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新日志
还没 登录?仅显示部分内容。  |  博客书架
分享 [ 回国记录 ]:2009 回国(1) 被警察捉了去
huihuier 2009-10-14 01:06
我想娘,娘更想我。 上次见娘是三年前的事,这期间的日子是诸多的不顺、烦心,回国探娘的事一推再拖。 今夏,我铁定了心要见娘。 订机票、办签证,给娘家的弟弟发了电邮:告诉咱娘,今年我回家。 弟弟回信:老娘开心啊!盼着你! 猪感冒了,竟然猪...感冒了,还是流感。 猪界的事祸害、烦扰的人世也没了安宁 [ ...阅读全文 ]
19 个评论
分享 [ 其它日志 ]:永远的父亲 (25 . 全文完)
huihuier 2009-9-16 06:00
25 佛州盛夏的傍晚。 我坐在公园的长椅,绿茵茵的草坪上,女儿蹒跚学步,摔倒了用自己小手撑着爬起来,粉红色的小裙子沾着丝丝缕缕的青草汁儿,远处儿子抛掷着美式橄榄球,一次又一次。 佛州的天空几乎是永远碧蓝、明亮,天边的晚霞异常奇美、瑰丽。 傍晚天边白色的云,在落霞里呈现出金色透亮的辉煌,大朵大朵的排列在 [ ...阅读全文 ]
10 个评论
分享 [ 其它日志 ]:永远的父亲(24)
huihuier 2009-9-16 05:44
24 回到美国的家,重归我喜爱的一片温润绿茵,心却难复平静。 夜里,失眠,无边的失眠吞噬着我,白天心烦气盛,无精打采,茶饭不香,日思夜想的是父亲那只孤独的手,满脑子晃动着父亲那只渴望抚慰的手,…. 内心的隐痛,无边的谴责,痛恨、厌恶自己的情绪四面八方的压迫而来,无处躲藏,更不愿道出,我沉默自闭,内心盛 [ ...阅读全文 ]
6 个评论
分享 [ 其它日志 ]:永远的父亲 (23)
huihuier 2009-9-16 01:21
23 归程将近。 我在整理衣物、装箱,听到咚咚的砸门声,熟悉的砸门声。&nb [ ...阅读全文 ]
9 个评论
分享 [ 其它日志 ]:永远的父亲 (22)
huihuier 2009-9-15 00:38
22 父亲的遗体存放在殡仪馆。 家里设灵台,20寸的遗像下,四碟时令鲜果, [ ...阅读全文 ]
10 个评论
分享 [ 其它日志 ]:永远的父亲 (21 )
huihuier 2009-9-15 00:33
  [ ...阅读全文 ]
5 个评论
分享 [ 其它日志 ]:永远的父亲 (20)
huihuier 2009-9-11 03:00
父亲夜里突然喊:娘,娘!舅,舅!等着我!等着我! 母亲说:你们的奶奶去世的早,跟你爸成婚后,从来没听他提过他娘,更不知道他还有舅舅!几十年了,冷不丁喊娘、娘的,许是他看到娘、舅舅来接他。 白天,父亲神智开始呈现迷乱。 烧啊,烧啊,烧啊,父亲迷乱的喊着,用手使劲撕扯胸前的蓝绸薄棉衣服,烧啊,烧啊,烧啊 [ ...阅读全文 ]
12 个评论
分享 [ 其它日志 ]:永远的父亲 (19)
huihuier 2009-9-11 02:56
两天后,仅仅两天,我坐在父亲床前。 “爸,感觉怎样?”我尽量让声音明亮园润。 父亲举起靠近我的一只手,嘴唇干裂泛着皮,艰难的说:“不知为什么,手出水,湿漉漉的。”爸的手伸在我面前,我一怔,心忽儿地一下开始不着边际的下沉,悬入黑漆漆的洞,无边无际的坠落着。 恍惚一下,我强打精神收拢五脏六腑,空咽一口喉 [ ...阅读全文 ]
2 个评论
