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的端午节

作者:T26118  于 2015-6-25 14:0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44评论

今年端午节的头天晚上,下了班儿子就被准儿媳拐去了她家,两个小时以后,准儿媳发了朋友圈儿,“看,我们包的种子!!!”后面加着三个感叹号,且附图若干。图一,馅儿一盆,图二,米一盆,图三,泡在水里的竹叶一盆,图四,线绳子一卷儿,图五,一只小手托着一个小巧的“种子”,图六,一只大手抓着一个硕大的“种子”的角儿。不用说,图五是我准儿媳的作品,而图六,是我儿子的。我儿子包的“种子”很有特点,一个特点是,个大膘肥,一个能顶我准儿媳的两个半,再一个特点是,白线绳子围着那可怜的“种子”,杂乱无章的,不知缠裹了多少圈儿,即便董存瑞的炸药包,也没他那绳子用得铺张、捆扎得实在,甭说炸国民党,估计连民进党也能一并炸了。

我在评论栏里加了两句话,一,不是“种子”是“粽子”,“种子”埋进土里,“粽子”吃进肚里,写错字,别用生在南方长在澳洲作借口;二,我儿子包的那个粽子煮熟以后给你爸爸吃,告诉他不急,外包装要慢慢拆。

转天端午节,阳光晴好,早就约好了我的亲家夫妇去钓鱼、野餐。到中午吃饭的时间,亲家母拿出保温锅,掀开盖子,是热气腾腾的一锅“种子”,而最上面,就是我儿子捆的那枚“炸药包”。亲家公哈哈坏笑,“我没舍得吃,专门留给你。”而我,岂能让此等小事捉弄,“且等。”说罢甩衣袖疾转身,大步流星从钓鱼工具箱里取来剪刀,咔,横着,咔,纵着,宽了它衣解了它带。儿子包的“种子”太大,到底是分了一半给亲家公,我太太和亲家母在一旁喜眉喜眼儿,“瞧这儿子多好,一个粽子搞定了俩爹。”

来澳洲之前,我们家是不吃咸肉粽的。我长大的华北京津一带,粽子都是甜的。江米,小枣儿,饭豆,苇叶,马连草,这是我们那个地方包粽子的全部材料。粽子煮熟以后,要蘸着糖趁热吃,米香、枣香和苇叶马连草的清香在那一刻格外浓。来澳洲以后没时间自己包自己煮,况且我和我老婆也不会,于是逢到端午,就从华人的餐馆或小超市买一些,没有北方人卖的甜粽子,吃到嘴的,都是南方人的咸粽,里面有着纷杂的玩意儿,肥肉香菇板栗,等等等等。

在我们家,我爸爸是从来不做家务的,洗衣服做饭,没人敢想象他老人家伸手。

只有一件事例外,就是包粽子。

想想奇怪,一个丝毫不谙柴米油盐的武夫,竟然能把粽子包得端庄,包裹严实,捆扎结实,大小均匀,一头略略宽大些,一头略略窄小些,剥开以后,除却江米,还有两颗小枣六七粒红饭豆,被裹在粽子的正中间,不偏不倚。逢到端午节,我们家包粽子是大事,我觉得吃还在其次,重要的是我爸爸要展示这唯一拿得出手的技术,很有些炫的成分。各路亲朋好友,总会在节前送来各种必须的材料,连同各种恭维,我爸爸通常会坐在沙发上,满脸放光,毫不掩饰其得意。而我妈妈,即便她自己上班再忙,也要在节前把所有的准备工作落实到位,泡上米、泡上苇叶马连草,预备好煮粽子的锅,甚至我爸爸包粽子时要戴的花镜要坐的椅子也要各就各位。

1989年的端午节,印象中是个星期四,至于几号,忘掉了,反正是在六月四号以后。那几天天天开会,头绪特别多,从大官儿到小吏,人人嘴里讲着颠倒黑白的话,揣着惶惶然的心。中午从食堂匆匆赶回办公室,在楼道里碰见机要室主任小戴,三十岁出头的少妇,像往常一样跟她开玩笑,伸出五爪隔空冲着她,小戴笑得妩媚,两手假意护胸,“你也没个正经,真掏出来吓你一跳。”紧跟着她说,“听你们处的小李找你,说是你老婆来电话。”老婆在电话里说,“爸妈让咱们下班早点回家,吃粽子。”

