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老:这是谁的旨意?—从此炎黄无春秋

作者:相食  于 2016-7-17 11:5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61评论

关键词:炎黄

法道济老兄高屋建瓴慧眼独具,在我所知的海外中文论坛里,法老对中国政局的分析是独树一帜的,那就是:当今中国依然是太上皇江核心在掌控大局,习只是傀儡。最新发生的这件事看起来比较费思量,特请教法老,依您的看法,下面转帖这件事,是太上皇的旨意,还是今上的指示


已当了二十五年社长的杜导正在一间看似病房的房间中接受传媒访问,他透露,研究院接管《炎黄春秋》,什么交接程序也没有,事前不让知晓,到时就发出通知,「这是命令。那里得这样搞呀!特别是派人强迫占领你的办公室,而且占领我们的财务室,而且今天发展到把他的行李(搬来),就住在那里」。他语带控诉地 质问,面对他们这等老干部和老党员,党内怎「么可以下毒手、下狠手,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

现年93岁的杜导正,曾经历文化大革命,在中国改革开放及「六四风波」后创办《炎黄春秋》志俨如被接管,表现激动,形容情况一如文革:「财务我们都是独立的,手里边800万总是有的吧,这个钱都困着,一下子变成它的人了、它的钱了。这是什么?这是公开的抢劫吧!我就想到文化大革命,和文化大革命一模一样,你这个单位、你这个头,他宣布你是走资派、反动的,我就夺了你的权了。」他预言,这就会「天下大乱」。

由于《炎黄春秋》年前转换领导机构时达成协议,杂志社保留人事任命权、财务自主权和发稿自主权,研究院单方面更换管理层属破坏协议,杂志社决定入禀兴讼,杜导正预期,败诉的机会很高,一旦败诉,他宁愿结束《炎黄春秋》,也不愿让接管的机构改变杂志的敢言风格。


附:《炎黄春秋》杂志社声明

2016年7月13日,我社主管主办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给我社发来《关于炎黄春秋杂志社领导班子职务聘任的通知》(中艺发[2016]22号),并告知我社,该院与我社于2014年12月18日签订的《中国艺术研究院与炎黄春秋杂志社协议书》自动失效。鉴于此,我社声明如下:

  1. 《中国艺术研究院与炎黄春秋杂志社协议书》明文约定,我社有人事任命权、财务自主权和发稿自主权,双方盖章,具有法律效力。我社社长、法定代表人杜导正,以及杜导正聘任的全社工作人员,将维护该协议书的严肃性和有效性,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包括在杂志社劳动并取得收入的权利,不同意单方终止协议书。为此,我社已委托律师对该院提起诉讼。

  2. 中国艺术研究院单方终止协议书,违反协议约定并派员进入我社编辑部,干扰正常工作。此举实际上剥夺了我们编刊、出刊的起码工作条件,本刊订户和读者的合法权益也将受到侵害。我们无法保证2016年第8期《炎黄春秋》按时出刊,敬请广大订户和读者理解、见谅。

  3. 《炎黄春秋》杂志拥护以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依法治国”的方针,创刊二十五年来,着力宣传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赢得了良好的声誉。如今,在主管主办单位的反常举措下,已经面临绝境。我们诚恳吁请广大读者、作者和各界人士对此予以关注。

炎黄春秋杂志社

2016年7月14日


从此炎黄无春秋

文:孙禾、东方 2016.07.15

中国知名改革派杂志《炎黄春秋》自一九九一年创刊以来,惨淡经营,历经二十五年风雨,终于在最近接到被官方接管的通知。北京观察人士解读为等于是对《炎黄春秋》杂志执行死刑。

7月14日,中国艺术研究院关于《炎黄春秋》的一份人事任免通知在网上被披露。根据这项通知,《炎黄春秋》杂志重要职务全部为官方派来的人所取代,原社长、总编辑杜导正、副社长胡耀邦的儿子胡德华和总编辑徐庆全悉数被撤换。这份改革派杂志原来聘请大批具有改革派思想的中共老干部作为顾问团和社委会的制度,预计也将被彻底放弃。

