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第二回、驭男九剑(1)

作者:自知无明  于 2013-1-23 21:2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1评论

关键词:武侠, 驭男九剑, 独孤九剑, 华克之传, 令狐狸精

 

“得得得……得得得……”狸精骑在一头枣红色的汗血小毛驴上,心事重重。

“你说丐帮,都TMD穷得要饭了,竟然要花全帮上下五年的‘鸡的屁’来修总舵的办公大楼。”

“这年头,哪个帮派不搞大工程?少林、嵩山、武当还有咱们峨嵋自己,不都把寺庙道观修得跟黑宫似的。”

“这里头不光是面子问题,还是帮主及其亲戚、爪牙发财问题。唉,只可惜受苦的便是我们这些可怜的小帮众了!”

“这个工程不可谓不大,谁都知道是块大肥肉。少林、武当、嵩山、恒山等等各派都想吃。据说嵩山派因为资质不够,已经失去投标资格。却不知其他各派都施些什么手段,还不就是托关系送礼、美色诱惑,也没什么新招吧。师父就想靠我一己之力打败华克之,然后迫他把工程包给咱峨嵋派。”

“这可能吗?这可能吗?这可能吗?华克之武功如此高深莫测,蛋定道长、正经大师加上师父你,你们三个老家伙合伙也没打赢他。姐儿是武学末进好不好?要打败华克之,谈何容易!哼!”

“传我这么九招破剑法姐儿就可以赢了?这‘驭男九剑’真靠谱?师父你莫不是在吹NB?”

师父玉箫师太的话不时断断续续在耳边萦绕:“这套剑法叫‘驭男九剑’,乃为师年轻时所创。遥想为师当年,凭此套剑法打遍天下无敌手,神马正经、正经的师父、正经的师爷、正经的祖师爷都是浮云,五招之内绝对拿下。有哪个正常男子不败在为师的剑下!”师父说这话时那满脸得色的神情也便闪现在脑海中。

“我问你既然这套剑法如此厉害,为何你当日不用这套剑法对付华克之?你却说这套剑法有个bug,说什么只有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才可使用,越年轻越漂亮的女孩子使出来威力越大,年老色衰人老珠黄使将出来就平平无奇,云云。”

“又说什么你老之所以输,便是因为年纪大了。我是我们师姐妹中最年轻最漂亮的,其他几人根本没这资质。这后一句话嘛,听着还是蛮顺耳。”

“我说自己没你漂亮,还是请师父你亲自出马用这套剑法打他。你却说什么不可不可,一个二十岁的小男孩,怎会对一个五十岁的老太太感兴趣?”

 “我看是你自己胆怯了。哼!无敌手你麻痹!” 狸精狠狠地朝路边啐了一口唾沫。

“我很想学你的防身绝技,就是正色和尚一掌打不伤你的那种防守绝技。可是你偏偏遮遮掩掩不肯教我。我这次跟华克之交手,凶多吉少。姐儿屎了你就开心了?”

 “从峨眉山下来已经向川北走了七天,离丐帮总舵应该不远了吧?金庸说丐帮总舵在洞庭湖君山岛。自知无明这孙子非要改成四川省仪陇县!不就因为你老家是那儿的么,就TMDJB改。必须强烈鄙视!”

“山路曲曲折折,我这匹千里小毛驴也走走停停,一会儿吃草,一会儿拉屎。你吃了就拉,拉了又吃,做这许多无用功干啥呢?你倒是快点,你酱紫几时才能到呀?离招标截止日还剩下不到七天。七天啊,额的神。”

“你甭说,华克之这小子还不错,武功既高,人也蛮帅。虽然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高帅富,如果换套干净体面的衣服,还凑合拿得出手。能不能包下工程咱不管,能把华克之制服、让他服服帖帖听姐儿吩咐,也不算一件坏事。”

千里汗血小毛驴突然打了一惊,止步不前,胡思乱想的狸精差点栽下驴背。她忙举头一看,只见一个四十来岁的猥琐男挡在路中。那人嘻皮笑脸道:“小妞长得不错嘛。陪大叔谈谈心可好?”