分享 [ 其它日志 ]:永远的父亲(18)
huihuier 2009-9-8 15:32
18 这天,我刚进住院部的大厅,看到吴姨。 吴姨不是一个人,是被搀着,搀着她的女子的另一只手提着网兜,里面是脸盆、水杯、饭盒等杂物。 我心揪缩一团,定定的站住,吴 [ ...阅读全文 ]
8 个评论
分享 [ 其它日志 ]:永远的父亲 (17)
huihuier 2009-9-8 15:25
父亲的状况已经不能用身体虚弱、或者肤色灰白表示,只能在心里掐算、估摸:还能捱多久? 近来的夜里,父亲常常是在半是迷离半是恍惚的烦燥中,自己拔掉身上的输液针头,次日清醒后却全然不知,护士在他全身已经很难找到可以扎针的地方。 每天的重新扎针输液,于我,于母亲,都是一次巨大的心理折磨,护士的针头扎 [ ...阅读全文 ]
5 个评论
分享 [ 其它日志 ]:永远的父亲 (16)
huihuier 2009-9-7 13:58
16 父亲病房的斜对门,住着另 [ ...阅读全文 ]
4 个评论
分享 [ 其它日志 ]:永远的父亲 (14),(15)
huihuier 2009-9-7 13:54
14 父亲的病床临窗,窗外有两 [ ...阅读全文 ]
13 个评论
分享 [ 其它日志 ]:(12),(13)
huihuier 2009-9-6 04:21
12 梆、梆、梆、梆。 不 [ ...阅读全文 ]
15 个评论
分享 [ 其它日志 ]:永远的父亲 (11)
huihuier 2009-9-6 03:48
[ ...阅读全文 ]
6 个评论
分享 [ 其它日志 ]:永远的父亲 (10)
huihuier 2009-9-2 07:48
父亲的状况越来越不好,情绪低落,也暴躁。 以前多少还抿几口鱼汤、鸡汤,细软的面条,现在每吃必吐。母亲一如既往,每早奔农贸市场,买新鲜的鲫鱼,不大一会,就虔诚的捧上一杯乳白的汤。 刘叔说“西医没法子的病,咱们只有自己想办法,你就权当行孝心吧” “是,刘叔。” 刘叔托友唤亲从外面请来不同的中医,有名的、 [ ...阅读全文 ]
9 个评论
分享 [ 其它日志 ]:永远的父亲 (9)
huihuier 2009-9-2 07:28
天航、青青一家回来了。 贝贝一句“姑姑好!”之后,就跳上爷爷的床,青青放下包,进厨房帮妈。 “爸爸怎么样?”天航压低声音问。 “不好。几乎吃不下饭,吃什么吐什么,每天就是几口鱼汤,不能有一丝儿油星,大便更痛苦,都是妈妈戴手套一点一点抠出来。” 天航轻叹一口气,欲推门进父亲的屋,我拦住他小声说:“我清 [ ...阅读全文 ]
4 个评论
分享 [ 其它日志 ]:永远的父亲 (8)
huihuier 2009-8-30 00:59
咚咚咚,有敲门声,很轻。 会是谁?墙上的挂钟指向8点,妈刚出门奔农贸市场。 轻开门眼前一亮,一个风韵、高挑个的少妇玉立着,黑发款款的挽起发髻,轻施薄粉,一个美丽的女子,我认出她:“小月啊!”洪月是父亲以前的同事。 “我来看看许老,听说你回来,也顺道看看你,”小月递上一袋水果。 “哎,谢谢!请 [ ...阅读全文 ]
7 个评论
分享 [ 其它日志 ]:永远的父亲 (7)
huihuier 2009-8-28 00:24
父亲怕夜的黑,我是突然意识到的。 昨天夜里,妈累了一天,早早熄灯睡了。女女睡在我怀里,含着乳头,小手揪着我的衣襟,攥成个小拳头不松手,我怜惜地轻缕她的柔发,手指轻轻地滑过小脸,北方的初春,风大干燥,一整天石榴抱女女外面疯玩,小脸蛋起皮了,明天记得给她涂婴儿润肤霜,多涂一点,还有,明天晚上一定给她泡个 [ ...阅读全文 ]