北京专栏作家高喻称:《炎黄春秋》被宣传和党史文献部门视作搞“历史虚无主义”的堡垒,而党内民主派和自由派知识分子则视她为阵地和朋友。顾问团和编委会,注定也要被解散。

六四后被捕入狱的级别最高的中共高级官员鲍彤评论道:“六四之后,历经二十五年,没有要国家一分钱的投资和编制,如同涓涓溪流,汇成当今中国的一部可歌可泣的信史。新班子主要是戏班子。”

据理抗争

《炎黄春秋》杂志社在一篇回应声明中表示,不同意中国艺术研究院派遣人员接管《炎黄春秋》杂志社的编辑部,认为这是单方终止中国艺术研究院和炎黄春秋之间达成的协议书。为此,炎黄春秋杂志社表示已委托律师对该院提起诉讼。

《炎黄春秋》杂志在声明中还表示,这份杂志拥护以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依法治国”的方针,创刊二十五年来,着力宣传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赢得了良好的声誉。如今,在主管主办单位的反常举措下,已经面临绝境。我们诚恳吁请广大读者、作者和各界人士对此予以关注。

《炎黄春秋》独立核算,办刊以来,没有要国家一分钱,但是这份杂志的上级挂靠单位目前是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艺术研究院和《炎黄春秋》杂志社曾经签订过一份协议书,白纸黑字明文约定,炎黄春秋杂志社有独立的人事任命权、财务自主权和发稿自主权,双方盖章,具有法律效力。

而中国艺术研究院7月12日单方面发布关于炎黄春秋杂志社领导班子职务聘任的通知,称经2016年6月27日院党政领导联席会议决定,聘请贾磊磊为《炎黄春秋》杂志社社长,郝庆军为炎黄春秋杂志社总编辑(法定代表人);另外杜明明等三人为副社长,陈剑澜等六人为副主编。通知日期为七月十二日。

这意味着,艺术研究院派出的社长、总编辑将完全接管该杂志的编辑业务,而人事、财务、内容发布也将被全面接管。法广援引《炎黄春秋》的前执行主编洪振快的话称,“按我的判断,等于已宣判死刑。办这个杂志,我们原来的心态是能办一期是一期,杜老还多次说随时准备好停刊公告和遣散费,如今到了这一天,还会有停刊公告吗?”

波折不断

2014年,《炎黄春秋》因受到中宣部的干预被强制变更主管主办单位。原主管单位“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被勒令改为文化部旗下的中国艺术研究院,并且规定每期目录必先交由主管单位审批。此举遭到《炎黄春秋》杂志社的抵制,并委托律师向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提起行政复议。最后得到的回复称变更手续合法。

因遭到“有关部门”的干涉,《炎黄春秋》原定在2015年3月18日举行的新春联谊会被迫取消。2016年虽然突破禁令和封锁,重新举办,但也经历风险。据悉,主管单位劝告联谊会停开,但被杜导正严词拒绝。联谊会举办的3日前,原定会场突然毁约,拒绝租借场地给《炎黄春秋》。联谊会不得不临时紧急变更会场地点。

前景堪忧

接替杜导正出任《炎黄春秋》社长的贾磊磊是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研究生院电影电视系主任,国家广播电视电影总局电影审查委员会委员,国家新闻出版总署进口音像制品审查委员会委员。

这是中共提出“党媒姓党”的口号后,对所谓“妄议中央”、“妄议历史”的媒体进行整肃的最新一例。2016年2月19日上午,习近平对人民日报社、新华社、中国中央电视台进行调研,中央电视台打出“央视姓党,绝对忠诚,请您检阅”标语。下午,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主持召开“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会上他强调:党和政府主办的媒体是党和政府的。

习近平在讲话中还强调新闻导向作用。他说:新闻舆论工作,各个方面、各个环节都要坚持正确舆论导向。各级党报、党刊、电台、电视台要讲导向,都市类报刊、新媒体也要讲导向;新闻报道要讲导向,副刊、专题节目、广告宣传也要讲导向;时政新闻要讲导向,娱乐类、社会类新闻也要讲导向;国内新闻报道要讲导向,国际新闻报道也要讲导向。

