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Uber昨日一上市即破发:我亏损我骄傲(组图)

京港台:2019-5-11 23:56| 来源:深响原创 | 评论( 1 )  | 我来说几句


Uber昨日一上市即破发:我亏损我骄傲(组图)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Uber这次能用“我亏损,但我业务潜力巨大”的逻辑说服投资者吗?

  滴滴的老对头、全球最大网约车平台Uber,今天上市了。

  虽然知情人士透露,投资者的认购规模已经超过了发行股票数量的三倍,但或许是考虑到全球股市行情不佳,另一家出行企业Lyft上市后股价又节节下跌,Uber最终还是将上市的价格铆定在了45美元——原本招股书定价区间的下端。

  但即便如此,Uber还是没能避免上市即破发的命运,收盘价格41.57美元,首日跌幅7.6%。

  或许我们可以说首日表现仅仅是一个起点,那么对于价值投资者而言,Uber更长远的价值又究竟在哪儿呢?

  ‘Uber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如果我挥一挥手机,出租车就能奇迹般出现在面前就好了。”

  2009年,秉持着这个想法的美国创业者加略特·坎普(Garrett Camp)创立了UberCab,并邀请了后来桀骜不驯、处处树敌的查尔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加入。

  恰逢08金融危机后美国宏观经济恢复增长,硅谷科技创新的势头也再次兴起,Uber便成了其中最耀眼的一颗星。

  2010年5月,Uber服务正式在旧金山(专题)发布,五个月后就获得了第一笔投资,随后也一直受到了各路投资人的偏爱。当然,早期投资人从Uber的投资中收益也不小,比如B轮投资者高盛,估计最高能从Uber的上市获得120倍的回报,500万美元变6亿美元,收获颇丰。

  此后,Uber在业务、市场、估值上都走上了快速干道。但同时竞争与挑战也与日俱增。除了在不同区域要面对Lyft、滴滴等竞争者,Uber还要在全球各地面对经营合法性的问题,以及传统出租车行业的抗议。这些问题都一度让Uber焦头烂额。

  而除了外部压力,Uber的内部管理矛盾也日趋尖锐。2017年一篇前Uber员工批判Uber的办公室性骚扰、男性至上等内部问题的文章将这家公司的争议推向了高峰。

  管理层对于畸形公司文化的放任,导致了大量的人员流失,同时也引起了外界对于Uber道德层面的猛烈抨击。

  在投资人的强烈要求下,担任了七年CEO的卡兰尼克也最终引咎辞职,Uber CEO的位置改由OTA平台Expedia的CEO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接任。

  在上市前的近一年半时间内,与他的前任性格截然相反、更为温和的科斯罗萨西,花了大量的时间解决这几年快速扩张中积累下来诉讼、丑闻等等历史遗留问题。

  不过比起企业文化,更让Uber头疼的恐怕还是市场对于它“过于多元”的业务,和巨大亏损的质疑。

  目前,Uber平台拥有个人移动(Personal Mobility)、外卖服务(Uber Eats)、货运服务(Uber Freight)和无人驾驶业务。个人移动业务则又包括共享出行业务(Ridesharing)和新移动(New Mobility)业务两个子类。

  其中,共享出行业务中有我们所熟悉的Uber Black(黑色豪华轿车),以及后续推出的UberX(由汽车租赁公司提供的商务轿车)、Uber Pool(拼车)、Express Pool(定点共乘)、Uber Bus(汽车)等服务。而新移动(New Mobility),则指的是共享电动单车和共享电动滑板车等Uber新近拓展的品类。

  在所有这些业务中,目前个人移动业务对收入的贡献最大,2018年贡献了415亿美元的收入;而外卖服务则增长最为迅猛,2018年同比增长168%。

  

  Uber的核心平台为外卖和共享出行

  在路演视频中,Uber还透露了一些其他的业务数据:

