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葬华清池》第一回、西华山血雨腥风(2)

作者:自知无明  于 2013-2-9 00:1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情葬华清池|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关键词:华清池, 华山派, 花间道, 周萌萌, 武侠

祝大家新年快乐!

 

        钟诚也听师父提起过南华派及其掌门人杨斌。由于战乱或者气候或者其他诸多原因,很多中原人士出海南渡到南洋谋生。他们初去南洋时,经常受到当地土著的欺负。这些流落南洋的中原人士不得不团结起来,他们之中的武林人士便结成了南华派。因此南华派的功夫便兼有中原各派的武功,同时还吸收了东南亚当地的武林绝学,因而其特点就是博而杂。融入的当地武功迥异于中原武功,奇特便成为南华派另一大特点。经过几代人的不懈努力,南华派的功夫已经自成体系。南华派虽然在中原武林还没什么名气,但在南洋一带可说是如日中天。现任掌门杨大侠曾向中原武林同道透露,他自觉南华派和中原武林多年没有来往,很想知道当今中原武林都有哪些发展进步。而他最大的心愿莫过于结合中原武林各派和南华派的精髓,把中华武术发扬光大。但由于路途遥远一直未成行,其心愿便一直被束之高阁。可能他借这次徒弟无辜被害的契机前来中原,一来为徒弟报仇雪恨,二来也正好跟中原武林高手切磋交流一番。

  少林寺最前面的白眉和尚道:“阿弥陀佛。老衲师弟武功还马马虎虎,当面动手被人杀害还真是难以置信。然老衲师弟心地善良,为人宽厚,从不提防小人,因此被武功平平的华山派弟子暗杀,也不无可能。”

  又听师父冷冷说道:“空云方丈,我华山派虽不比少林声名,可还算名门正派,何来暗算一说?”

  原来这个白眉和尚便是少林寺方丈空云大师。少林空字辈的高僧原只剩下空云、空雾和空雨三人。现在空雨已经“被自己杀了”,站在空云旁边的清瘦和尚该是空雾了吧?空雾大师不像他师兄那般慈眉善目,相反是一副盛气凌人、不可一世的样子。天下武功出少林,少林多年来一直是武林的泰山北斗,武林门派中就数少林寺名声最大。自然,这两个空字辈高僧的名气就远高于林尚武,甚至也远高于嵩山派黎师伯。师父无情真人已经修炼本门紫霞神功多年,而且华山剑法异常精湛。即便如此,比起少林两位空字辈高僧来,师父的名气也是相去甚远。江湖上但凡评论武林高手,都公推空云方丈和空雾大师为当世第一第二。

  空云方丈沉默下去。诚然,华山如少林一般,也是正义道上门派。如果华山派搞下三滥暗算他人,将来少林也难免为人诟病诬陷。

  林尚武却是不依不饶,声音也愈来愈大:“令徒钟诚前些日子回泉州探亲,我徒弟也恰在此时被人用华山剑法那招‘长虹贯日’所杀,地上还写着‘华山钟诚’四字,甄掌门你还狡辩么?”

  “小徒确曾回泉州探亲,看被害人的伤口也确为华山剑法所伤。这事须待顽徒回来,在下查明之后再做定夺。”上个月钟诚父母因思念在华山学艺的他,特意飞鸽传书让他回去小住一段时间。三天前钟诚才刚从福建回来。

  “呵呵,你把凶手藏起来了吧?你的徒弟们都在,恁地偏偏少了这个凶手?”

  黎掌门也道:“是啊,甄师弟,怎么偏偏钟诚师侄不在?莫非他深知罪孽深重,已经先行躲了起来?”

  甄草木道:“既然杀了人还敢在地上留名,现在又何须躲躲藏藏,你们的说法岂不是自相矛盾?”

