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悠悠

作者:Nanshanke  于 2019-6-29 08:1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往事回眸|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6评论

关键词:记忆, 苦难

人什么时候开始记事?隐约记得在我三岁左右的时候,母亲常抱着出生几个月的妹妹到邻村找一巫婆之类的老妪治疗抽筋。母亲后来常提起她让我查看摇床里的这位妹妹是否还活着,我倒是不记得这事。但是,比较清晰的记忆应该是四岁半时的事:那是一个非常寒冷的冬月,另一妹妹刚出世,一个远房的奶奶来看望母亲,母亲躺在床上搂着妹妹对奶奶说:孩子非常瘦小。

父亲买了些甲鱼给母亲发奶,父亲把甲鱼头挟到我碗里,我端着饭碗在村头西边倚墙晒太阳,村里大人指着碗里的甲鱼头开我玩笑。我小时是个胖墩,非常可爱。

后来母亲常痛惜唠叨:妹妹是根苦叶子苦,大老远,回家一趟都不容易,家里人也帮不了她。

这位远房奶奶在我上大学的第二个暑假去世。该奶奶命苦,丈夫去世时她非常年轻,孑身一人抚养着一个两三岁的女儿,终身守寡。她曾凄凉诉说:民国政府曾要给她立牌坊,后来共产党来了,此事便无着落。

奶奶教养极好,审事度势,进退自如,性格温顺善良,但也有例外。一次大队妇女主任羞辱奶奶,奶奶愤而还击道:你们没收了我七、八亩田地,现在嫌我吃五保。那时,奶奶的女儿已经出嫁多年,她的外孙和我一般大。奶奶独自一人生活,故依靠生产队的五保口粮。这是我仅见的一次奶奶生气。

逢年过节,父亲总是带着我们兄弟第一个去看望该奶奶,给她拜年守岁,谈天说地,家长里短。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2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3 回复 fanlaifuqu 2019-6-29 08:58
我也觉得差不多,那时开始有记忆了!
4 回复 ryu 2019-6-29 09:42
但愿苍天有眼。
3 回复 Nanshanke 2019-6-29 10:04
fanlaifuqu: 我也觉得差不多,那时开始有记忆了!
现在想起来才觉得幼儿教育的重要性,人生的烙印从幼儿开始。
4 回复 Nanshanke 2019-6-29 10:04
ryu: 但愿苍天有眼。
我信神灵。
4 回复 法道济 2019-6-29 22:20
70年代北方农村的苦难我是经历过的!当时去老家练武术,正直公社体制当道,大队书记、公安员嚣张跋扈,腰里别着德国毛瑟大匣子枪,说吧人捆起来吊在房梁上,那是一句话的事!
4 回复 Nanshanke 2019-6-29 23:57
法道济: 70年代北方农村的苦难我是经历过的!当时去老家练武术,正直公社体制当道,大队书记、公安员嚣张跋扈,腰里别着德国毛瑟大匣子枪,说吧人捆起来吊在房梁上,那是
农民真的过的很苦,共产党制造了很多灾难。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5-12 08:3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