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培训23天,干成300亿大生意,然后玩死了...

京港台:2021-7-10 00:16| 来源:大猫财经 | 我来说几句


培训23天,干成300亿大生意,然后玩死了...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现在的猪肉价格就要跌破10 元 / 斤了。

  按照农业农村部的数据推算,今年 5 月全国生猪存栏量 42188 万头,足够全国人民敞开吃一阵子的。

  咱们是猪肉消费第一大国,猪肉是个相当重要的大产业。

  想当年,猪肉都是凭票供应的。普通人家平常能吃点猪油和猪油渣就算改善了,得等到逢年过节才能吃点肉。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一直等到 80 年代后期,这样的情况才有所缓解。当时个人养殖初步放开,有不少心思活络的人靠这个发了家,雏鹰农牧的侯建芳就是其中之一。

  1988 年的时候,因为 1 分之差跟大学失之交臂的侯建芳琢磨起了创业的事。

  干啥呢?

  种地赚得少、经商下海既要关系又要本钱,这对出身平凡又没啥背景的侯建芳来说都没啥吸引力。左思右想之下,他还是决定干养殖。

  当时在价格闯关的大背景下,鸡肉、猪肉的价格涨了不少。盯准了这个暴富的好机会,侯建芳揣着 100 块钱孤身一人跑到郑州学起了养殖,短短 23 天就出了师。

  一开始,雏鹰的雏形不过是个家庭式的小作坊,但靠着扎实的养殖技术,只有几百块本钱的侯建芳不断扩大手里的 " 鸡群 ",第一年就赚了 1 万元,当时算笔大钱了,算是攒下了宝贵的第一桶金。

  差不多 1994 年的时候,手头比较宽裕的侯建芳在村头租下了 40 多亩地,一番装修后,建起了属于自己的 " 雏鹰种鸡场 "。

  结果呢,就在养殖场建起来的第二年,一场严重的鸡病就在当地蔓延开来。侯建芳损失惨重,鸡场的 5000 只鸡就剩下 700 只,前几年赚的钱几乎赔了个精光。

  在专家看来,养殖户最好把鸡舍清理干净、并且两年内不再养鸡,这样既能避免鸡瘟卷土重来,又能降低亏损扩大的可能。但侯建芳不太信邪,既然别人都不养了,这不正是个赚钱大好的机会?

  痛定思痛,他买来消毒液搞起了彻头彻尾的 " 消杀 ",紧接着又采购了一批鸡苗又养了起来。

  很显然,他赌对了。等到 1996 年 " 鸡周期 " 卷土重来,鸡蛋单价从 2.5 元上涨到 4.2 元,不信邪的侯建芳又一次赌赢了。

  靠着这种韧劲,侯建芳挺过了非典、也捱过了禽流感,逐渐成了当地的养殖大厂。

  当你公司做的还行时,就有人来劝你去上市了。

  但一部分公司高管认为,当时金融危机刚闹起来没多久,这时候上市还是有一定风险的。不过侯建芳觉得,上市是个必选项。

  " 养殖行业是一个规模优势的行业,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现在每年都赚钱,但如果不扩大规模,别人很快就会把你兼并。"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上市公司有从资本市场上融到的资金托底,而非上市公司只能想办法从银行贷款,竞争的时候根本不在一个起跑线上。

  再者说,当时的外部环境也有点暗流涌动。

  2009 年,网易高调宣布投资亿元养猪,这在当时掀起了不小的风浪。除了风头正盛的互联网巨头,几个老对头也纷纷搞起了全产业链布局,侯建芳的压力还是很大的。

  眼看着竞争对手越来越咄咄逼人,雏鹰农牧也动起了布局全产业链、进军高端市场的心思。

  但这么做的代价也是显而易见的,无论是收购兼并还是搞投资,说白了就是要花钱,而且是花大钱。

  多方权衡下,侯建芳最终在上市的事情上拍了板。

  2010 年 9 月 15 日,雏鹰农牧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正式登陆 A 股市场,一跃成为了 " 中国养猪第一股 "。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当时年仅 43 岁的侯建芳凭借 34.7 亿元的身家杀进了当年的福布斯富豪榜,位列第 316 位,那是相当的风光了。

  但是养殖业,尤其是养猪,一直是个重资产行业。

  猪舍要建、猪仔要买、疫苗要打、饲料要喂,就算你不喂饲料,买泔水也是要钱的。如果再算上各个环节的损耗以及时不时冒头的病害,这中间的风险可就更大了。

  更麻烦的是,猪舍定期要清理、翻修,母猪又不能一直产仔生个不停,所以等到财务核算的时候,这些花重金置办的资产又都得折旧,确实很让人心疼。

  为了把生产成本降下来,侯建芳是怎么干的呢?