因为学潮,那段时间我和我爸爸关系紧张得很。从四月以后,我大受民意的鼓舞,虽然在机关依旧谨言慎行,回到家,却敢冲着我爸爸慷慨激昂,很有为民代言为民请愿的豪情。“我都恨不得扯着大旗和学生一起上街游行、绝食,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北京沸腾全国沸腾的氛围里,说这话,百分之七十是吹,而另外百分之三十,也算真。我爸爸一直斥骂我,“就凭你们这样的学生?知识分子?能斗得过共产党?你们也不想想共产党是靠什么起家的?工人运动!农民运动!学生运动!搞运动,那个什么之也能算对手(指方励之)?更何况共产党有军队,有武装,一个这样的政权,被几个干瘪学生就搞垮?”

我在背后骂我爸爸糊涂,我妈妈则说,“你们别以为他不支持不同情学生,只是他不愿意在你们面前流露。他怕助长你们。要论政治经验,你们还太嫩,看得不如他深远。你爸爸说,这样的一场无组织的自发运动,闹得越大,结果越惨。他不愿意你们卷进去。痛快一时,悲惨一世,右派不是教训?做老人的,谁愿意看着自己的子女遭罪呀!”我老婆也说,“你就听爸妈的话,在机关少说话,免得被人抓了把柄什么的。”

其实我知道自己的斤两,在至亲的亲人面前张狂一二,回到机关,还照样夹着尾巴。那些天局势并不明朗,一会儿一个谣言,没有人知道下一个五分钟,城头飘扬哪一个色彩的旗帜。

那段时间机要室是我们大家重点关注的部门,从那里可以嗅出异味。非常时期,敏感的话不敢说,于是便时不时跑去少妇小戴的办公室开荤玩笑。

六月四号,给所有的事情画上了一个大大的惊叹号。

六月五号传来消息,我的一个亲密朋友,一个部属大型研究院的行政办主任,30岁的青年才俊,被公安局带走了。在那之前,他跑去广场,跳上临时搭建起来的演讲台,透过麦克风,面对黑压压的静坐学生,用他那一贯平缓而无煽动力的语调,表达了他内心的一点点正义感。几个月以后,他被撤销职务,开除党籍,调到西北一个什么什么单位,他是学地质的,据说是让他到实际工作第一线锻炼。他老婆没跟他一块儿走,他老婆是个医生,他们那时还没有孩子。后来他们离婚了,他老婆改嫁了另外一个人,卫生局的一个副局长,一个有职位没品位的人。

我和另一个处的处长搭伴去过城市中心广场,没敢过多停留,一只手扶着自行车把,另一只手里,攥着两张大团结(那个时候工资水平很低,两张不少了),当抱着捐款箱的学生经过时,以最快的速度将钱塞了进去。捐钱捐的比偷钱的还快。回机关的路上,我们咒骂自己“真他妈窝囊”。

六月五号那个处长闪进我的办公室,关上门,一脸紧张,“有些事是从来没发生过的事,是吧?”我说“是。”然后递给他一颗烟,他摆摆手,转身又闪了出去。后来我们在开会纷纷表达自己一直“旗帜鲜明”的时候,曾经有过你一眼我一眼的交流。到我请假出国的时候,在写给组织部的报告里,被要求一定要写上至关重要的一句话,“我如何如何旗帜鲜明”,这次轮到我进了他的办公室,跟他说我材料里的“鲜明”,他说,“也是,都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家都是鲜明过来的人。”这等于是向我表态,我们依然攻守同盟。

那个端午,下班回到家,一家人围着桌子吃粽子,非常清晰地记得,那天气氛很沉闷,让人觉得压抑。吃着吃着就谈到了屈原,谈到了端午节。我爸爸只吃了一个粽子就转去茶几旁喝茶,起身时感叹了一句,“爱国,有代价呀!”