  钟诚心道:“林尚武咬定师父把我藏起来了,而黎师伯说我是自己躲起来的,算是对师父比较客气。我决不可让林尚武侮辱师父的为人!而且只需我出面把情况说明,误会消除后,至少黎师伯不会为难我们吧?”想到这里,钟诚大叫一声道:“师父,徒儿回来了。”一把推开小师妹,往院内奔去。

  钟诚进院门的时候走得急了,加上左腿的伤,差点被摆在院门口的七师弟尸体绊倒。他目睹二位师弟的尸身,不禁泪如泉涌。他慢慢蹲下来朝两位师弟的尸体仔细看了一下,二人都是脖子被硬物斩断而亡,想来便是林尚武的梅花扇了。钟诚心里恨恨地道:“林尚武,血债血偿,我先把帐记下了!”然后他起身朝黎掌门行了一礼,道:“师侄钟诚问黎师伯好。” 不待黎掌门搭话,他转身朝师父跑去。

  “原来你就是钟诚!”话音未落,钟诚骤觉手腕命门已被人扣住。他大惊,却又不敢挣扎,乖乖地站在原地。擒住他的正是林尚武。此人不愧“淡影梅花”称号,轻身功夫端的了得!钟诚根本连梅花的影子都没看到就已被擒住。好在林尚武没当场要钟诚的命,否则他早身首异处了。

回复末楼

作者:自知无明 时间:2013-02-09 00:03:34
  甄草木也已经出手,可惜终究慢了一点点。等他赶到的时候,林尚武已经把钟诚擒住了,甄草木便硬生生地停在二人面前。看来甄草木的轻身功夫并不比林尚武差,只是他根本没料到林尚武会突然出手,他在起动时间上落后而已。

  甄草木突然长剑连刺,林尚武并不抵挡,只是把钟诚往身前一推。甄草木如果不愿伤自己弟子的话就非撤剑不可。甄草木这几剑却是虚招,林尚武正在得意之时,甄草木已闯入林尚武弟子阵中。待得众人反应过来时,长剑已架在最前面一人的脖子上。那人吓得两腿直哆嗦,连叫了好几声“爹爹”,原来那青年竟是林尚武的儿子。

  杨斌忙道:“事情尚未搞清,两位怎地就动起手来了?”

  空云也道:“阿弥陀佛。且先放了对方的人,弄清后再动手不迟。”空云和尚一言九鼎,甄草木收回长剑,回归原位。林尚武也悻悻地放了钟诚。

  钟诚的心还在怦怦直跳,他快走几步来到甄草木面前跪下: “师父,徒儿回来晚了,请师父治罪。”

  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甄草木仍是面无表情,冷冷地问道:“你干什么去了?你二师弟怎么没一起回来?”

  听师父这么问,二师弟应该还未遭敌人毒手。钟诚心下稍安,答道:“禀告师父,徒儿在长空栈道练剑,二师弟并没跟徒儿在一起。

  “咋回事么?你的腿受伤了。”

  虽然甄草木口气冰冷,钟诚还是感受到了师父的关切。“徒儿练剑的时候突然被两个蒙面人射飞镖偷袭。弟子躲过两支飞镖,被第三支飞镖射中左腿。后来徒儿跟他们打斗,激战数十回合才将他们打跑。”他故意隐去了萌萌救他的那段,他还不想让师父知道他跟萌萌的事,此时也不是向师父提儿女私情的时候。

  钟诚见师父微微颔首,心下又宽了不少。继续道:“不料那两个贼子居然将长空栈道震断了。徒儿腿痛,只有休息几个时辰等体力恢复后方才抓着铁链回来。”

  “你在受伤的情况下一人击败两个高手,也未给本门丢脸。咱们一定要查清是谁暗算于你,也不能看着别人随意到咱们门口惹事生非!”无情真人后面这一句话是说给林尚武等人听的。他心想,如果伤害钟诚的人是在场的哪位,钟诚定当禀报给他。他既没说,那当是别人。不过也要表明一下自己的弟子不是任人随意欺负的。

  钟诚又松了口气,没有挨骂,还算给师父挣了点面子。

  无情真人话锋一转道:“诚儿,你上个月回泉州探亲了。是也不是?”他并不知道钟诚已经偷听到他们的对话,便从头开始问。

  钟诚不敢撒谎,答道:“是的,师父。”

  “这位林大侠的弟子被人用华山剑法杀了,凶杀现场还刻着‘华山钟诚’四个字。你给林大侠解释一下。你跟他高徒可有什么梁子?”