这人看着怎地如此恶心,狸精怒道:“你找屎吗?还不给姐儿滚远点。”

“小丫头脾气还挺大。你要不听话,大叔会很粗鲁的!”

“就你?”狸精斜眼瞧了瞧,见这臭男人身板单薄,不像什么练家子的。

“知道大叔是谁吗?”那臭男人用大拇指一指自己的鼻子道:“大叔就是闻名江湖的色魔独孤求伴。嗯,没吓着你吧?”

“哈哈哈,你真是臭名远扬呢!”

“害怕了吧?颤抖了吧?”

 “可惜姐儿真没听过你的名头,嘿嘿。”

“你!”色魔恼羞成怒道:“小丫头休要猖狂。大叔的兄长,你总听说过吧?”

“你倒是说来听听。”

“大叔的兄长就是剑…………………………败。”色魔把他哥哥的名字一字一顿地说得非常清楚。

狸精心里一惊,她幼时曾听父亲说起过剑魔独孤求败,此人以玄铁重剑以及精妙绝伦的独孤九剑独步天下。于是狸精弱弱地问道:“原来你是剑魔的弟弟,失敬失敬。你也会独孤九剑吗?”

色魔昂然答道:“那是自然。”

狸精不由得心里怦怦直跳,如果能学到独孤九剑,拿下华克之还不是一小块蛋糕?便问道:“大叔你可以教我这套剑法吗?”

色魔打了个响指,道:“OK。只要你让大叔高兴了,别说九剑,十剑百剑大叔也愿意教。”

“你到底会不会呀?什么十剑百剑的。”

“童叟无欺。”

“你背几句口诀我听听。”

“这还不容易么?”色魔于是摇头晃脑地背了起来:“归妹趋无妄,无妄趋同人,同人趋大有。甲转丙,丙转庚,庚转癸。子丑之交,辰巳之交,午未之交。风雷是一变,山泽是一变,水火是一变。乾坤相激,震兑相激,离巽相激。”

“哇塞,像那么回事。”

色魔心中窃喜,道:“瞧你这丫头说的。这套总诀凡三千余字,跟大叔去树林吧,大叔保准倾囊相授。”

“不去。你再耍几招剑法给姐儿瞧瞧。”

“那还不容易,随手就来。看清了,这是破剑式。”色魔将手中长剑挥舞起来,但见他出招快如闪电,根本看不清剑锋,只见到一片银光闪动。

“独孤九剑果然精妙绝伦。”狸精心想,如果自己以峨嵋剑法跟色魔过招的话,定然一败涂地。

“服了吗?走吧!去树林中好好教你。”

“不去。”

“为什么?”

“姐儿对你没赶脚。”

“培养培养就有了,大叔一定叫你欲罢不能。”

狸精的性格跟她师父玉箫师太差不多,喜欢吸引男人的眼球,却讨厌男人的污言秽语,尤其摊上这么个猥琐男。狸精一把拔出佩剑,怒道:“快滚远点,不然……

“不然咋了?”色魔晃了晃手中的长剑道:“想打架么?”

狸精非常害怕,内心相当纠结,正进行着一场异常激烈的史无前例的思想斗争:

“假如跟他过招,独孤九剑天下无敌,自己定然打他不过。如此被色魔侮辱,江湖上一般会认为我是被QJ的,至少我赚一个贞洁的名号。大家茶余饭后说起此事一定会竖起大拇指,称道狸精我为贞洁烈女。尤其是在自知无明这么一部节操都掉光了的书里,姐儿我绝对是鹤立鸡群。呃,不过有一点不好,就怕打斗中被他刺中哑穴,等下爽了都叫不出声。”

“可是如果不比划比划就直接跟他去树林,别人可能会说我喜欢这个猥琐男。那倒罢了,自己喜欢,干别人鸟事?但更可能被人家说成淫荡,跟色魔干柴烈火,落一个大大的骂名,还会被师父赶下峨嵋山。”

“我是打呢还是打呢?我是不打呢还是不打呢?我到底打不打呢?”

