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美国名校校友子女录取还能持续多久?

京港台:2022-7-18 21:56| 来源:纽约时间 | 评论( 2 )  | 我来说几句


美国名校校友子女录取还能持续多久?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在描述即将到来的2025届新生时,耶鲁自夸其学生来自48个州、68个国家和1221所高中。更重要的是,该校去年宣布,班上51%的学生是有色人种。

  然而,尽管耶鲁大学在吹嘘大一新生的多样性,但它仍然坚持一项录取传统,那就是主要有利于白人、有钱、有关系学生的遗产偏好。在新入学的这届学生中,有14%是耶鲁大学毕业生的后代,其他精英院校也采用了这种做法。

  尽管进步的学生、立法者和教育改革家们一直在努力终结这一偏爱,但这一百年传统并没有受到多大影响。许多大学表示,遗产学生巩固了家庭关系和几代人的忠诚。只有少数几所精英大学取消了这种优待。

  然而,遗产录取的做法可能很快就会面临迄今为止最大的考验——而且,它的未来可能与平权法案的未来联系在一起。

  最高法院预计将于今年秋天听取关于哈佛大学和北卡罗来纳大学种族意识招生政策的辩论。如果像许多专家预计的那样,法院终止或取消在选择学生时考虑种族的广泛做法,该裁决可能也会促使重新考虑遗产申请。如果不再允许种族优惠,明确偏袒校友子女的做法将更加难以站得住脚。

  耶鲁大学法学院教授贾斯汀·德赖弗(Justin Driver)说,“如果最高法院取缔平权行动,遗产偏好在这个世界上就不会存在太久了。”德赖弗是最高法院和教育方面的专家,他支持招生时考虑种族因素,称遗产偏好“有点像支持埃隆·马斯克买注定中奖的彩票”。

  世纪基金会(Century Foundation)的一项分析显示,加州大学、乔治亚大学和德州农工大学在受到诉讼和投票活动的压力、要求停止使用平权行动时,都结束了遗产偏好。

  “公平录取学生组织”是一个保守派组织,曾在最高法院对哈佛大学和北卡罗来纳州提起诉讼,并起诉了耶鲁大学。该组织认为,消除校友遗产优惠是帮助实现种族多样性的一种方式,而平权行动具有歧视性。最高法院的一名成员、大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Clarence Thomas)曾公开反对平权法案,并表示他认为,子女偏好和其他因素毒害了录取过程。

  这样的背景让大学在捍卫校友录取时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位置。这个话题是如此敏感,以至于在有子女偏好的重点大学,很少有官员会讨论这些问题。

  利用遗产录取的做法可以追溯到20世纪20年代,当时传统上由富有的新教徒主导的精英大学,开始担心招生名额被犹太人和天主教徒占据。

  使用“子女偏好”策略的学校的确切数量尚不清楚,但Inside Higher Ed在2018年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42%的私立学校(包括美国大多数精英院校)和6%的公立学校使用了这一策略。近年来,只有少数几所精英大学——包括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和阿默斯特大学——放弃了这种偏好。

  许多大学官员认为,对校友的偏好只是选拔过程中的一小部分。但在实际层面上,它们帮助大学管理入学率和预测学费收入。校友子女被称为“遗产”(legacy),如果被录取,他们更有可能入学,这在业内增加了一个被称为“收益”(yield)的因素。

  捐款也是一个因素。“我认为,很多精英和私立学校觉得,他们必须利用校友子女优惠条款作为一种向校友筹款的机制,”布鲁克林的州参议员安德鲁·古纳德斯(Andrew Gounardes)说。他最近发起了一项法案,该法案将在纽约禁止校友子女优惠。

  他的法案遭到了纽约州私立学校协会独立学院和大学委员会(Commission on Independent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的反对,该委员会包括哥伦比亚大学、康奈尔大学等名校。