  钟诚辩解道:“师父,徒儿跟林大侠手下的人素不相识,更无怨无仇。这事绝不是我干的!一定是有人故意陷害于我!”

  无情真人问道:“那你认为是谁干的?你的师弟师妹们上个月都没有离开华山。”

  钟诚答道:“启禀师父,江湖上还有其他人会华山剑法。”

  “少皮干!咱华山剑法几时传给外人了?”

  “禀师父,今日偷袭我的两个蒙面人用的就是华山剑法!”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诡辩?”

  “徒儿不敢欺骗师父。那俩人的华山剑法用得非常娴熟,最后还把徒儿的宝剑盗走了。望师父给徒儿机会,徒儿一定把那两个冒充华山派的人抓来给林大侠报仇!”

  “呵呵,让你去抓,你是不是就不回来了?”林尚武装模作样地鼓起掌来:“妙计妙计!”

  钟诚理直气壮地反驳道:“林大侠,我华山派也是名门正派,何时骗人过?”

  “年轻人,林某我活了五十多年,所谓的‘兵不厌诈’我大概还是懂的。”林尚武冷冷地道:“甄掌门,在下要带你的这个高徒去泉州,让他为我死去的徒儿披麻戴孝,然后再用他的血来祭奠小徒亡灵!”

  “我华山派名声在外,的确不会说谎骗人。尤其是在下的这些徒弟,都是在下手把手教的,在下先教他们为人,而后才教他们武功。请林大侠放心,我们一定抓住凶手送你发落!”

  林尚武气愤地道:“甄掌门你护短么?”

  “非也,世间万事抬不过一个‘理’字。如若我们抓不到凶手,在下一定将劣徒交由林大侠处理!”

  “那你如何给我讲这个‘理’?这杀人的事可是你们华山派所为?”刚才一口一个在下的林尚武,一旦吵起架来,用“在下”便不如用“我”来得痛快。

  “可以肯定你的人是被华山剑法所伤。但正如小徒所说,用华山剑法的并非一定是我华山派中人。”

  林尚武把头转向少林众僧,问道:“空云方丈,刚才可是甄掌门亲口所说,华山剑法不传外人?”

  空云方丈点点头道:“阿弥陀佛。正是。”

  “我们华山派经常在江湖上行走,到处除暴安良。跟别人比武的时候,被人家偷学一两招又有何奇怪?”

  “总之你就是不肯认账了?”

  “待我查清楚再说。”

  “你们华山派太无耻,敢做不敢承认!今天你让我带你徒弟走也得带,不让带也得带!”林尚武的嗓门骤然提高,气氛瞬间空前紧张起来。

  “咋,你还想拾掇额?”甄草木却依然冷冷地、不紧不慢地答道。

  此时林尚武的梅花扇已从腰中到了手上。“哼,就让我向姓甄的讨教几招!”

  “好啊,咱们凭本事说话!”无情真人的长剑也缓缓出鞘。

  钟诚心下着急,从名气上来说,师父对阵林尚武的赢面较大,但不知少林和尚会不会出手围攻?也不知黎师伯和杨大侠的态度又如何?师父一人万万不是五大高手的对手,而华山一派也不可能抵挡住四派的进攻。唉,此刻却不知师叔又去哪里游山玩水了?他老人家要在山上,这帮人原也不敢这般嚣张。据说师叔的武功远高于师父,师爷原是要师叔继承掌门之位。只是偏偏师叔不喜管别人,更不喜别人管他,便推辞不做。他老人家嫌呆在华山太闷,尤其是有师父这么个大师兄跟他相处,那便是闷上加闷。

  林尚武一挥梅花扇,看似就要出招。略一犹豫后,他收拢扇子冲少林两位大师以及黎掌门、杨掌门一拱手道:“在下弟子数日前在福建泉州为华山剑法所杀,旁边有‘华山钟诚’四字。而彼时华山派大弟子钟诚正在泉州探亲。还请两位大师以及黎掌门、杨掌门主持公道,在下的弟子是不是为华山派钟诚所杀?”