“唉,要是有一个既可以当婊子又可以立牌坊的两全其美之策该多好呀!”

色魔看狸精既不动手,也不跟自己走,不免猴急。突然他又想起什么,朝狸精喝道:“小丫头,速速报上名来,本色魔不泡无名之妞。”

此时狸精已打定主意做一个贞洁烈女,也正好试试师父传的“驭男九剑”。她镇定地答道:“姐儿我复姓令狐,名狸精。”

“原来是令狐狸精。小名儿不错,本色魔有兴趣泡你一下。出招吧!”

令狐狸精骑在驴上默想“驭男九剑”的剑招和剑诀。下山前师父刚教她,此套剑法博大精深,她勉强学会,尚不熟练,所以需要想一想。

色魔不知她在耍什么花招,心内猴急,喝道:“快出招!”

令狐狸精被他打乱思路,也怒道:“叫什么叫,你先出招呗!”

色魔很是不屑,轻蔑地道:“小丫头真是见识浅陋!独孤九剑的诀窍就是后发制人,等你出招,我找出你的破绽,然后打败你。你什么时候见过独孤九剑先出招的?”

“哦?酱紫啊。”狸精第一次听说独孤九剑有这么个特点,心下惭愧。她不解地问道:“那我要是不出招呢?”

……”色魔一下愣住了。

“哈哈哈。我不出招你就找不到我的破绽,你就赢不了我。哈哈哈。尼玛的什么破剑法!”

“你你你你,竟敢骂我天下第一的剑法?”

“骂了你又怎样?姐儿就是不出招,木有破绽,木有破绽,木有破绽!”

“小丫头你总不能耍赖吧?”

令狐狸精暗自庆幸,幸好没用“驭男九剑”跟他过招,被他找出破绽还不完蛋了。当下就骑在汗血小毛驴上吟吟浅笑,不时冲色魔做几个鬼脸。

色魔急得抓耳挠腮,自己生平泡妞无数,今日竟然遇到一个不出招的!当年大哥创这套剑法难道就没想到天下也有不出招的对手么?无奈之下,苦苦哀求道:“狸精妹妹,我求你先出招好不好?”

“不好。”

“那你到底还想不想我泡你?”

“不想。”

“可是我想。你就让我做几个俯卧撑吧!”

“谁想谁先出招。”

“可是我这套剑法真的不能先出招。”

“那就回家洗洗睡吧。”

 

色魔真是万般无奈。可是这狸精又让他垂涎欲滴,实在不忍心就此离去,便死乞白赖地挡在路中不让令狐狸精过去。

这回轮到狸精着急了,只有不到七天就到截止日期!可是自己也不能出招啊,咋整?

师父的话又适时地在脑中响起:“神马正经、正经的师父、正经的师爷、正经的祖师爷都是浮云,五招之内绝对拿下。”

狸精心想,如果师父说的是真的,只要色魔打不过正经,我就可以用“驭男九剑”击退色魔。于是她试探道:“喂,色魔童鞋,你跟正经大师交手过吗?”

“你是说少林寺的正经和尚?”

“嗯嗯。”

“算有吧。”

“有就有,木有就木有。你是不是输了不好意思说?”

“我会输给他么?我跟他伯仲之间。”

“我看你是输了。否则还躲躲闪闪、遮遮掩掩干哈?”

“真没输。只是打架的原因不便明言。”

“哈哈。你个色魔还能因为什么跟别人打架?不就是为了女人么?”狸精转念一想,马上改口道:“不对,正经大师是和尚,不会跟你抢女人。”

“屁话,他不抢才怪。” 提到正经色魔就来气,也就不管什么便不便明言。“当初我跟他因为峨嵋山的玉箫师太动起手来,打了两天没分出胜负。”

居然跟师父有关!狸精越发好奇,继续追问道:“后来玉箫师太对谁好一点?”

