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穿过军装的父亲

作者:McLean  于 2022-6-20 06:0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流水日记

  父亲去世已经七年了。

  印象中的父亲是个脾气很烈的人,母亲说我们家的祖坟是葬在火山上的。

  父亲发起脾气来最厉害的就是砸碗,因此我们家的碗都是不成套的。其实,家里没人真的怕他,再怎么着他也不会动手。父亲只会摔碗砸盘,绝不会打孩子。

  我们仨怕的是母亲。

  大姐小时候特别调皮,母亲从不吝惜鞋底动不动就招呼过去。大姐打不怕,怕了的倒是二姐和我。

  杀鸡儆猴的确有效,大姐正好属鸡的。

  父亲是个很平常的人。抽烟很凶,但滴酒不沾。

  凌叔叔沈叔叔施叔叔还有梅叔叔是父亲最亲近的朋友。年年春节初一到初五家家轮着吃,饭桌上喝酒的只有我们这些孩子,叔叔们一律不碰酒。大了一点才知道,他们曾经是战友,刚解放时都在同一个部门做保卫工作,喝酒是犯纪律的。谁知酒竟成了他们一生的禁忌。

  对于父亲的前半生,姐姐和我都不大了解,父亲自己从来不提。父亲和叔叔们闲聊他们的过去,我才听到一些他们的故事。

  父亲十三岁时就做为新四军的地下交通员,负责向茅山根据地传递地下党取得的情报,因年纪小不容易引起鬼子的注意,有惊无险一直到日本投降。同一个时期,那几位叔叔早已在苏北穿上新四军的军装。直到1952年,苏南行政公署与与苏北行政公署合并,父亲才和另外四位叔叔在南京相识。

  他们以战友相称,但父亲从未穿过军装。

  小时候曾因父亲不是军人觉得有些气短。院儿里的叔叔伯伯不是苏北新四军就是苏南新四军不是八路军山东军区就是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只有父亲什么都不是。那时候军属是很光荣的。其他叔叔都有从军的经历,那些老照片就是证明,土布军装挎着步枪要多神气有多神气。

  父亲的相片没有一张穿着军装的。

  上初中那阵子,跟着院儿里的一个大哥哥学会洗相片。在家里翻箱倒柜居然发现几张玻璃的底片,冲洗出来,一阵惊喜:父亲穿着西装短裤,短袖衬衣敞着,一副国民党特务架势——腰间那支手枪,要多显眼有多显眼,那叫一个帅!

  缠着父亲交代那支枪个故事。“哦,那是西班牙快机,49年在无锡。” 父亲云淡风轻。

  还是有些遗憾,父亲没有参过军。

  父亲去世前一年,在我回美国的前一天父亲交给我一个小木盒,让我替他保管。如今才反应过来,父亲自知时日无多,把他的宝贝交给了我。

  到了上海宾馆便打开盒子一探究竟。除了父亲的一些50年代军人俱乐部的游泳证和各个机关的出入证件,最显眼的是一本1951年4月3日签发的“苏南企业公司”的证件(那是他当时对外的公开身份),还有一本红色布面的小本本,正面三个宋体黑字——“兵役证”,签发于1956年7月27日,红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印章底下是彭德怀元帅的毛笔签名,第二页上填写着军种“陆军”和授予的军衔。

  原来父亲是个不折不扣的军人,只是他的工作性质不允许他公开,他对家人也保守着这个秘密。“把一切交给党”对那一代人绝非一句口号!

  上小学时曾经纠缠父亲讲一些当年做地下交通员的英勇事迹,父亲倒是讲过一个故事,不过那是一个别人的故事。

  那时地下交通员的联络方式是单线联络,上线和下线,一旦有人被捕可以减少损失。父亲的上线是一个比他大两岁的同乡,当时游击队需要了解社头镇上的一个鬼子炮楼里的枪支和人数,他借着送鸡蛋的机会进入炮楼数人数枪,被鬼子识破抓了起来,在镇上他被鬼子砍了头。他的上线在他被捕后很快得到消息,安全撤到茅山根据地,而他的下线我的父亲并未得到他被捕的消息。

  偏巧行刑那天父亲正好在镇上,亲眼看见他被杀害。父亲在人群中,他们有过对视。父亲说他的头始终是昂着的。牺牲时,他刚十五岁。

  洒家十七岁那年,在一小学同学的生日宴上逞强吞下一杯白酒。回家便爬上床、扒着床沿对准高帮雨鞋一顿好吐,厥过去前还清醒地意识到明天免不了父亲的一通呵斥。

  第二天晌午恍恍惚惚下床,撞到门前就看见父亲坐在葡萄架下抽烟,蹑手蹑脚想从他身后绕过。

  “少喝点,酒伤人!”父亲的声音。

  我收住脚朝父亲望去,他依旧气定神闲地喷云吐雾,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那双盛满污秽的雨鞋洗得干干净净,斜靠在父亲身后的墙根儿, 晾着。

  今天是父亲节。老爸,想你了!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8-6 02:2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