党媒要姓党 其它媒体也要姓党

北京观察人士认为,选派党信得过的人员接管《炎黄春秋》杂志,是中共宣传部门让《炎黄春秋》姓党的有效措施。新任总编郝庆军是中国艺术研究院主办的《传记文学》主编、艺术研究院党委纪委委员;新任副主编陈剑澜是中国艺术研究院主办的月刊《文艺研究》的副主编;新任副主编柯凡则是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是一位昆曲研究的学者。

《炎黄春秋》因刊发大量反思中共历史错误的文章,长期以来深受读者的喜爱,同时也成为中国党内保守派势力以及毛左派的眼中钉肉中刺。虽然这份杂志打出现任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的题词“炎黄春秋,办得不错”来作为自己的护身符,希望习仲勋的儿子能够为这本他父亲喜爱的杂志网开一面,然而,炎黄春秋在习近平时代,屡遭打击和整肃,举步维艰。

网名为北风的独立评论人士温云超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的采访时称:“自从主办单位变更后,《炎黄春秋》已经很少发让当局不高兴的内容。最起码最近一两年我们很少看到引起社会广泛影响的报道。但是只要《炎黄春秋》的这些老人在,都会对当局造成一些隐患。”

北风还表示:“《炎黄春秋》编辑班子被更换也就显出了中国言论自由的控制更加紧了。”“随着《炎黄春秋》进一步被整肃,所谓的党内民主派也会彻底的被泡沫化。”

《炎黄春秋》的前执行主编洪振快评论说,夫子做《春秋》,乱臣贼子惧。这是历史的力量。以前的炎黄在努力书写“春秋”,以后“炎黄”历史使命终结,将再无“春秋”


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1

难过

拍砖
2

支持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9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1 个评论)

5 回复 法道济 2016-7-17 12:04
我不了解炎黄春秋的事,似乎这是党内的事,算不上 什么大事,刘云山就把事办了,不会上达江泽民吧?
4 回复 法道济 2016-7-17 12:15
这应该是和习大的治理风格,党媒姓党的理念相适应。炎黄春秋代表了党内一些持不同意见的老人的观点,相对更加亲近民众与社会。但是毕竟与习的治理方案相抵触,又到了现在的紧缩时期,受到清理也是预料之中的。这些人都是老党员,都是体制内,服从中央决定,是他们的本分。钱物都是党的,拿走就拿走了,还诉诸法律,有点可笑,老糊涂的味道。这件事应该是习的决定,还到不了江习争夺,江习博弈的高度。江习之间即使有矛盾,也不会在这些小事上体现出来。
6 回复 相食 2016-7-17 12:17
法道济: 我不了解炎黄春秋的事,似乎这是党内的事,算不上 什么大事,刘云山就把事办了,不会上达江泽民吧?
没有那么简单吧?《炎黄春秋》是中国党内改革派的旗舰杂志,是改革派舆论根据地,自一九九一年创刊以来,历经邓江胡三朝二十五年不倒,现在被强行占领了,包括谣传和今上私交很好的胡耀邦之子胡德华的副社长职务都被免了,这么大的事,恐怕不是刘云山一个人能做主的吧。