“好你个头。那骚货创了一路‘驭男九剑’,把我跟正经和尚杀得大败。”

狸精心内窃喜,师父说得没错,还真是她的亲身体验。“你的‘独孤九剑’ 比‘驭男九剑’差这么多啊?”

“也不是差,只是输了。”

“死要面子,差就是差,因为差所以输了。”

“胡说。独孤九剑天下无敌。她的什么‘驭男九剑’是妖术。那骚货知道老子喜欢她,她便又是抛媚眼又是玩儿失踪,搞得老子心烦意乱,一下着了她的道儿。”

狸精心想,师父这套剑法的确是有点那个,尤其是那招“投怀送抱”搞得出招之人跟失足妇女差不多。唉,师父把男人看得太透,玩弄男人还真是有一套。可是为什么现在师父不用这套剑法了呢?便又问色魔道:“要是现在玉箫师太拿‘驭男九剑’跟你打,你能抵挡么?”

“现在她不行了。一个老太太,我怎么会对她有兴趣?对她没兴趣她的剑法就没有威力。”

狸精心想,这就是师父说的bug吧,年纪大了就没威力了。通过跟色魔的对话,狸精验证了师父所言非虚,立即信心百倍。“喂,色魔童鞋,你要不要再尝一尝‘驭男九剑’的厉害?”

“我真的对那个老骚货没兴趣了。”

狸精眼睛眨巴了一下,从明眸中送出一股内力,然后缓缓挺剑刺出。这便是“驭男九剑”第一招“秋波暗送”。这一招源自《九阴真经》中的“移魂大法”功夫,玉箫师太武学资质实在太高,所知非常博杂。虽然她并未看过《九阴真经》,更未习过其中的功夫,她单单凭着自己的想象,便抓住了“移魂大法”的精髓。这一招“秋波暗送”中的移魂是主要的,剑招倒在其次,主要的攻击便来自眼中那股内力。对手如果正好盯着出招之人眼睛看的话,很容易被搞得昏头转向,茫然不知所措。色魔本不是夸口,他的武功跟正经的确不相上下,属当世顶尖高手。但,这一招对他来说太难以抵挡了!当狸精的内力传到色魔眼里的时候,只见他突然两眼发光,神情恍惚,犹如着了魔一样,一动不动站在原地,嘴唇肌肉像被麻痹了一般,一滴口水顺着嘴角流了出来,紧接着手中长剑咣当一声掉在地上,竟毫无招架之力。

纵然色魔令人生厌,狸精却无意伤他,她不过想试试“驭男九剑”的威力,把他赶跑就行。狸精哪里想到,这平平常常的一剑,威力竟然如此巨大!眼见长剑就要刺入色魔的胸口,狸精忙收势撤剑,可是哪里还来得及?狸精吓得把眼睛闭上,心道:“色魔童鞋,我不是故意的!”没有听到色魔的惨叫,只听“啪”的一声脆响,一粒小石子撞在剑上,狸精手腕一麻,长剑“吧唧”一声掉在地上。

“好,太好了!”从树林中转出一个人来,正是狸精的师父玉箫师太。刚才那石子便是玉箫师太用弹指神通弹出,树林离二人尚有十余丈,石子形体虽小,破空之声却异常响劲,最后竟然打掉了狸精的长剑!

狸精吃惊地问道:“师父,你怎么在这里?”

师太答非所问:“这个色魔跟你有点转折亲,还是不要伤了他。”

“可是我根本不识得他。”

“你爹爹不是跟风清扬风老前辈学过独孤九剑么?色魔刚才跟你也提到,他是剑魔的弟弟。”

狸精幼时听爹爹提起过剑魔和独孤九剑,却不知道爹爹居然也会独孤九剑?