13 个评论
分享 [ 其它日志 ]:永远的父亲 (六)
huihuier 2009-8-26 00:38
细细端详石榴,是个端庄的女人,一笑一口白牙,齐齐整整,一对杏眼,却是透着辣气。 她一勺一勺的喂女女苹果米粉糊:“宇姐,咋能起个这么个名呢?女女?怪难听的,我抱她出去,人家谁见都说她长得心疼人哩”。 “难听么?我喜欢啊。” “宇姐,你还有个儿子?” “有啊!” “那你给他起啥名儿?” “男男, [ ...阅读全文 ]
23 个评论
分享 [ 其它日志 ]:永远的父亲 (五)
huihuier 2009-8-26 00:32
刘叔来访,他是父母多年的挚友,也是老乡,已经退休。爸爸每次住院,跑单位找人签字,报销住院费,药费,到银行取款,交电话费,煤气费,水电费,取报信…是刘叔在家张罗。 “天宇回来了。” “回来了,刘叔。” 刘叔坐在沙发上,我捧上一杯热茶,刘叔摆摆手: “哎哎,天宇啊,忘了吧,我们糖尿病人不喝茶, [ ...阅读全文 ]
8 个评论
分享 [ 其它日志 ]:永远的父亲 (四)
huihuier 2009-8-25 00:26
女儿在我怀里,像一尾鲜活的小鱼,小身子上下一扑闪一扑闪的,想要挣出我的怀抱下地走路。 “请个保姆吧,宇儿,女女想走路哩,熬人啊。”爸爸说。 “嗯…可靠么?”我舍不得,也不放心。 “有我呢。” 爸爸让妈找到三楼邻居家的保姆二曼,让她在村里物色一个,条件是可靠、健康、干净、能干。当天中午2点,一 [ ...阅读全文 ]
11 个评论
分享 [ 其它日志 ]:永远的父亲 (三)
huihuier 2009-8-23 06:20
我们娘儿俩睡在我以前的闺房。 没有给女儿断奶,一路劳顿,乳房瘪瘪奶汁稀少,女儿的小嘴咂吧着奶头不松口,睡一会儿,吸一会儿,我盘算着:明天该给她蒸一碗鸡蛋羹了。 父亲房里有说话声,隐隐约约。 “宇儿回来了,刚生了孩子,又买房子,大明一个人工作,手紧,你明儿从折子上取钱给她用。”是爸的声音。 “哎。”妈 [ ...阅读全文 ]
15 个评论
分享 [ 其它日志 ]:永远的父亲 (二)
huihuier 2009-8-23 06:14
几个星期后,我和女儿登上飞往北京的飞机。十几个小时的越洋飞行后,在京转机,飞机在北方的一个城市着陆。 北方的初春,寒气森人。 我前胸挂吊带悬着女儿,用小毛毯裹掖紧着她的小腿,后背包插满尿片,奶瓶,手里捏赚着一叠我们母女的证件,头晕目眩摇摇晃晃的,我到家了。 我想哭,以前总是爸爸接我,欢天喜地 [ ...阅读全文 ]
9 个评论
分享 [ 其它日志 ]:永远的父亲 (一)
huihuier 2009-8-22 01:03
  [ ...阅读全文 ]
14 个评论
分享 [ 其它日志 ]:永远的父亲 -序
huihuier 2009-8-22 00:50
父亲逝去有些年了,写下此文纪念他!想念他! 小时候,在我内心深处,曾经非常固执的以为,人是不会死的,永远也不会死的!& [ ...阅读全文 ]
5 个评论
最新更新书架
热门博客书架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10-30 16:1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