看来法老并不认同下面这段话:虽然这份杂志打出现任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的题词“炎黄春秋,办得不错”来作为自己的护身符,希望习仲勋的儿子能够为这本他父亲喜爱的杂志网开一面,然而,炎黄春秋在习近平时代,屡遭打击和整肃,举步维艰。
6 回复 法道济 2016-7-17 12:22
相食: 没有那么简单吧?《炎黄春秋》是中国党内改革派的旗舰杂志,是改革派舆论根据地,自一九九一年创刊以来,历经邓江胡三朝二十五年不倒,现在被强行占领了,包括谣
谁是改革派?谁又是非改革派?这是首要的问题,谁能告诉大家,xx是改革派,xx不是,谁能解答这一问题?就和年初说利益集团围攻习大,但是我请他们指出到底谁是利益集团?谁也回答不了这个问题。
所以首先要找谁是改革派,如果找不到,或者说不清,那就要改变说话方式。
5 回复 相食 2016-7-17 12:27
法道济: 谁是改革派?谁又是非改革派?这是首要的问题,谁能告诉大家,xx是改革派,xx不是,谁能解答这一问题?就和年初说利益集团围攻习大,但是我请他们指出到底谁是利
主办和支持《炎黄春秋》的就是改革派,加上民主派自由派。
6 回复 舌尖上的世界 2016-7-17 12:32
法道济: 这应该是和习大的治理风格,党媒姓党的理念相适应。炎黄春秋代表了党内一些持不同意见的老人的观点,相对更加亲近民众与社会。但是毕竟与习的治理方案相抵触,又
同意。三十年前,可能还有真信共产党的,现在还这样马上可以诊断是老年痴呆。
6 回复 舌尖上的世界 2016-7-17 12:36
“虽然这份杂志打出现任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的题词“炎黄春秋,办得不错”来作为自己的护身符,希望习仲勋的儿子能够为这本他父亲喜爱的杂志网开一面,然而,炎黄春秋在习近平时代,屡遭打击和整肃,举步维艰。”

这叫'拉大旗作虎皮','打着红旗反红旗'。习胖不会留情面的。习胖他爸如果还想过当个文明流氓,习胖这一代不会了。他们明白要干流氓的活,就得撕破脸皮当真流氓。
6 回复 相食 2016-7-17 12:40
法道济: 这应该是和习大的治理风格,党媒姓党的理念相适应。炎黄春秋代表了党内一些持不同意见的老人的观点,相对更加亲近民众与社会。但是毕竟与习的治理方案相抵触,又
法老认同不是太上皇的旨意,是包子耍横胡来了哈。

看来法老和包子一样不讲理     ,“没有要国家一分钱的投资和编制”办起来的杂志,怎么 就成了“钱物都是党的”

当然,你要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全中国一切都是党的也对
6 回复 法道济 2016-7-17 12:40
相食: 主办和支持《炎黄春秋》的就是改革派
这些人都是退休的老干部,资历深,敢说话,但他们都是省部级,又都退休了,和当今执政的人不是一路,影响毕竟有限,而中国的大权都在政治局以上的几十个人手里,这些老干部离那一层还隔得好远。对决策影响微乎其微。说他们改革派高抬他们了,即使再改革,也是一本杂志,并不能产生实质性影响。在位的干部,如果和他们牵上,会毁掉前程的。这些人不过是一群牢骚满腹的老头而已。
但是这写人墙里开花墙外香,在国外反而更有名。西方人认为这是党内支派,重要改革力量。但我们在国内混过的人都知道这些底细。分析政局,如果按照国外报纸媒体的调子,只能是步入歧途。
5 回复 相食 2016-7-17 12:46
舌尖上的世界: “虽然这份杂志打出现任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的题词“炎黄春秋,办得不错”来作为自己的护身符,希望习仲勋的儿子能够为这本他父亲喜爱的杂志网开一
正解。

他爹“文明流氓”的好名声助他上位,让他有了赤裸裸做真流氓的本钱
5 回复 相食 2016-7-17 12:49
法道济: 这些人都是退休的老干部,资历深,敢说话,但他们都是省部级,又都退休了,和当今执政的人不是一路,影响毕竟有限,而中国的大权都在政治局以上的几十个人手里,
这么微乎其微的影响都容不下,全能的包子果然是眼里不揉沙子     容不下一点点不同声音
5 回复 法道济 2016-7-17 12:52
相食: 法老认同不是太上皇的旨意,是包子耍横胡来了哈。