  今年2月,康涅狄格州的立法者就这一问题举行了听证会,耶鲁大学是表示反对的私立学校之一。耶鲁大学本科生招生主任耶利米·昆兰(Jeremiah Quinlan)在书面证词中称,这项禁令是政府对大学事务的干涉。

  他写道:“选择学生入学的过程,以及聘用教师和决定提供哪些课程的过程,定义了一个校园社区和文化。”

  杜克大学经济学家彼得·阿西迪亚科诺(Peter Arcidiacono)分析了哈佛大学在“学生公平录取”(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一案中公布的数据,发现一个典型的白人校友申请者被录取的可能性会增加五倍。

  他的分析还发现,多年来,遗产申请人获得了更大的优势。虽然被录取的学生中,遗产学生或运动员的比例保持稳定,但符合这些类别的申请人数量几乎没有增长。与此同时,哈佛和其他名校的申请人数大幅增加。

  研究称,即使哈佛取消了对校友子女的偏好,如果考虑种族因素的录取也被取消,那也无法抵消多样性的损失。

  哈佛大学拒绝公布其校友子女入学人数,但哈佛校报对新生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校友子女在去年新生中约占15.5%。阿奇迪亚科诺博士的分析涵盖了数年,发现哈佛大学的校友录取率为14%。

  在很大程度上,遗产招生对校园的确切影响是一个黑匣子。“大学会隐藏他们的数据,”阿奇迪亚科诺博士说。他被学生公平录取组织聘为专家证人。

  其他几所大学的领导也公开为该系统辩护,称它建立了忠诚和一种特殊的纽带。

  杜克大学总统年级学生文森特·普莱斯(Vincent Price)在对教员的讲话中说:“我们是在一个家庭中建立起来的机构——杜克家庭。”他还说,“禁止传统偏好,或禁止考虑任何特定因素的想法是麻烦的。”学生报纸《纪事报》(The Chronicle)今年的一项调查发现,约22%的一年级学生的父母或兄弟姐妹曾就读于杜克大学。

  同意接受《纽约时报》采访的大学官员普遍淡化了校友子女偏好在录取过程中的重要性,并强调一些黑人校友支持这种做法。

  民权运动之后,美国黑人大学毕业率飙升,从1970年到2010年翻了两番。这些黑人毕业生中的许多人的孩子已经准备好去上大学。

  弗吉尼亚大学是一所非常挑剔的公立旗舰学校,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招收黑人学生。该校负责招生的副教务长史蒂夫·法默(Steve Farmer)说,该校有时会额外考虑校友子女,他们在去年的新生和转学生中约占14%。

  法默在接受采访时说,这个话题是在今年的黑人校友会议上提出来的。“我一个接一个地和人交谈,前五个问题中有三个与有色人种学生的遗产录取有关,”法默说。

  “我们有很多朋友的孩子都要上学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法学院讲师桑福德·威廉姆斯(Sanford S. Williams)说,他也是弗吉尼亚大学活跃的黑人校友。“他们会想,‘为什么每次我们能落上点好事的时候,就会被拽走?’”

  威廉姆斯和他的妻子阿纳斯塔西娅·威廉姆斯(Anastasia Williams)博士都拥有弗吉尼亚州的学位,他们的三个孩子也是。他支持对子女的偏好,只要这只是录取过程中的一小部分。

  未来的校友可能会有不同的感觉。

  来自纽约州格罗顿的白人学生罗根·罗伯茨(Logan Roberts)是耶鲁大学第一代大学生组织的负责人。他说,在全国大学蓝调队(Varsity Blues)丑闻发生后,阶级分化成为了焦点。在这起丑闻中,家长被发现试图通过贿赂让自己的孩子进入包括耶鲁在内的精英大学。

  即将升入高年级的罗伯茨起草了一份反对遗产偏好的决议,该决议于10月被耶鲁大学理事会参议院通过。

  “已经领先的学生不需要再领先,”他说。

 

相关专题:美国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学术教育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7-18 22:5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