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的一件“小”事

作者:晓晨-Panda  于 2016-10-10 22:0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回忆儿时|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关键词:中国, 南京

在我四岁时,随姥姥来到中国西南的困地区,一个叫日照庄的地方,投奔我那在中学当老的小姨一家。我姥姥是一个出身于旧式大人家有文化的家庭女,人十分随和,是个有名的慈祥胖老太。西南村生活是十分苦的。得,有一次姥姥用胶东话喊我姨夫建友,我立即兴奋姥姥是不是有油吃?太想在南京时经常吃到的()油了。

我的印象中,在,天天就是左手煎,右手大葱地吃。一人一个小板凳,一家人坐在一个装着大的盆。所谓酱,其就是腌制的蔬菜或老菜帮。开始吃了,先将右手中的大葱前端伸到盆里沾上一葱头酱,然后放之口中用力一咬,右手顺势向四点方向用力地一拽。接着,立即将左手中卷成棍状的煎塞入口中,在咬住棍后,左手顺势向八点方向使一扯。然后,就用力咀嚼,慢慢地品了大葱煎了。


为了得到更多食物,每当夏天雨后,姥姥就带着我,挎着篮子拿着长棍,满怀希望地去採路边柳树上的新鲜蘑菇。而我则是期待着在树下挖几只知了,回家烤着吃。时间是个滤波器,只留住了美好的记忆。迄今,对其他艰辛生活的点点记忆,早已模糊了。但对当年发生的一件小事却记忆犹新。记得,一天雨后,我在学校食堂的自留地里玩耍。忽然,在田里的地上发现一片白花花的圆滚大萝卜。我立即兴奋地毫不犹豫地上前起一个大大的萝卜。高高兴兴地抱着大萝卜回家,指望着姥姥夸我能干,并煮锅萝卜汤給全家喝。


高采烈地回到家后,我立即高声地喊道:姥姥,姥姥,你看我到什么了啦?姥姥笑眯眯地接那大白卜,异地我是在那里到的。我就在有很多。姥姥似乎明白了什么,和:你真能干,姥姥去看看,好?致勃勃地拉着姥姥的手一三跳地再次来到地里。兴奋地指着那姥姥,你快看,是不是有很多啊?姥姥哈哈一笑,然后我到一个卜前。蹲下来,指着仍然在松泥中细细:孩子,你看,在地里生呢,它没有掉出来啊。我仔一看,是哦。姥姥看我明白了,就接着:是学校食堂卜,我是不是应该把它送給食堂啊?我不太情愿地点

随姥姥来到了学校食堂,找到了正在忙里忙外的厨师长。姥姥低了声音和厨师长说了几句。我隐隐约约地听到那胖胖乎乎的厨叔叔呵呵地直:没关系,没关系。姥姥却叫他严肃点。然后,那叔叔严肃我以后不拿公家的西。当,我对这位平非常喜我的叔叔批教育心里是有些惧怕的。姥姥立即教我回答:我以后再也不拿了食堂地里的卜了。”听完我的话,就都夸我是个好孩子。完事了,我就若无其事地跑去和其他的厨叔叔玩了。

可是,在回家的路上,我有一点不服气地仰着头问姥姥:如果那卜是真的掉在外面,可不可以拿啊?我姥姥用我从来没有见过严肃口吻:孩子,那个卜是不是我家的啊?我喃喃地答道:不是啊。”“孩子,住,那就不要去碰它!姥姥用少有的金截的口吻道。接着,她又放口气轻轻:子最懂事了,记住了姥姥的话了,是不是?似懂非懂使地点点头。

回到家,我已生的一切。高的是,晚饭时,我居然独享了一个大肉包,而我的表兄弟却只能分享另一个。多年后,我事。我姥姥和妈妈事,但不住细节了。同又肯定地,那是不会二个大肉包子的。我也只是依稀得事经过,但姥姥的一句当年的件小事成了一件""事。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6-12 20:2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