  ●  在2018年的第四季度,Uber平台的出行次数达到15亿次;月活跃用户达到9100万人;平台的专车司机为390万人;

  ●  共享出行业务的2018年毛账单收入为415亿美元,同比增长32%;净营收为90亿美元,同比增长约40%;

  ●  外卖服务在2018年的毛账单收入为80亿美元左右,同比增长168%;净营收为10亿美元,同比增长108%;9100万活跃用户中有1500万人使用了这一业务;

  ●  货运服务和新移动服务在2018年的毛账单收入为3.67亿美元。

  Uber认为多元业务能使公司在未来迸发出规模效应的威力,但这些业务当下的高额成本却让Uber交出了一张并不好看的财务成绩单。

  

  Uber的财务数据

  招股书显示,2018年Uber营收为112.7亿美元,总成本支出143.03亿美元,运营亏损为30.33亿美元。Uber还在招股书中表示,运营支出将继续大幅增加,并且在可预见的未来可能无法盈利。

  自美国网景(Netscape)在1995年打破了必须赚钱才能IPO的规矩后,基于未来盈利的可能来评定公司估值就成了资本市场普遍接受的一种方法,亚马逊、京东、特斯拉等都是经典的例子。而作为继2014年阿里巴巴上市以来美股IPO规模最大的公司,Uber关于多元化业务潜力的故事真的能够说服投资者吗?

  ‘Uber的全球竞争’

  除了各条业务线不知何时能止损以外,Uber在全球范围内拉开的战线,也让投资人们忧虑重重。

  路演中,Uber表示自己在美国和加拿大(专题)、拉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以及欧洲四个地区共享出行市场的份额都超过了65%。

  

  Uber的业务分布图

  而在招股书里,Uber则强调庞大的网络、领先的技术、卓越的运营和产品专业知识是平台的发展基础,凭借这四大要素,多元业务布局能复用平台能力,并且能协同起来产生具有规模效应的前景。这是Uber规划的未来,也是它证明自己值得高估值的关键点所在。

  但现实情况却是,无论是哪一块业务,Uber在全球各个市场中都存在许多竞争对手,面临的问题和挑战就像打地鼠一样层出不穷。

  Uber所构想的对平台能力的复用,以及协同规模效应,在其它平台靠价格战、补贴来抢市场的情况下,恐怕就很难成立了。而当业务范围越来越大的时候,全球范围内多点开花的竞争,就会让Uber分身乏术,最终难免在当地市场折戟沉沙。

  我们所熟知的Uber中国与滴滴的合并,就是一个典型案例。Uber在2014年7月,带着在美国成功的商业模式和充足的资金,踌躇满志地进入中国,成立了优步中国,一下就掀起了国内出行领域的烧钱大战。

  但是,Uber在扩张过程中显然水土不服,运营和产品都不够本土化,诸如本土玩家大多使用的是微信或支付宝,Uber却要求使用信用卡这样的细节,在Uber入场初期比比皆是,拖累了它后续在中国市场的扩张节奏。

  2016年8月,滴滴出行和优步中国突然宣布合并,前者收购了后者的品牌、业务、数据等全部资产在中国大陆运营,宣告了Uber在这场竞争中的失败。

  这次合并背后实际上是失去了耐心的投资人,和Uber扛不住了的全球战火。滴滴CEO程维曾评价Uber像一个八爪鱼,头在美国,然后在欧洲、拉美、东南亚、印度(专题)、中国有很多触角。

  所以当Uber顶着全球最大网约车平台的帽子在全球进行扩张时,由于拥有共同的“敌人”,由滴滴带头的“反Uber联盟”也随之成立:2015年,滴滴相继入股了美国的Lyft、印度的Ola、东南亚的Grab;

  2017年,滴滴又继续入股巴西打车软件99、欧洲共享出行公司Taxify,并与中东北非地区移动出行平台Careem达成了战略伙伴关系,它们各自在不同地区的发展态势都不容轻视。