色魔还僵在原地。师太用玉箫一戳他肩头,喝道:“喂,醒醒!”

色魔忽觉肩头一痛,揉了揉眼睛,发现玉箫师太站在面前。他吃了一吓,撒腿就跑。玉箫师太也不理会,对狸精道:“对‘驭男九剑’有信心了吧?师父可不是瞎吹的哟。”

“嗯。这套剑法的威力真是匪夷所思。”

“此去丐帮总舵大概还要三天。为师就等你胜利的喜讯了!”

“弟子尽力而为。”

 

三天后的黄昏,狸精独自坐在仪陇县瓦子乡天院寺村小学操场上石头堆砌的乒乓球台之上。跟华克之约定的时间已经过了一个时辰,这叫花子头竟然还没来。是表不准么?亦或叫花子根本就没有表?我骑着千里小毛驴走了十天才来到这里,说不定有时差?我就再等你一等,你要是怕姐儿的“驭男九剑”,就趁早别来了。

这所小学也挺怪,居然只有三间教室,难道你们的小学是三年制?这三间屋还都破破烂烂的,屋后的风竟然穿过墙缝吹到屋前来了。就这个破地方走出去的人,能把自己名字写出来就不错了,又会写啥子小说?漂亮如姐儿这般,自知无明这孙子居然连好听的形容词都没想出一个,想不鄙视你都难。也难怪尼玛文章断断续续发表了十几天,点击率还不到两千,回复率更是屈指可数。要不要狸精脱光了给你赚点点击率外加回复率?你倒是想,姐儿可没那么开放。

“咳。”背后传来一声清咳,狸精吃了一吓,赶紧转身。来人不正是叫花子头华克之么?这小子的轻功端的是匪夷所思,他都到我身后三尺之处,我竟然毫无知觉!他要是点我穴道非礼我,那还不轻而易举?

刚才只看狸精的背影,华克之便知是个小美人儿。待得狸精转过身来,华克之的一颗粗心不由得怦怦直跳。这姑娘虽不如乃师玉箫师太之性感,却又是另一番风味。他咽了一下口水,故作冰冷状,问道:“你就是峨嵋派玉箫师太的关门弟子令狐狸精?”

由于是在丐帮的地盘,华克之今天穿得很是随便。他没有穿丐帮那些破破烂烂、脏兮兮的衣服,而是换了一身干净的青色素袍。狸精也被华克之英俊的外貌所吸引,加之素闻他的威名,心里便也像揣了一只小松鼠一样蹦蹦跳跳个不停。她先镇定了一下,然后答道:“正是。”

“你的武功已经胜过你师父了?”华克之的眼神越来越冷。

“家师武功高深莫测,吾孰与吾师?”

“别给我整古文,OK?数月之前,师太在金瓶似的小山跟华某交过手,难道她没告诉你么?”

“曰了,你赢她。”

“那你还来挑战我,莫非想要鸡蛋碰石头?”

“哼,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

“你有把握赢我?”

“还可以吧。”

“哈哈哈。你凭什么赢我?”看着小美女一本正经的回答,华克之由冷转热,笑了起来。

“别管我怎么赢你。咱打个赌,敢乎?”

“敢乎是啥意思?”

“就是问你敢还是不敢。”

“你觉得我有理由怕你?”

“不要废话。如果你输了,我说什么你须照办。”

“如果不幸你输了呢?”

“嗯。”狸精沉吟了片刻道:“你要怎么都可以,不过就是不许点我的哑穴。”

“你要大呼救命?”

“当然不是,学生都放学了,此地空无一人,嗓子喊哑了也没有用。”

“那为什么不许点哑穴?”