我也没有什么兴致多吃,跑到外面抽烟。那一刻,头脑里有一个念头让我苦笑,“三闾大夫的赤诚与悲愤,历经两千年,没给我这等怂人平添勇气和斗志,反倒是最终被我们裹着小枣蘸着糖,甜腻腻地吃了。湍湍的汨罗江,不过是留下了粽子的美味和赛龙舟的游戏。屈原悲哀,我们自己更悲哀。”

踩灭烟头的时候,我骂了句,“真他妈的!”

转眼二十六年过去了,写此文,不为纪念。

 


高兴
1

感动

同情

搞笑
2

难过

拍砖
1

支持
1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9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4 个评论)

6 回复 兰黛 2015-6-25 15:28
1989年的端午节是6月8日。
今年你们一家人高高兴兴地过了一个端午节。感觉轻松、愉快、有趣!
而89年的端午节让人感觉压抑与无奈。
同样的节日,不一样的心情。二十六年过去了,人与环境都发生了很大地变化!
文中以小见大,通过吃粽子反映出89年那段时期人们的心境。好文章,赞!
如能把你儿子、儿媳包粽子的照片上上来,就更好了。
4 回复 yulinw 2015-6-25 15:58
   写的真好,看得眼睛湿润~~赞~·
8 回复 ryu 2015-6-25 16:25
写的真好. zt.
3 回复 ryu 2015-6-25 16:25
有粽!
3 回复 红旗下的人 2015-6-25 20:01
“学生领袖”中的几位为他们颠覆国家的努力而获得了丰厚的犒赏,获得了美国一流大学的学位、找到了好工作,有时候仅靠继续抗议就能从CIA(NED)领到薪水。
6 回复 tea2011 2015-6-25 20:33
真情好文!
6 回复 fanlaifuqu 2015-6-25 20:40
26年了,读来依然感动!楼主文笔厉害,起呈转收自如,不由得随文而行!
4 回复 嘻哈:) 2015-6-25 21:07
“爱国,有代价呀!”
6 回复 秋收冬藏 2015-6-25 21:39
希望未来你家儿子的孩子们也能吃上种子。
粽子里包骨头其实挺好吃。
3 回复 xqw63 2015-6-25 22:29
北京人了解事情的真相,外地大部分中年人基本上无动于衷,在外地,象您父亲这样的家长,最大的担心是孩子上街会惹来麻烦,他们大多数人不关心北京发生了什么,也不关心身边发生了什么
4 回复 心随风舞 2015-6-25 22:47
太棒了!!!不改楼主诙谐幽默的风格,文笔一级棒!
4 回复 云岭H 2015-6-25 23:47
代价惨重!梦想彻底破灭。
5 回复 秋天的记忆 2015-6-26 01:25
喜欢你的文风~
3 回复 kzhoulife 2015-6-26 03:41
不为纪念, 却比任何纪念都感人!
4 回复 海外思华 2015-6-26 07:20
写得好!写得动情! 以小见大,棒!!
10 回复 红旗下的人 2015-6-26 08:50
說起王丹的私生活,可算是糜爛和混亂,激情四射的同性戀生活也被很多的周刊記者所爆料,王丹经常出没于台湾和美国的同性恋酒吧和娱乐场所,把自己扮演成女性角色四处寻找同性配偶,有时还在自己的博客里写一些多愁善感的诗,抒发对“他”的缠绵爱情。其低俗献媚的丑态真是令人作呕。
4 回复 红旗下的人 2015-6-26 11:22
一个六四,年年到这时候就有人跳出来说,又有几个是参与过当年事情的,倒是一些天天叫嚣民主自由的人在折腾。
4 回复 红旗下的人 2015-6-26 13:28
王丹已伦为西方反华势力的一条狗。令人鄙视!
8 回复 T26118 2015-6-26 17:41
兰黛: 1989年的端午节是6月8日。
今年你们一家人高高兴兴地过了一个端午节。感觉轻松、愉快、有趣!
而89年的端午节让人感觉压抑与无奈。
同样的节日,不一样的心情。
惊讶你竟然能记住1989年的端午节是六月八号,你不用赞我,还是接受我膜拜吧。
4 回复 T26118 2015-6-26 17:43
yulinw:    写的真好,看得眼睛湿润~~赞~·
谢谢雨林过来洒热泪
123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1 13:3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