  

  全球范围内此起彼伏的战火,让Uber财力吃紧,也让Uber在不少地区受挫。

  面对这样的市场竞争与不确定性,Uber也开始尝试通过投资或收购来建立联盟,抢占市场。3月份Uber就以31亿美元收购了Careem,希望以此来进入中东、北非和巴基斯坦地区的115个城市。

  而在外卖、物流、自动驾驶等其它业务上,入行没多久的Uber也面临着来自综合巨头或垂直领域的老玩家的挑战。光在外卖一项业务上,Uber家门口的DoorDash、GrubHub,东南亚的Grab,印度的Zomato、Swiggy等等,都没有打算让出一星半点的市场份额。

  这些不同区域和业务的战局是否会重演中国战场的结局,也是Uber必须回答的一个问题。

  ‘资本市场的态度’

  一方面是明星独角兽的光环,另一方面是业务相关的诸多质疑,Uber在资本市场上接下来究竟会受到什么样的礼遇呢?这点先一步上市的北美出行企业Lyft的股价表现,或许能给我们一点启示。

  作为美国第二大网约车公司、网约车第一股,3月29日刚完成上市的Lyft经历了散户的热捧,坎坷的IPO,和戏剧性的股价反转——这一切都发生在短短六天之内。

  Lyft在资本市场上的动荡始于两周前,当时承销商将Lyft的IPO定价为72美元,估值超过200亿美元。一开始,该交易的价格预计在62美元至68美元之间,但散户们的热情将开盘价推向了87.24美元,在首次交易后的几分钟内达到88.60美元的峰值。

  猛烈的宣传攻势让Lyft在上市首日大放异彩,但反转来得同样迅猛,第二天Lyft的股价旋即跌至72美元以下,而到5月8日Lyft发布上市后首份财报前,Lyft的股价已经较发行价下跌了近16%。Lyft刚刚发布的财报显示,一季度调整后每股亏损为9.02美元,远高于分析师每股亏损3.97美元的预期。

  虽然Lyft的收入在2018年也翻了一倍,但9.1亿美元的赤字还是让投资者们反应过来,先前市场对这只独角兽的期待还是太高了。

  资本市场的矛盾态度目前也同样显现在了Uber身上。

  部分投资者认可Uber规划的前景,认为它的多元业务能产生规模效应,撬起足够大的市场。市场研究公司Wedbush Securities的分析师Ygal Arounian在研报中提到,Uber作为一个为食品外卖、货运和自动驾驶提供机会的平台,正在“捕捉完全变现的潜力”,并认为“说它只是一个汽车共享平台,会低估了整个公司的在未来数年内,成为改变游戏规则的消费者分布生态系统的DNA。”

  但也有人质疑Uber的高额亏损,认为它的估值已经过高。美国资产管理公司D.A. Davidson的分析师Tom White就给出了中性评级和53美元的目标价,认为Uber的收入增长,与“不确定”的利润路径和利润率萎缩的风险相互抵消——

  表面上看,共享汽车平台可能会改变未来人们出行的方式,但实际上乘车安全、供需两端难以匹配、用户粘性低等问题依然使平台的发展充满不确定性。

  现在,面对市场的质疑,Uber只能寄望于讲好一个自动驾驶的故事。IPO路演前刚宣布获得10亿美元投资的Uber先进技术中心(ATG,即Uber自动驾驶团队)似乎成为了增长前景的新落点——

  不过,自2016年8月启动以来,Uber的自动驾驶业务也是风波不断,至今已经经历了被指控窃取商业机密、测试撞死行人、停止测试并裁员等多重波折。

  先亏损圈市场再变现的共享出行故事已经不好讲了,一众新业务的前景仍不明朗,Uber的未来你还看好吗?

  深响原创 · 作者 | 彭方婷

相关专题:Uber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科技前沿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10-20 09:5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