灭口,进而移尸、拍照。然后,再秘密前去移动舞台,等待着戏剧中‘乔特鲁德’死亡的那一刻,将孙梦伊推出舞台,完成他的‘杀人壮举’,然后趁乱从阳台逃脱。”文竹继续说着。

“你的意思是……我们……”我忽然明白了文竹话里的意思。

“没错,你首先发现了假扮孙梦伊准备逃离的戴小婵,使她暴露了自己的行踪,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戴小婵遇见你那么害怕的原因。但这仅是个小插曲,仅凭这一点还不能破坏凶手的计划。最重要的是你和肖寻找孙梦伊的举动最终使你们比凶手更早一步到了移动舞台,使他无法按照原定时间实施杀人计划。接着,老陆和老洛接连赶到了综合楼,凶手就完全失去了向孙梦伊下手的机会。因此我说,是你们打乱了凶手的杀人计划,也救了孙梦伊一命!”文竹完成了她的推理。

“我的天……”我已经记不清这三个字已经是第几次从我们的嘴里冒出来了,只是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无力,仿佛就像踩在棉花上一般,眩晕的感觉也从未停止过,“难道……难道真的是我和肖在无意中阻挡了一场悲剧?”我不可思议的回想着文竹的推理,大脑里忽然浮现出了孙梦伊穿着‘乔特鲁德’的衣服被吊在移动舞台上的场景,如果我没有注意到企图离开的戴小婵,如果我注意到了而没有去追她,如果我追上她了却没有发现她不是孙梦伊,如果发现她不是孙梦伊了而没有想到孙梦伊正在面对危险,如果想到了而没有去找她,如果去找她了而没有发现她,那结果……

太多的假设在我的大脑中迅速跳过,我不敢想象,如果没有我和肖所作的一切,被吊死的孙梦伊的尸体就会在戏剧即将到达尾声的时候突然出现在剧场观众的面前,那将会是一个怎样令人毛骨悚然的场景,又会在小剧场里导致怎样恐慌混乱的局面……

此刻,我不禁又一次的想象,能策划出如此诡异恐怖杀人场景并打算将之付诸实施的人,又是怎样的人?而这一切,更是超出了我的思维范畴,我只感到了彻骨的冰冷在我身体中久久不能散去……

不觉间,宿舍的门“吱呀”一声被猛地推开了,“你们……你们看见校园吧里的帖子了吗?!太可怕了!”进来的是满脸恐慌的邹玲玲,还未站定,她就慌忙开口了。

不用我们回答,当她的目光接触到文竹电脑屏幕的瞬间,就找到答案了,“看来你们也知道了,真是太恐怖了!”

直到此时,我们才惊觉,整个公寓的二层早已乱作了一团,女生们都来回在宿舍之间胡跑乱窜着,每个人都在谈论那则可怕的帖子。不用想,混乱的绝不止整个二层,我相信整座公寓,甚至整个校园都已经开始沸腾了。

果然,没过几分钟,洛枫和云剑先后打来电话,主题皆是那则帖子,并告诉说男生那边也早已炸开了锅。

周遭的纷乱让我的内心愈加不安,死亡事件的波澜越来越剧烈,而那个幕后凶手似乎也越来越疯狂,今后还会发生怎样恐怖可怕的事?孙梦伊暂时逃过了一劫,危险还会再次降临吗?这一切都是未知数。

思绪间,手机铃声再次响起,这已经是我第无数次拿起手机。这次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我依然熟悉:何蕾。

“凌子,你睡醒了吗?”出乎我的意料,何蕾并没有像其他女生那样风风火火地谈论帖子,而是有些怯生生的询问。

“已经醒了,有事吗蕾蕾?”我也很客气的回答。

“这……真是不好意思……可能……可能又要麻烦你们……”何蕾一反往日的快人快语,吞吞吐吐的说到。

直觉再次光顾了我,何蕾的电话应该和孙梦伊有关!是她想通了?打算报案了?可这应该和我们无关,怎么又会麻烦到我们呢?或者她是想让我们代替她去报案?一连串的问号接连升起,我无暇去想,便爽快的答应着,“蕾蕾,有什么事就说吧,不用这么客气!”

“唉,”何蕾先是叹了口气,“网上的视频,梦伊知道了,之后就一直在哭,我们都没有办法。”

“网上的视频?”何蕾的话让我先是有些疑惑,而后猛地警醒了过来,经过这么多事,我差点忘了性爱视频里的男主角就是孙梦伊死去的男友!而女主角却是另外一个女人!