“不许就不许,你这么多废话。”

“你输了的话可由不得你。”

师父说本套剑法的制胜关键在于掌握男人的心理,然后利用自己的表情配合剑法去扰乱敌人心智,做到以智取胜。那华克之现在是什么心理呢?刚开始冷冰冰的,后来又笑了,难道对自己有点意思?他至少对自己不反感吧。狸精想到此处,信心增加不少。

华克之看这小美女突然沉默不语,心想,难道我不答允不点哑穴她生气了?便道:“不点就不点。”

“哦?”狸精心想,我只是一沉吟,他就答应我一个要求,看来他还是蛮在乎我的。那我这“驭男九剑”定可擒他。

她眼睛眨巴一下,从双眸似有似无地射出一股内力,手中的剑却没有随之递出。她没有把“秋波暗送”这招使老,她要看华克之的变化然后再决定接下来用哪招。

华克之突觉一股劲力刺入自己眼睛,而对方分明站在原地未动,心下大骇。“驭男九剑”是玉箫师太二十多岁创的,距今已有三十来年。华克之刚二十来岁,如何知道地球上还有这么一套专门对付男人的剑法?他后退三步,揉揉眼睛,总算回过一点神来,却仍是睡眼惺忪。

狸精看一招不中,长剑挽了个漂亮的剑花,双脚踏着易经的方位轻盈地走了起来。这正是“驭男九剑”的第二招“若即若离”。华克之双眼还未从第一招的移魂大法中完全恢复过来,看到令狐狸精若隐若现,便如身前出现了若干个令狐狸精,有无数把剑朝自己刺来。华克之顿时慌了手脚,降龙掌不知该击向何方。正犹豫间,身上数处穴道一麻,站立不稳,跌倒在地。

令狐狸精吟吟笑道:“华帮主,服了么?”

华克之怒道:“你这啥子妖术,无耻!”

狸精并不生气,把长剑架在华克之的脖子上道:“你输了,须听我的。”

“你要杀就杀,何须废话。”

“哈哈哈。哈哈哈。”

“笑啥子?难道我刚才那句话有笑点?”

 “你想死?”

“死有何惧?二十年后华某又是一条好汉。你的剑在我的脖子上抹下去吧!我要是眨一眨眼便不算好汉。”

“别说什么‘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说不定你投胎变成凤姐了呢。投胎的事还由得你了?”

“凤姐怎么了?去米国洗脚也比我这丐帮帮主强吧?”

狸精收住笑容,严肃地问道:“不开玩笑了。姐儿问你,你有胆儿死,可你有银子死吗?”

“死还要银子?”华克之一脸惊讶。

狸精掰着手指头给华克之粗粗地算了一笔账:“遗体接运、遗体存放、遗体火化、骨灰寄存、骨灰盒哪样不要银子?每具尸体至少一千两。最花钱的还是墓穴,简单一点的墓穴大概要五万两银子,豪华的五十万两… …

华克之听得胆战心惊,顿生一股凄凉之感,这TMD什么世道,想死都不行!连连摇头道:“令狐美女侠,求求你别杀我,我真的死不起,你要我干啥都可以。”

“乖,真乖。”狸精心里却是感谢国家感谢政府让华克之断了死的念头。“你是叫花子头儿,手上总有点权力吧?”

“你要让我干坏事?”华克之一听“权力”二字,便知狸精有过分的要求,遂断然拒绝道:“那是万万不可。”

“当然不是坏事,对你大有裨益。”

“是吗?那请讲。”

“你可以得到百分之十的提成喔,”狸精竖起左手食指,让华克之明白好处是大大的,然后接着说道:“如果你把丐帮总舵办公大楼的工程交给我们峨嵋派。”

“这个我如何做得了主?最终结果由评标委员会定。”

“你是帮主,你给他们打招呼,谁不听就TMD送汉城关起来,看谁敢违抗你的命令?”

“不可不可!绝对不可!我充其量只能管住自己的身体。”

狸精把长剑朝华克之脖子上压了压,锋利的剑刃划破皮肤,渗出浅浅血丝。华克之把头一昂,做视死如归状。

“都说了你死不起,你装什么13?”