  钟诚心想,林尚武到底还是胆怯了,这奸诈的家伙摆明了要拉其他几个门派一起动手。可是自己这边却没有援兵。但愿黎师伯看在两派的渊源上能够保持中立。最好是杨掌门也……

  林尚武这一招果然有些效果,空雾和尚立即附和道:“时间、地点以及所用剑法都吻合。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甄掌门你还不认错谢罪?”

  甄草木真是辩无可辩,忍又无可忍。他心道:“难不成我华山派今日要遭灭门之灾?”他生性高傲,从不轻易低头。他仍是冷冷地道:“就算都是我华山派所杀,你娃想弄啥?”

  钟诚心里一紧,师父这句话也太目中无人,一下子把各派豪杰都得罪了。林尚武徒弟被杀跟自己回泉州探亲巧合,辩驳起来的确困难。可是自己没有去过少林,也没有哪个师弟师妹最近去过,少林寺手中也无确凿证据。且少林寺都是得道高僧,很讲道理,如果让少林寺拿出点其他证据来,恐怕就反客为主了。嵩山派跟咱华山派有些渊源,黎师伯大概也不会胳膊肘往外拐。南华派的杨掌门是读书人,更是讲道理。本来有机会争取后面这几派中立不出手的,恐怕现在这几派也都要积极进攻了。

  果然,空云缓缓说道:“阿弥陀佛。古人云,血债血偿。我们出家人倒不要钟小侠拿命来偿,但要带他去少林修行十年,洗刷所犯孽罪。”

  “你想带便能带么?”

  “看甄掌门这架势是要诉诸武力了。我少林和尚难道怕你不成?” 空雾和尚本没什么耐性,少林享誉武林,又岂容人挑衅?

回复末楼
作者:自知无明 时间:2013-02-09 00:05:00
  林尚武不禁心下窃喜,自己刚才如果对阵甄草木,实无胜算。这俩少林和尚素来为武林人士所尊崇,其名声远在甄草木和自己之上。他们之中任何一人都应该可以擒住甄草木吧!黎掌门和杨掌门并无动手的意思,他们至少也会保持中立,更不会为甄草木助拳。当下只在心中琢磨,待少林和尚擒住甄草木之后,如何把钟诚从少林和尚手中抢过来。嗯,对了,自己有证据证明钟诚去了福建泉州,少林和尚却没证据证明钟诚也去过少林。骗他们带个华山派其他徒弟去少林寺吧。想到这里,他的神情愈发轻松起来,差点就要笑出来。

  这时空雾和甄草木已来到院子中央。空雾挽了挽袈裟的袍袖,轻蔑地看着甄草木。甄草木自然还是一副冰冷的样子。

  杨柳不知什么时候也溜了进来,由于胆怯,她紧紧拽着钟诚的衣衫。钟诚油然而生一股爱怜之意,他紧紧捉住小师妹的手,希望给她点温暖和安慰。虽然此时他也是自身难保,华山派的存亡也全系师父这一战。

  空云朝空雾招呼道:“阿弥陀佛。师弟要慈悲为怀,万不可胡乱伤人。”空雾答道:“遵师兄法旨。我让着他便是了。”

  甄草木鼻子里冷哼一声。

  一个小和尚递了一根铁棍给空雾。空雾毫不客气,大喝一声道:“甄掌门请了!”铁棍便已兜头盖脸打将过来。甄草木并非善与之辈,并不用剑格挡,反而以攻为守。一招“白虹贯日”朝空雾心脏刺来。这招可不得了,正是杀死空雾师弟那一招,因而让空雾恨得牙痒痒,忍不住骂出声来道:“娘的。还说我师弟不是你们华山派所杀。看你第一招就是“白虹贯日”。你们华山派都是第一招就要命么?”