看来法老和包子一样不讲理       ,“没有要国家一分钱的投资和编制”办起来的杂志,怎么 就成了
相兄在机关呆过,一般县以上都有老干部局,那些人有的时候乱说话,现任领导有时很头疼。但是惹急了,在为领导会严重报复这些人,这些老干部也不能太过分。中央也是一样。在中央高层,不应按国外说法分为改革派,非改革派,而应按照派系分更为合理,团派,太子党,江派,曾庆洪派等等。因为根本就没有什么改革派,也没有非改革派。改革早死掉了,没有改革了,改革早已束之高阁,大家说改革,是挂羊头卖狗肉,拉大旗作虎皮。
6 回复 法道济 2016-7-17 12:58
相食: 这么微乎其微的影响都容不下,全能的包子果然是眼里不揉沙子    
对政治决策影响微乎其微,但在破坏共党一言堂,钳制舆论上可是影响极坏,也给敌对势力可乘之机。但是中共有优待老人的传统,不到万不得已,不和这些人翻脸。所以尽管现在动手术,但对这些老人还是待遇不变,个人不受影响。但是再闹,惹急了,政治局研究一下,定个敌我矛盾,杀一儆百,开除党籍,可就要动真格的了。
6 回复 相食 2016-7-17 13:00
法道济: 相兄在机关呆过,一般县以上都有老干部局,那些人有的时候乱说话,现任领导有时很头疼。但是惹急了,在为领导会严重报复这些人,这些老干部也不能太过分。中央也
不谈什么改革派非改革派,就说这些老干部哪里过分了?对历史事件发点和习中央不同声音就是过分了?《炎黄春秋》一直如此,怎么邓江胡就都不觉得过分呢?就包子觉得过分呢?是谁过分了?是包子
6 回复 你懂的 2016-7-17 13:00
老实说改革是大忽悠,政革己死,不是有人提出要改革原来的改革吗。
6 回复 法道济 2016-7-17 13:01
舌尖上的世界: “虽然这份杂志打出现任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的题词“炎黄春秋,办得不错”来作为自己的护身符,希望习仲勋的儿子能够为这本他父亲喜爱的杂志网开一
  
5 回复 相食 2016-7-17 13:08
法道济: 对政治决策影响微乎其微,但在破坏共党一言堂,钳制舆论上可是影响极坏,也给敌对势力可乘之机。但是中共有优待老人的传统,不到万不得已,不和这些人翻脸。所以
法兄所言点到要害,包子之所以这样赤裸裸做真流氓强行占领杂志社,就是因为这些老头儿们破坏了一言堂,但不是“破坏共党一言堂”,而是绝不容许破坏“包子一言堂”。过去25年,《炎黄春秋》一直“破坏共党一言堂”,邓江胡也没派人强行占领。

不用“敌我矛盾,开除党籍”,把离休干部的医疗待遇取消就把老头儿们整死了,威武的今上修理这帮老头儿还不跟玩儿似的
6 回复 法道济 2016-7-17 13:12
相食: 不谈什么改革派非改革派,就说这些老干部哪里过分了?对历史事件发点和习中央不同声音就是过分了?《炎黄春秋》一直如此,怎么邓江胡就都不觉得过分呢?就包子觉
习大说党史研究要统一步调,炎黄说琅琊山五壮士是作假,习大能不生气吗?虽然炎黄春秋是小事,但如果习在这个问题上姑息袒护,有可能将来背负自由化罪名,最为罪状之一,被人秋后算账。所以习现在左倾路线,也有自保的的因素在内,也是吸取过去胡耀邦,赵紫阳的教训的结果
6 回复 法道济 2016-7-17 13:16
相食: 法兄所言点到要害,包子之所以这样赤裸裸做真流氓强行占领杂志社,就是因为这些老头儿们破坏了一言堂,但不是“破坏共党一言堂”,而是绝不容许破坏“包子一言堂
是的
4 回复 相食 2016-7-17 13:22
你懂的: 老实说改革是大忽悠,政革己死,不是有人提出要改革原来的改革吗。
不谈什么改革不改革,就几个退休老头儿自费办个发行量很有限的历史类杂志,偶尔发发和中宣部钦定的说法不同的声音,就要派人强行占领?
123... 4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00:4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