“你让我做的我做不到,我又死不起,你说我该咋办?”

……”狸精不信他办不到,嘿嘿冷笑道:“我弄你个终身残废,何如?”

终身残废可比死了还难受,而且终身残废了就没办法赚钱买墓穴。饶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华克之眼中还是不自禁地涌出泪水,不再搭理狸精。

“别TMD装楚楚可怜。一个男人连想死的钱都赚不到,也真是难为你了。我数到三,你还不答应的话,我就赐你个终身残废。”

“一”

华克之一动不动,面无表情。

“二”

华克之一动不动,面无表情。

“三……

华克之一动不动,面无表情。

…………

华克之一动不动,面无表情。

…… …………

华克之一动不动,面无表情。

狸精心内着急,你丫的还不点头,姐儿一口气换不过来,都快憋死了!

“狸精,住手!”玉箫师太从屋顶纵身跳了下来。

 

狸精赶紧收剑入鞘,向师父请罪:“师父,赢是赢了,可这厮就是不答应咱的要求。”

“饶了他吧,他说的也是实情。”师太轻挥玉箫,解开了华克之被封的穴道。华克之站了起来,眼中兀自饱含泪水。

玉箫师太满眼充满爱怜之意,对华克之,也是对狸精说道:“我去丐帮打听了一下,你这个官儿当得也太清了。爱帮众如兄弟,支持帮众的言论自由,不贪,不卖官,不为亲戚朋友谋利益。不过,我赶脚你这官儿当不长久,你好自为之。”

说罢,玉箫师太领着狸精走了,把华克之晾在操场上。

师徒俩共骑一头千里宝驴,狸精在前,玉箫师太在后。师太的胸部实在太过伟大,狸精身子前倾,几乎是伏在驴背上,难受得要命。

未几,师徒二人途径一间客栈。

“天色已晚,咱就在这里住店歇息,明日再说。”玉箫师太说罢跳下驴背,径向店内走去。

狸精终于抬起头来。一看招牌,大吃一惊道:“师父且慢,此是黑店!咱们还是换一家吧?”

“你怎么知道是黑店?”

“店的招牌叫‘恶人谷客栈’,还不是黑店么?”


高兴

感动

同情
1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1 个评论)

3 回复 戴老板 2013-1-25 07:21
我以为是张建良的故事
3 回复 叶慧秀 2013-1-28 00:20
请问,"酱紫啊"是什么意思?
2 回复 自知无明 2013-1-28 00:24
叶慧秀: 请问,"酱紫啊"是什么意思?
“这样子”读快了就是“酱紫”,是小女孩用的。我恬不知耻地用了一回。妹妹见笑了
2 回复 叶慧秀 2013-1-28 00:25
自知无明: “这样子”读快了就是“酱紫”,是小女孩用的。我恬不知耻地用了一回。妹妹见笑了
哈哈,叫姐姐哈!
3 回复 自知无明 2013-1-28 00:28
叶慧秀: 哈哈,叫姐姐哈!
可不能乱叫。先告诉我你多大了?
2 回复 叶慧秀 2013-1-28 00:46
不告诉你!
2 回复 自知无明 2013-1-28 00:54
叶慧秀: 不告诉你!
只好刑讯逼供了,别怪我手下不留情哈。
1 回复 叶慧秀 2013-1-28 01:09
自知无明: 只好刑讯逼供了,别怪我手下不留情哈。
嘻嘻,酱紫哈!使出招数来哈!
2 回复 自知无明 2013-1-28 01:44
叶慧秀: 嘻嘻,酱紫哈!使出招数来哈!
老虎凳、辣椒水,你喜欢哪个?
3 回复 叶慧秀 2013-1-28 01:53
自知无明: 老虎凳、辣椒水,你喜欢哪个?
酱紫哈。不好玩,跑啦。
4 回复 自知无明 2013-1-28 02:30
叶慧秀: 酱紫哈。不好玩,跑啦。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5-10 21:0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