  空雾侧身避过这剑,铁棍拦腰朝无情真人扫去。无情真人仍然不去格挡,顺着剑式上挑,长剑直指空雾的面门。空雾不得不收住铁棍后仰躲这一招。

  当真是见面不如闻名,林尚武算是看出来了:这空雾是徒有虚名,还是甄草木技高一筹。空雾的招式属于典型的假大空,而甄草木招招直奔要害。不过空雾也还是有几下子,左支右绌勉强能接住甄草木五十多招。

  空云方丈一看师弟险象环生,立即喝道:“阿弥陀佛。师弟且下来休息,让老衲会会甄掌门。”

  无情真人也蛮大气,得饶人处且饶人。他当即收住剑势放空雾下去,待空云上来才又挥剑迎战。

  空云方丈的确比他师弟高明多了,单凭一双肉掌迎战无情真人。他用的是少林绝技龙爪手,间或夹杂着空手入白刃的简洁招式来夺无情真人的长剑。无情真人则应以华山派的绝技狂风快剑。

  一开始空云还本着“慈悲为怀”的心态处处隐忍不发。哪知数招过后,竟尔落了下风,险招叠遇,连袈裟也被长剑划破了。看来对付甄草木这样的硬手决不能有丝毫慈悲,否则完蛋的一定是自己。空云方丈当下也运足了十成功力,尽出精妙招式跟甄草木缠斗起来。

  甄草木精于华山派功夫,但疏于行走江湖,因而甚少懂得少林绝技,空云的每一招对他来说便都新颖异常。好在甄草木反应奇快,多新颖的招式也都被他瞬间化解。而作为少林方丈,空云和尚则经常接待各种门派五花八门的挑战,跟江湖同道的交流也颇多,因而了解各派武功的长短之处,跟甄草木交手的时候便常能料敌先机。如此一来,数招过后,空云慢慢扭转了被动局面。

  二人以快对快,倏忽间便已拆了百余招,难分高下。院内众人皆屏息观战。

  一招“金雁横空”后,无情真人接着一招“白云出岫”,长剑下斜直指空云胸口。空云和尚早已料到他这着,一个双手合十便将来剑端端正正夹在掌中。甄草木心下大骇,往前递却递不进,往回抽又抽不出,长剑竟纹丝不动。剑的那头,空云和尚要想把剑从甄草木手中夺下来也全然不能。当下二人便斗起内力来,甄草木练的是本门紫霞神功,而空云练就的是《易筋经》所载的少林绝世内功。《易筋经》所载内功心法在武林中让人闻风丧胆,众人纷纷为甄草木捏了一把汗。钟诚抓小师妹的手不由得一紧,杨柳痛得差点“哎哟”一声叫出来。

  二人一人单手执剑,一人双掌抱剑,内力在剑身传来传去,旁观众人只看见火火星星从剑上迸发出来。一顿饭的功夫,两人都已是满头大汗,头上冒着热气,而旁观众人则是满身冷汗。钟诚见师父未落下风,心下宽了不少。

  空云和尚毕竟年事已高,在耐力上终究还是输给了年轻的甄草木。又僵持了个把时辰,空云的双掌便开始微微颤抖,对长剑的控制也开始有些微松动。甄草木何等机敏!他先假意把剑回抽,待空云运劲夺剑的时候,甄草木不失时机地用尽全力将长剑往前一递。空云大骇,赶紧左掌松开,右掌使力将长剑往左边推去。好一个无情真人,长剑去势不变,剑身倏地一个三百六十度翻转,竟将空云的整个右掌削去!空云一声惨叫,跌倒于地。

  杨柳抽出小手在钟诚背上重重拍了一下,眼噙泪花惊喜叫道:“师父赢了!”其他华山弟子也都齐声叫好;少林和尚赶紧上前护住方丈,自是心情沉重悲痛万分;林尚武一拨人不免后怕不已;嵩山派和南华派则多许以赞许之意。甄草木手持滴着鲜血的长剑立于原地,仍然面无表情,仿佛一切都跟他无关:仿佛刚才不是他跟少林和尚交手,仿佛空云的手也不是他削掉的。

  片刻,院内又归于沉寂。甄草木转头对林尚武道:“林大侠,咱们的事你看怎么办?”

