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四个贪官母亲的凄凉生活看官场的险恶,谁之过?

作者:有话好好说  于 2016-9-19 03:4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6评论

    贵州省水利厅厅长、党组书记黎平利用职务便利,在项目扶持、工程建设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共计人民币446.3022万元;生活作风腐化,与他人发生不正当性关系。2015年5月8日,贵州省黔东南州中级人民法院就黎平受贿一案作出一审宣判,判处其有期徒刑13年;2015年11月,黎平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

    黎平曾经令母亲非常骄傲,在他当厅长的第一天,母亲饱含喜悦和荣耀地对他说:“儿子,你要好好工作!”

    可如今,面对狱中的儿子,母亲只能叮嘱:“你好好表现,我等你出来 

    老人家今年已近90高龄,说出这句话来实在令人心酸。耄耋之年逢此变故,本该安度的晚年却蒙上阴影。很难想象,老人要以怎样的坚忍来面对这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而一手酿成这出悲剧的黎平也是后悔万分,他被欲望所操控,失去了“底线”意识,从忘却责任到摒弃担当,从漠视人民的重托到践踏国家法律,一步步走进了罪恶的深渊。

    雷政富庭审前,75岁母亲感叹“做啥子官嘛”

      2013年,原重庆北碚区委书记雷政富的不雅视频曝光。同年6月,雷政富涉嫌受贿案开审。开庭前五天,雷政富76岁的老父去世。

      75岁的母亲喻翠兰一遍遍说“做啥子官嘛”。 她说,如果可以选择,她宁可儿子没有走出大山,宁可儿子在老家种地在外面打工。  

    老太太说,只要能等到儿子回来,就不会再让他离开,叫他住在自己的屋里,“什么工资都不要,什么钱都不要——什么也不要,就待在我身边”。

    而雷政富71岁的阿姨喻秀碧在一旁轻轻叹息:“这真是家破人亡啊……平平安安做啥子官嘛。”

    令计划落马后4个月,其父母相继去世,前后仅隔9天

    令计划的父亲令狐野、母亲王黎明都是早年投奔延安的“老革命”。上世纪60年代,令狐野带着令计划5兄妹回到故乡平陆时,享受的是“十三级干部”待遇。

      2014年,令计划及其其二哥令政策相继被查。

    据媒体报道,令政策、令计划出事时,令狐野的意识已不太清醒,平时就住在医院,靠女儿和保姆轮流伺候。

      2015年3月20日,王黎明因病去世,终年95岁。9天后,令狐野去世,终年105岁。

    原江西省副省长胡长清被判死刑,老岳父被活活气死

    原江西省副省长胡长清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第一个被判处死刑的副省级高官。

    据报道,胡长清年近90岁的岳父孙竹佰是在看完关于处决他的新闻之后,气得魂归西天。

    胡长清的岳父母都是厚道、朴实的农民。在他们眼里,胡长清是个“孝顺”的女婿。1999年11月,孙竹佰老人从电视新闻里得知,胡长清因大搞权钱交易、生活腐化堕落而被开除党籍、公职,并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老人天真地认为,胡长清虽被开除公职了,但只要他认罪服法,出来之后还可以回来种田。老人不仅仅自己天天早晚烧两次香,而且要求儿子、儿媳和3个女儿、女婿也天天烧香。他说皇天不负苦心人,只要心诚,菩萨圣灵必定会保佑胡长清。

      2000年3月8日,老人从电视里得知巨贪胡长清已于当日上午在南昌被执行死刑的消息,当即热血上涌,一头栽倒。当晚,87岁的孙竹佰带着极度的绝望离开了人世。

    一生为人厚道,经常预言会有个“好死”的孙竹佰老人,万万没有想到竟被爱婿给活活气死。

    冀文林二姐: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子女当官

      2014年,海南省原副省长冀文林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根据中纪委的通报,冀文林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索取巨额贿赂;与他人通奸。

    事后他的二姐曾追悔莫及,“早知道他这样,不如当初让他在家种地。凭他的脑子在家种地也能过上好好的日子,为啥非当官呢?”并且自此决定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子女当官。  

    据冀文林的二姐回忆,往日父亲见面就教育弟弟:“干工作的时候,好好工作,认认真真的。别人的东西千千万万不要动,不要贪。”就在老人临终前,冀文林赶回老家还对父亲违心的说:“坏心的事、贪官的事、害人的事,我没做过,我不贪钱。”

    冀文林出事之后,二姐冀翠云在西驼厂那三间破落的土窑前哭泣。“父亲原来的期望就是,我弟弟读书出来干个啥工作都好,只要不种地、不受累。早知道他这个结局,不如老老实实做个庄户人,踏实。”冀翠云说,“原来我们没有沾上他的光,以后也不会再有了。当年我们种地、捡柴火,供弟弟念书,那些牺牲都白做了。”

    二姐还说,将来自己的一儿一女即便有机会当官,她也不让他们去。

    张曙光请求85岁父母原谅:10年没陪你们吃一顿饭

    头顶“中国高铁第一人”光环的张曙光是刘志军的铁杆亲信,曾任铁道部副总工程师、运输局局长。不仅身居要职,还因差点被评上中科院院士而名噪一时。

      2013年9月,张曙光涉嫌受贿案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庭审中,张曙光声泪俱下:“我对不起我85岁的老父老母。10年了,我没有和我的老父老母吃过一顿饭,原谅我吧。”

    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在法庭上的最后陈述中说:欠父母太多。

    我老母亲已91岁高龄,曾在那艰难困苦的年代,含辛茹苦用米糠和野菜让我活了下来,度过了童年,之后省吃俭用供我读书,工作后特别是我担任领导干部后,为支持我的工作减少我的负担,几十年来一直远离我居住。  