  他推出了一个" 公司 + 基地 + 农户 "的模式,说白了就是公司提供仔猪、饲料、防疫、技术以及猪舍,让农户帮着养殖,等到出栏之后再给农户分钱。

  说实话,在注重资金和技术积累的实业领域,这么干确实有点钻空子的嫌疑。但在当时,这可是个好概念,最起码资本市场很认可,成了轻资产养猪的典范,所以雏鹰农牧的股价一直很坚挺。

  有了钱,轻资产还是不够的,干点啥呢?

  侯建芳开始大刀阔斧、直升机撒钱一样的 " 多元化布局 ":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早在 2012 年,雏鹰农牧启动三门峡生态猪、藏香猪的项目,计划总投资超过 70 亿。项目启动之初公司还毫掷 50 万现金和宝马车面向社会征名,在当时掀起了不小的风浪。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藏香猪也是猪,好歹是主业范围,从 2014 年起,侯建芳又盯上了电子竞技和网络直播。不知是为了投身互联网浪潮还是给亲儿子输血,侯建芳先后投资了 OMG 电竞俱乐部、全民直播,少说烧掉了几个亿。

  不过相比在金融口的大手笔,这点钱还真就不算什么。

  比如在 2016 年初,雏鹰农牧就发起设立了包括深圳泽赋在内的 6 支产业基金,触角深入到了从金融到产业的方方面面,甚至还参股了不少农商行,比如中旅银行、新郑农商行、昌图农商行等等。

  截至 2019 年上半年,雏鹰农牧对子公司和联营、合营企业投资总额达 90.84 亿元,其中对类金融领域公司的投资总额约为 64.35 亿元。

  至于收益吗——有的是赚不到钱,有的是赚的钱不算数,有的干脆就是出于各种目的搞出来的财务手段,这在后期监管的调查中也暴漏了不少。

  最巅峰的时候,雏鹰农牧的市值 300 亿。

  不过这些到了 2018 年,又在猪瘟和业绩的双重暴击下化为了灰烬。

  如果说一开始的环保政策只是暴雨的话,那紧随而来的非洲猪瘟就是鸡蛋大小的冰雹了。整个 2018 年,全行业都被搞得很惨,几家上市公司更是接连暴雷。

  温氏净利下滑 41.31%,正邦净利下滑 64.76%,牧原净利同比下滑 78.01%;最夸张的还是雏鹰农牧,2018 年亏损 30.41 亿元,净利同比下降 6828.95%。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也就是在同一时间,靠养猪发家上市的雏鹰农牧还接连闹出了 " 用火腿抵债 "、" 买不起饲料结果生猪被饿死 " 的荒唐闹剧,总之就是一地鸡毛。

  他们到底饿死多少头猪一直没披露,如果简单的算,亏损 31 亿几乎等于饿死了 270 多万头猪,这么惨烈的结果大家很不解,投资者就质疑了," 为啥不卖了一半猪给另一半猪换饲料,也太死心眼了吧?"

  如此拙劣的演技,当然骗不了身经百战的股民。

  就在 2018 年,一篇名为《独家重磅 | 万字长文强烈质疑雏鹰农牧涉嫌严重财务舞弊》的文章在网上掀起了轰然大波,直接说公司财报数据人为操纵的痕迹很明显。

  关注函和问询函自然少不了,与此同时,雏鹰农牧也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侯建芳持有的公司股份也被冻结。

  久而久之,一大堆问题就藏不住了,结果就是雏鹰农牧以一种极不光彩的姿态退市。

  他们算是死在了黎明前夜,要知道自从 2019 年开始,猪肉价格上涨,养猪公司利好不断,同在河南的牧原股份,股价涨的让人怀疑人生,人称 " 猪茅 ",市值一度接近 5000 亿,杀入了 A 股前 20 强。

  而纵横 A 股 9 年之久的 " 养猪第一股 " 在 2019 年 10 月 16 日被深交所摘牌。

  对曾经的养猪 " 首富 " 侯建芳来说,这样的结局实在是憋屈到了极点,不作不死,还是有道理的。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10 00:1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