  被尊为天下第二第一的两位高手先后败在甄草木手下,此人的厉害可想而知!不过俗话说得好,“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通过刚才的比试,林尚武看得清清楚楚:两个少林和尚因为沾了门派的光,武功在江湖传言中被无限放大了,尤其是空雾,绝对是水货一个。空云和尚跟自己在伯仲之间,都比甄草木为差。但甄草木跟两个和尚较量后内力已消耗颇大,自己纵然不能取胜,定可立于不败之地。如果再把黎掌门或者杨掌门中的某一位拉下场,必定赢得轻而易举。而且一定要拉着黎掌门一起上,否则等自己胜了甄草木后,姓黎的说不定要抢钟诚。姓杨的没什么名气,而且也看不出有什么高深内力,倒是可以忽略。他不答甄草木的问话,反而对黎掌门道:“甄掌门可厉害得紧,咱们赶紧逃命吧!”

  黎掌门也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本来嵩山派和华山派有点松散的来往,甄草木还尊他一声师兄,他也当惯了老大。现在忽然发现师弟竟然如此厉害,将来自己老大的地位恐有动摇,要不要趁他之危除掉他呢?他犹豫不决的时候被林尚武这么一激将,便道:“有什么厉害的?要逃你自己逃吧!”

  林尚武一看黎掌门上当,当下便对甄草木道:“我和黎掌门一起向甄掌门请教几招吧!”

  甄草木仍然报以一声冷哼,转头对杨斌道:“杨大侠也一起上么?”

  什么?钟诚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师父这是怎么了?胜了少林和尚就变得狂妄自大了么?他不由得轻轻唤了声“师父”,却又不敢劝阻。杨柳带着稚嫩的哭腔道:“师父你先歇会儿,徒儿给你沏茶好么?”

  甄草木浑然没听见一般。他当然够冷静,难不成这世界上还有比他更冷静的人么?歇?他心里冷哼一声,这几个人不就是趁自己累了才要跟自己拼的么?他们如何又会给我喘息之机?自己真力耗得差不多了,剩下三人无论是车轮战还是围攻,自己都非败不可。与其耗下去,还不如干脆点、壮烈点。

回复末楼
作者:自知无明 时间:2013-02-09 00:06:20
  杨斌阔步走入场中,却是站在黎掌门的对面。

  林尚武和黎掌门齐声喝道:“你意欲何为?”

  “二位都是江湖上闻名的英雄,趁人之危的时候还以多胜少,不觉得可耻么?你们越是这样,我便越不相信徒弟是被华山门人所杀。今天我也来主持一下公道!”

  甄草木既不惊奇亦不感恩,依旧冷冰冰,一声不吭。

  林尚武虽不把杨斌放在眼里,但还是不愿被他坏了好事,便道:“杨大侠你远道而来,何必趟浑水?”

  “如果你们一对一跟甄掌门过招,我原可冷眼旁观。你们这样以多胜少,太也不顾江湖道义,这浑水我便趟定了。”

  黎掌门原也没有跟林尚武联手的打算,纵使这样除掉师弟,自己作为老大的威信也损得差不多了。便道:“林大侠你先跟甄师弟过招吧。”他不等林尚武说话便已退出圈外。

  林尚武恼羞成怒,自己的妙计被姓杨的搅黄了,而且自己成了那个唯一的“不顾江湖道义”的人。他对甄草木道:“那我自个儿向甄掌门请教几招!”

  甄草木赢了两位少林高僧后信心陡增,不过看林尚武并未被自己的功力吓倒,反而欣然迎战,便更觉此人来者不善。虽然他名气比少林和尚差很远,但看来功力当不在少林和尚之下。于是便小心谨慎起来。手执宝剑横在胸前单等林尚武来进攻,林尚武此时也对无情真人的功夫颇为忌惮,手握梅花扇,蓄势而不发。

  此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可是又谁也不愿先发,均是防守当先,二人便在场中转起圈子来。双方的弟子也都剑拔弩张,嵩山派和南华派则没什么动静。