先是承受着前男友的憎恨,又经历了男友的死亡,紧接着又受到了死亡事件的惊吓,最终自己也遭遇了毒手,而如今,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还要面对男友生前和别人偷情的现实,想到这里,我不由一阵阵的心酸,却也不知该怎么对何蕾说,“梦伊肯定接受不了吧,你们……你们好好劝劝她。”

“凌子,我们都没有办法了,梦伊刚才说想见你们,能麻烦你们再来医院一趟吗?真是不好意思,你们一夜没睡,现在还要……”何蕾有些为难的提着要求。

“没关系蕾蕾,我们现在就过去。”没等何蕾说完客套话,我就赶忙答应了。既然孙梦伊想见我们,想必认为我们能带给她慰藉,如果我们真能让她心里好过一点,也是对我们最大的安慰了。

 

下午四点四十二分        校医院孙梦伊病房

“你们谈,我先出去了。”看着我们一行来到了病房,何蕾似乎松了口气,赶忙退出了病房。或许她是在无力应对孙梦伊的伤痛了。

病房里很安静,我看见孙梦伊娇小的身躯颤抖地蜷缩在病床上,原本美丽的面容早已变得苍白不堪,一颗一颗的泪水无声地从脸颊滑落,一双雾蒙蒙眼睛空洞的看着前方。

“梦伊,”我小心地走上前去。此时的孙梦伊就像一尊美丽的但随时都有可能破碎的瓷娃娃,必须小心的呵护着,才能保证不再让她继续受伤。

“凌雪……”孙梦伊抬头看了看我,艰难的从喉咙里发出了声音。

“事情……都过去了,秦川他不值得你爱……再说……现在他和戴小婵也都不在了……你别太伤心了,总有一天你会……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我无奈地说着这些“公式性”的安慰话,但我知道这些话何蕾她们肯定已经说了无数遍,不会再对孙梦伊产生任何效用。

“凌雪……你别说了。”孙梦伊虚弱地打断了我,“我其实……早就知道秦川不值得我爱,也知道他一直和戴小婵不清不楚的,但……但我没想到,他们居然到了这种地步……”孙梦伊拼命的咬着嘴唇,让自己保持着最后的自尊和镇定,“你说得对,都是已死的人,我不计较,不难过,不伤心……”孙梦伊的声音愈发颤抖,最终,不争气的眼泪还是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此刻的我,不敢再多说什么,只是无奈地看着身边的文竹和辰雨,轻叹了口气。而她们看起来,似乎也没有更好的方法让孙梦伊停止哭泣。我们三个只得无助的站在更加无助的孙梦伊身旁,静静的陪着她,希望她哭泣之后,心里的难过会得到些许的释放。

不知过了多久,孙梦伊终于安静了下来,而她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却又出乎了我们的意料,“其实……其实我告诉蕾蕾说想见你们,并不是……并不是寻求安慰的,是想请你们……请你们帮帮我。”孙梦伊亦有些吞吞吐吐的说道。

“没问题,你说吧,需要我们做什么?我们一定尽量帮你。”还没问孙梦伊的请求,我就一口答应了,依她现在的状态,相信没有人会拒绝她的任何请求。

“那请你们……请你们帮我找到我哥哥,可以吗?”孙梦伊有些可怜的说道。

“找到你哥哥?”闻言,我有些惊讶。

“今天凌晨,你们……你们提到我哥哥,我……我当时没有勇气承认,其实……其实你们说的没错,我哥哥确实替那个凶手做过事。”孙梦伊的声音小的可怜。

“那你知道凶手是谁了?就是任辉吗?”我赶忙问到。

“不,我不知道!”孙梦伊赶忙否认,“我没有见过那人,甚至……甚至我哥哥也没见过他!”

“什么?!”辰雨的语气显得难以置信,“既然你哥哥没有见过那人,为什么要替他做事?难道就是因为你哥哥是三年前车祸的肇事者吗?”

“我……我不知道。真的,请你们相信我,我哥哥甚至从没有和我提过这些事,这可能……可能是凶手和他之间的约定,但我……我毕竟是和哥哥最亲近的人,有些事他也瞒不过我,就权当默认了。比如……比如打电话威胁你们,又比如……”说到这里,孙梦伊显得很难开口了,不过最终,她还是说了出来,“又比如……打伤了辰雨……”

“什么??!!你是说……你是说那次在小树林伤我的人……是你哥哥?!”辰雨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讶异的情绪。

原来孙宏达就是那个午夜校园中的隐形人!!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4 回复 羽化成蝶 2013-3-20 10:59
这问小狐狸,你可真不着急,我都快淡忘了,你这又出来了, 还得回头去看,连不上啊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3-2-2 23:4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