    我去年出事后,老人整日以泪洗面,至今日日盼望两个囹圄中的儿子在她有生之年能回家,听到我近期要开庭审判,老人要求到庭看我一眼,“慈母心中念,囚中儿子思。”我何不想和老母见一面,可是我不忍心91岁的老母见儿伤感,我让老人失望了,我只能向远方的老母道一声对不起,妈妈,儿子不孝,来世再报答您的养育之恩。

    我上海85岁以上的岳父、母两位老人,也是两位老党员,曾为了支持我事业和婚姻,将他们已下乡近10年完全符合回上海政策的女儿我的妻子忍痛割爱留在了安徽陪伴我,在农场结婚安家。

    除了当时经济上接济我们,又将我们的女儿从出生落地就留在上海他们身边,从养育到上学和工作至今没有让我们操一点心,使我能全身心投入工作和学习。

    父母对孩子是不图任何回报的,我欠他们的太多了,如今深情难报,只能道一声岳父、岳母你们多保重,女婿不孝。

    开封市原市长周以忠的母亲哭瞎了双眼

    开封市原市长周以忠在悔过书中写道,案发后,他的母亲哭瞎了双眼,女儿因为他而失去了正常的工作。  

    对年迈的父母来说,原本身居高位、引以为荣的子女一朝沦为阶下囚,其中辛酸,恐难与常人道。

    四川省交通厅原副厅长郑道访的老母,从电视上看到儿子被定罪受贿千万后当场气绝身亡,其岳母之后也服毒自杀。

    意大利作家亚米契斯所说:

    一个人如果使自己的母亲伤心,无论他的地位多么显赫,无论他多么有名,他都是一个卑劣的人。

    俗话说“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不管是出于“可怜天下父母心”的期望,还是“光宗耀祖”的观念,亦或者“学而优则仕”的根深蒂固,在强大的社会就业压力下,大多数的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子女能够从政,升官发财”似乎成为很多父母对孩子的期望。在“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的教育之下,又有哪一个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子女出人头地,成为人上人呢?

    然而,却有着这样的一群特殊的父母,在子女锒铛入狱之后,耳边始终回响着雷政富75岁的母亲喻翠兰一遍遍念叨的话:“做啥子官嘛”。或许,贪官的入狱,给整个家庭带来的都是灾难性的,比如他的配偶和子女,也是生活在艰难的舆论下,却终究因为他们的年轻,还有重新来过的机会,而贪官的父母,却终究会带着遗憾郁郁而终,不得纾解,这样的凄凉,又是谁之过呢?

    然而,很多贪官犯罪与自己的父母并没有任何关联,完全是他们自己所为。他们辜负了父母的养育之恩,给家庭带来莫大的不幸。

    俗话说“子欲养而亲不待”,我们无法设身处地的去感受贪官家人的痛和无奈,无法阻挡他人鄙夷的眼光,而在这样的环境中“苟且偷生”,另眼看待生活是家人的不幸。母亲的凄凉和无辜,是贪官不可推卸的责任,所谓“百行孝为先”,这样的行为是典型的不孝。

    不管是贪一时之快,还是心理失衡,亦或者是被权力所迷惑,都终究是个人自私自利的表现,也终究是“掩耳盗铃”的理由和借口。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没有不透风的墙,“手莫伸,伸手必被抓”。而当我们为了所谓的一己私欲“铤而走险”的时候,是将家人置于什么样的境地呢?我们可曾为他们的未来多一丝的犹豫呢?

    权力是诱人的,权力所到之处是所向披靡的,特权的庇护是嚣张跋扈的,不管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错误观念影响,还是“灯红酒绿、阿谀奉承”的诱惑,都难免给社会留下不好的影子。权力的依附,权力的跋扈,却独独忘记了“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的相互相成,总是想着权力的益,却忽略滥用权力的弊,社会给人的错觉,对权力的盲目迷恋和追求,也正是善良母亲想不到的

    坏透了官场,险恶的官场,再次暴露了现行制度的弊端。同时也暴露了教育上的弊端。以“学而优则仕”引导的“金钱价值观”,“升官发财”的灌输,严重伤害了一代青少年,导致官场上争名夺利,不择手段。助长了职场上的投机取巧、溜须拍马,请客送礼,损人利己等坏习气,把自己手中的权力发挥到极致。

     能否给权力一片干净的天空。除了制度管人,法律束人,监管看人以外,除了官员教育,官员引导之外,还需要一个健康的社会,一个良好的价值观,让权力成为服务社会的工具把做官当做人民的公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7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4 回复 fanlaifuqu 2016-9-19 04:21
作孽!
6 回复 徐福男儿 2016-9-19 04:27
做啥子官嘛,在儿子没出事之前讲这句话就好了。
8 回复 法道济 2016-9-19 04:29
享福的时候可想不到这些。也算活该
5 回复 xu3331 2016-9-19 08:15
当啥子官么?   -----  应该是:当啥子共产党的官么!
民主社会的官,是可以当的,干净点,风险少许多了。
4 回复 一杯星巴克 2016-9-19 11:12
~~  绝大多数的贪官 “风光“ 的时候, Ta们的至亲都很享受那些荣华富贵吧!  其实,当这些当了官的儿、女、 配偶的 “收入与花费不符”, 就该多多少少知道 “钱从那来?” . . . . .  香港的廉署一向是从 “收入与支出不符” 来 ”抄水表“ (立案追踪)的 !
4 回复 xqw63 2016-9-19 21:44
如果没出事,是父母的骄傲。
人啊,看淡一些仕途吧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16:2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