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计春来的前后两次婚姻

作者:T26118  于 2014-1-16 20:3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36评论

关键词:婚姻

计春来和我一个宿舍。人长得很正常,眼耳鼻舌身,看不出有什么毛病。

只是入学第一周,全宿舍的弟兄一起去学校的浴池洗澡,才发现了他的与众不同。不是我们大家发现的,准确地说,是我们宿舍的大邱发现的。大邱上大学前,已经在老家的村里当了八年的党支部书记。没在农村生活过的人,不懂那角色的滋润,而农村长大的人告诉我们说,“那角色,可是了不得,长项是踢寡妇门。”

那次大家洗完澡回到宿舍,大邱躺在床上抽烟,冷不丁说一句,“计春来果然是小计,与众不同。”其他人云里雾里,看看计春来,再看看大邱,左看右看,看不出门道。

计春来好像不甚关心自己,他没表现出应有的好奇,只是说,“是吗?有什么不同了?”大邱笑而不答。隔了好一会儿,他又冷不丁冒一句,“下次洗澡,咱还一块儿去。”

几次澡洗罢,全宿舍的人都知道了计春来的与众不同,除了他自己。

如果不同在别的问题上,也许我们会告诉他,但是他的不同,涉及到一个男人的自尊心。有一段时间我们叫他小计。小计小计,瞧他妈这姓氏,姓什么不好,非得姓计。

有一天趁小计不在宿舍,大邱非要主持召开一个党员扩大会议。我们宿舍就大邱一个人是党员,所以所谓党员扩大会议,实际上就是他是党员,而把我们余下的一干群众扩大进去。会上大邱贡献了一盒云南产的烟卷,给大家逐一点上,然后他就讲了两句话,第一句话,“以后谁也别叫计春来小计,小计小计,都让你们叫成小鸡了。”第二句话,“伤害人自尊的话永远不能说”,参加会议的全体群众表示拥护党员。

在我们眼里,计春来是个懵懵懂懂的人,对自己的问题浑然不觉,活得倒是快乐而积极。

大学三年级,计春来看上了历史系一个讲师的女儿。女儿也是我们学校的学生,读外文系,英语专业。认识那女儿的地点不浪漫。计春来说,有一天下午,从图书馆出来,肚子咕咕乱叫,就跑到学校外街道上的肉饼铺去买牛肉馅饼。在肉饼铺子门口,一棵杨树下,那女儿手捧着早已买好的一条馅饼,用樱桃小口,几乎是抿着吃。很多年以后计春来回顾他的一见钟情,带着点检讨的意味,“我们家孩子多,吃饭都是连抢带夺,还是从来也没见过那么斯文秀气的。”因为痴迷于那女儿的吃相,进而痴迷上了那女儿,计春来挡不住自己的情感。

计春来逃了我们自己的课,跑去历史系听那个讲师讲什么两汉三国。而课余的时间,球也不踢了,棋也不下了,竟然天天抱着陈寿的《三国志》做真学问。苦的是《三国志》里有很多字计春来不认识,于是便敷衍,挑着认识的背上两三段。“先主不甚乐读书,喜狗马、音乐、美衣服。身长七尺五寸,垂手下膝,顾自见其耳。少言语,善下人,喜怒不形于色。好交结豪侠,年少争附之。”这一段他磕磕绊绊背了有半个月,竟然一直记不住,倒是我们这些同宿舍的不与此相干者,比他还早比他还牢的记住了。

历史系的讲师很快便注意到了计春来。也难怪,整个阶梯教室,他是唯一一个不看闲书不睡觉,而是坐在第一排专心听讲的学生。于是下课讲师便与他攀谈。当讲师得知计春来竟然是来自电子工程系的旁听生,感动地紧紧握住他的手,“中国的希望在你这样人的身上,四个现代化的实现,希望也寄托在你这样的人身上。”计春来回来跟我们描述那一幕,我们笑得敲桌子打板凳,大邱说,“当爹的这智商,女儿也注定高不到哪儿去。你这事,很快就成了。”

计春来很快就争取到了去讲师家请教问题的机会。他是买了两张牛肉馅饼捧着去的。讲师和讲师娘子有些疑惑,觉得计春来这礼送得煞是奇怪。那女儿倒是兴高采烈,“牛肉馅饼,我爱吃。”

我们都建议计春来把事情整得浪漫起来。不妨每天坐在女儿家楼下,坐在甬道旁的石头凳子上,吹你擅长的横笛。也有人说,吹横笛太土,买个吉他,弹唱,“杨基度德尔你别泄气,和姑娘跳舞有乐趣”,自古看热闹的没有怕事情闹得大的。

计春来不是没主见的人。他那个时段,头脑发热但是不发昏,他知道自己该干什么。除了继续听讲师的课,接下来第二件事,便是买馅饼。他开始过节俭的生活,把节约下来的铜板,集中投资于爱情。他一次次观察,终于摸出了门道。那女儿每天下午四点左右,都会奔着肉饼铺子去。于是计春来便提前跑去买好,冬天里,冷刺寒天的,为了保持温度,计春来还要把肉饼揣在自己的怀里。久而久之,计春来的怀里总裹着一股洋葱味。通常,计春来会在学校大门口处的小侧门外等着,一任凛冽的北风和不时飘落的雪花塑造一个真情种。据计春来那段时间的每日战报报告,当那女儿意识到计春来是在追求她的时候,便开始矜持,总是姗姗的,总是迟到。

几个月以后的一天,计春来后半夜才回宿舍,小脸兴奋得红扑扑,“搞妥了”。

那时候,我因为看内部出版的未删节版“三言两拍”而不舍得睡觉,便问他,“怎么个妥法?”