  “嗨!”两人几乎同时发一声喊,向对方攻去。无情真人用的是华山剑法中的“希夷剑法”,林尚武则应以一套“八福献瑞”。无情真人研习华山剑法近四十余年,其良好的武学资质加之“无情”的性格再加上对剑术如痴如醉的追求,在紫霞神功的驱驭下,一把普普通通的长剑竟然变得锋利无比,招式中处处透着“正合奇胜,险中求胜”的意境。林尚武的梅花扇用的却是“太极功夫扇”的功夫,一把铁扇大开大合,招法优美,犹如翩翩起舞。出招看似缓慢至极,但每每将无情的剑招化解于无形。无情自知己方于对方理亏,不愿把仇恨越结越深,所以防守较多。他的目标就是不落下风,不让林尚武把钟诚带走。而林尚武此行则是为报弟子被杀之仇,出招狠辣,每招都恨不得用上十二成功力。

  两人的巅峰对决直看得双方的弟子目瞪口呆。众人以前光看师父一招一式的演练,却很少见到师父跟外间高手的全力较量,这次算是大大地开了眼界。击败两位少林高僧、已消耗颇多内力的无情真人跟尚未出手过的林尚武势均力敌,两人从院内打到内堂,再从厅内打到院里,从地面打到屋顶,再从屋顶打回地面。一百多招过去了,兀自难分高下。两人的剑风、扇风打在几尺开外的弟子们身上呼呼着响,火辣辣生痛,大家纷纷后退。待两人交手二百多招后,一部分功力较弱、胆子较小的弟子们已经退到院子外面,在院内的也都尽皆靠着院墙站立。少林众僧则趁二人斗得正酣时偷偷下山去了。

  三百多招后,无情真人内力消耗太大,招法渐渐慢了下来。无情不免急躁起来,便使出绝招“太岳夺命三仙剑”,以三种不同招式向林尚武刺来。这太岳三剑本是华山派剑宗绝学,快如闪电,命中率极高,威力极大。无情真人此时使来却正是犯了武学大忌:在疲劳的时候使用以快字为特点的招数。需要快的时候却快不起来,需要一招比一招快的时候,却一招慢似一招,于是这一绝招反而成了被敌人攻击的破绽。林尚武敏捷地躲过前面两剑,在无情第三剑尚未刺出的时候,欺身而上,一掌击向无情真人胸膛。无情真人此时原本要跨步向前递出长剑,身子正好迎在林尚武的掌上。只听“砰”的一声闷响,无情真人的身子直直地向后飞去,正好撞在大厅的门框上。他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身子滑倒在地。杨柳飞快挣脱钟诚的手,跑过去张开双手挡在师父前面。

  林尚武也还算是半个好汉,并不赶尽杀绝,当即收扇不再进攻。他用扇子有节奏地拍打左手掌,面有得色:“甄掌门,我可以带你的大弟子下山了吧?”无情还欲站起来再战,奈何伤重站立不稳。钟诚赶紧对师父说道:“师父你好生养伤,徒儿跟他去就是了。”

  钟诚转身对林尚武道:“我跟你们走,请林大侠不要为难我师父和师弟师妹们。”

  林尚武道:“冤有头债有主,你跟我们走就够了,我为难他们干什么!”

  杨柳又跑过去拽住钟诚,哭道:“大师哥你不要跟他们去,他们会杀了你。”

  这时甄草木突然脸微现惊慌之色,痛苦地道:“大事不妙!”钟诚甚是奇怪,师父刚才被打伤的时候还表情冷淡,如何都败局定了却突然不妙起来?他赶紧转身扶住师父。其他人一开始也都以为他指的是自己被林尚武击败、钟诚即将被带走之事。

  林尚武道:“有何不妙?血债血偿,妙得紧。姓甄的想耍花招么?”话音未落,林尚武也是脸色突变,掩饰不住满脸的恐惧。然后是黎掌门出现了同样的表情。显是他们觉察到了什么让人恐怖的异样情况。杨掌门道:“你们是指从山下传来的鼓乐之声么?有何可怕之处?”钟诚等人却并未听到什么鼓乐之声,想是内功还远远不及这几位前辈高手。

  黎掌门慌慌张张道:“花间道的人大举进犯。咱们快躲一躲!”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5-3 23:3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