小计趴在我的耳朵边,喘息尚不均匀地告诉我,“我把她吻了。”

“好几个月了,你刚刚把人家吻了就值得激动成这样?没出息的娃子!”我气得,差点没从被窝里伸出白花花的大腿踹他。

“这种事,不能操之过急的。”计春来爬上上铺之前说。

毕业以后,计春来和那女儿被双双分配到了北京。他们结婚的时候我们都忙,一个宿舍的弟兄们,谁也没赶去参加婚礼。

九十年代初,我到北京开会。那是毕业以后和计春来第一次见面。他很憔悴。“刚离了”,两人坐定,酒杯还没举起来,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三个字。“结婚这些年,她给我戴的帽子都够开个商店了。”

“你们两个不是挺好吗?怎么了这是?”说实话,我问得很不坦然。

“不和谐。夫妻生活不和谐。”我没敢再多问,只是安慰他说“再找吧”。一起吃饭的时候,他喝醉了。

07年底,计春来出来考察。我在一家餐厅请他吃饭。他身边跟着一个很妖艳的女人。看样子要比他小十几二十岁。他指着那个女人给我介绍,“这个你就叫嫂子就行了。”

计春来年龄比我要小一点,见他和我这个为兄的张狂,我真想骂他“小计”,但是念头一转,就控制了自己,听他吩咐,恭恭敬敬叫了“嫂子”。

嫂子伸出手让我握了一下,很不高兴地说,“你们墨尔本怎么跟农村似的?一点也不都市化!”我赶紧说,“对不起,嫂子,资本主义发展速度比较慢,您还得担待。”

席间,趁那妖艳女人去洗手间的时候,我问他,“和这个和谐了?”

“和谐个屁。她不过是和我手里的钱和谐罢了。”计春来早就跑到一个大型军工类企业当老总了,花花的钞票哗啦哗啦的。

“其实我早就知道我自己的问题,我只是不想捅破它,你们叫我小计,我也知道啥意思,我只是不想因为这个和大家闹红脸。你还记得我那时谈恋爱吗?你们谁谈恋爱时间长了不干点不伶不俐的勾当?可是我敢吗?我是洁身自好直到结婚入洞房。结果怎么样?第一个老婆还不是跑了?这个,不是我勾着,而是钱勾着。兄弟我,是天生有短处呀。”计春来摇着手里的酒杯,冲着我呲牙乐。

我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我给我们两人的酒杯里填上酒,“难得你小子有如此豁达,干一个吧。”说实话,至此,我真心佩服小计。

他说,“很多事年老的时候看开容易,年轻的时候看开难。其实我倒是挺感激大邱,感激他开了那次党员扩大会。”

我惊讶他知道那次会。

“我早就知道了。一个宿舍混四年,相互间啥事能包裹严?”

小计,已经是老计了。早晚一杯绿茶,人白白胖胖的。

2

高兴

感动
1

同情
3

搞笑

难过

拍砖
2

支持
1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6 个评论)

1 回复 月光明 2014-1-16 20:56
小计的肚量不小
4 回复 tea2011 2014-1-16 21:08
"自古看热闹的没有怕事情闹得大的"
4 回复 病枕轭 2014-1-17 00:41
弄了半天这么个“小计”法?男人短板,难人作人难啊~~
4 回复 寇一仁 2014-1-17 01:25
不的,不是有人说啥子没有那个啥的男人长寿吗?只不过再长寿也没多大劲儿哈!
4 回复 Lawler 2014-1-17 06:08
介故事,读着亲切!
2 回复 秋天的云 2014-1-17 06:47
民间好故事。
2 回复 yulinw 2014-1-17 10:52
   真能忍~·
3 回复 楚竹 2014-1-17 14:04
真有一套。哈哈
2 回复 T26118 2014-1-17 14:20
月光明: 小计的肚量不小
小计只剩下肚量大了
4 回复 T26118 2014-1-17 14:20
tea2011: "自古看热闹的没有怕事情闹得大的"
看客心态,是吧?
1 回复 T26118 2014-1-17 14:20
病枕轭: 弄了半天这么个“小计”法?男人短板,难人作人难啊~~
看明白了?
2 回复 T26118 2014-1-17 14:21
寇一仁: 不的,不是有人说啥子没有那个啥的男人长寿吗?只不过再长寿也没多大劲儿哈!
不用解释这么多吧?
3 回复 T26118 2014-1-17 14:22
Lawler: 介故事,读着亲切!
天津人?
1 回复 T26118 2014-1-17 14:22
秋天的云: 民间好故事。
为什么放到民间?是二人转吗?
2 回复 T26118 2014-1-17 14:23
yulinw:    真能忍~·
让人真心佩服吧?
2 回复 T26118 2014-1-17 14:24
楚竹: 真有一套。哈哈
楚弟好。常来走动走动。
2 回复 tea2011 2014-1-17 19:57
T26118: 看客心态,是吧?
有道理〜〜
3 回复 猪家有个戒 2014-1-18 00:39
甚乐,读到怀中葱香飘,还以为要出美女爱武大郎的桥段
2 回复 秋天的云 2014-1-18 01:01
T26118: 为什么放到民间?是二人转吗?
我说民间是指在普通人中有很多类似的故事登不了大雅之堂,但是有口头相传,当然现在网络上也有不少表现的了。请不要多心我有什么恶意。
4 回复 oneweek 2014-1-18 03:03
小记也是没啥办法。多吃点伟哥就好了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19:4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