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宾馆》第十九回 下班聚会

作者:海燕2006  于 2022-3-11 11:4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曾祥丽又待了一会,才抽空退了下来,去了趟公共卫生间。只见在宾馆后门附近,分着男女两边,外面一个共进的大门上写着“洗手间”及“WC”,里面分开的男女两门上不但有中英文标志,还有韩文日文的,又男的画着长裤皮鞋,女的画着裙子高跟鞋。两门中间一个超大的洗手台,墙上镶了一块大玻璃镜子,下面三个自动感应喷水龙头,龙头下有凹坑接水,坑底部有翻转按钮可以放水。在龙头旁边又各有一个洗涤剂槽,一按就能挤出洗涤剂来,在镜子侧面又有一个固定的自动感应吹风机。两个厕内则都是数间隔开的厕坑,有的是蹲厕,有的是坐厕。都有一个残疾人专用间,厕内壁上镶有扶手,那厕间必是坐的。一按冲水钮,抽水马桶内水就哗哗而下,旁有固定金属纸盒,中间一根滚轴,下有活动开口,装有卷筒纸。只是男厕比女厕多了几个免冲洗自动小便传感器,里面不但有净味香球,还跟大厕一样,坑内自动定时充泡沫,遮挡臭味。又因有专人时刻勤洗,所以当没人蹲厕时,整个厕间竟没丝毫臭味,地板干净的甚至可以趴下睡觉了。

曾祥丽洗了手出来,回了二楼,在走廊上遇见了朱芳。打了个招呼后,朱芳领着几个客人了包厢伊甸园只见是个小包厢,黄金档20点到24点是128元每小时,此时不过16点多,便只是68元。朱芳介绍道“我们这里有优惠活动的。”客人共五个,四男一女一男的问“哦,有些什么优惠的?”朱芳道“银行在我们这里搞活动,凡周三和周六中信银行信用卡刷卡消费,包厢费享半折优惠。周五是浦发卡享半折优惠。另外周四是我们的会员日,凡有我们的会员卡,在周四可享半折优惠,平时九折。”客人问“餐饮不打折吗?”朱芳摇头“那不打。”客人又问“会员卡怎么办的?”朱芳道“五块钱一张,您要办吗?”客人道“那算了。”朱芳开了电视屏幕,拿了麦克风球套去给两旁沙发和角落各一个摇椅上的麦克风套上,完了走到计算机屏幕前,输入了房间名称,计算机开始计时。

包厢里一圈沙发围着两张石桌,石桌都异常沉重,难以移动,后边一个长条隔间。最外的石桌上摆了一个菜单一个桶盒两个立牌、一份服务指南、两个烟灰缸和一碟湿巾。桶盒内是三张顾客意见征询卡、五根香熏纸包装的一次性牙签、十张干纸巾,印着金陵宾馆”字样、一枝圆珠笔、一个啤酒启瓶器。服务指南夹子里的宣传折页上描述了些广告,两个立牌上则一个写着“禁止吸烟”,一个是银行的广告,上面写了些“尊贵典范,傲视同侪。”等语,条条款款不一。客人看了眼立牌,问“你这里还禁止吸烟吗?”朱芳忙道“没有,只是应付检查罢了。”

一时客人点餐,拿起菜单,封面是很厚的大纹路纸板,每页都用钢环扣着,翻阅起来,问“你这里酒没喝完能不能退的?”朱芳道“那我要去问一问了,不过您可以寄存或打包。”客人冷笑“什么问一问,莫跟我来这一套,你就直说好了”朱芳就不说话了。客人又问“寄存能寄多久?”朱芳道“啤酒两个礼拜,洋酒三个月,红酒是不寄存的。”

客人翻那洋酒,只见精美单子上文字图片并茂,威士忌有芝华士12年、18年、百龄坛、皇家礼炮等,白兰地类有马爹利名士、蓝带、XO等,其他类有甘露、绝对伏特加等,都是700毫升一瓶,价格从最低的398元2168元不等。客人点了瓶芝华士,又问其他人“你们要喝其他的吗?”一人道“我看看红酒。”接过菜单,问朱芳“红酒在哪里?”朱芳翻了给他看,有张裕百年、加州乐事等,多是750毫升,价格在千元以内。调酒类有农夫山泉矿泉水、零度可口可乐、美汁源果粒橙等,瓶装罐装不一,也标着容积、单价。又有柠檬片、柳橙汁、苏打水。那客人道“我可不可以自带酒水呀?”朱芳点头“可以,不过自带酒水杯具使用费是一百,开瓶费是两百,一共也要三百”客人皱眉“那我倒要好好算算了,你这里酒卖的比外面可贵多了。”先那点洋酒的客人笑道“算了,在这点好了,瞧你跟个叫化子似的,莫要惹人笑话!

一时客人翻着菜单,依次在红酒、啤酒、冷饮、卤味、干果、水果、小吃里都点过了,朱芳拿笔一一在本子上记。那客人还要点时,其他人叫道“够了,够了,零食点那么多吃的完吗?叫点主食好了,有人肚子饿了,那些又不当饭吃。”朱芳便主动帮客人翻到那一页。那客人刚随便点了几个,另一女的笑道“怎么,你还点干锅田鸡?现在非典这么厉害,你还吃牛蛙?好多人传可能就是吃这些东西吃出来的。”他道“吃,怎么不吃?就死也要吃!你没看那会禽流感,平时鸡卖十块钱斤,那时才两块,我买了好多,天天吃鸡!”朱芳在旁笑道“您那么有钱,还用得着省吗?”那人道“谁有钱?我们都是开发票报销的。对了小姑娘,等下买单的时候你把发票给我开好,千万莫忘了,不然我还回头找你。要是报不了,我可早就穷死了!”朱芳应了。客人又问“对了,你这里现金还是刷卡?”朱芳道“都可以的。”那女的笑道“她刚不说了还有银行刷卡搞活动的嘛?”男的拍拍额头“哦对,我都忘了,陪了一上午酒,头都晕了。”女的又问“你们这里披萨有没有?”朱芳道“没,不过我们可以叫外卖帮您订的。”客人道“那就订一份。订外卖要多付钱吗?”朱芳道“要的,我们要收服务费。”客人道“贵不贵?”朱芳道“就是您订餐的一倍,订多少我们收多少。”客人道“哦,那算了。”又翻看了一下菜单“那我先看一下,看你们这里还有些什么吃的,你等下再来好了。了,先就这样吧,你快给我们把东西送上来。”朱芳应了,退了出去。

一会又换了服务员陆金花进来,先送了酒来。托盘上一扎壶冰块和几瓶原叶红茶,陆金花开了洋酒,倒了一杯放扎壶里,又倒上茶,用调酒棒搅起来。又把另一个客人要的红酒放桌上,叠着五个高脚玻璃杯。客人中那女的道“我们点的是威士忌,你这是白兰地用的杯子。”陆金花忙道“不好意思,今天点酒的人多,杯子都用完了,只有这个了。”客人不太高兴,但只是别过脸去不再作声了。陆金花用启瓶器旋转着把红酒瓶口的木塞拔了,又拿了另一个启瓶器开了两瓶啤酒,正要倒酒时,女的道“我们自己来好了,你去忙吧。”陆金花知客人不好伺候,退出去了。

才刚在门口站了一会,只见贺韵也从旁边包厢不老情内出来,见了她笑道“我才一进包间,客人就不怎么点酒,然后就打发我出来了,我当时心里就凉了半截的,没想到这会都点到第五瓶了。今儿什么造化?撞了大运了!前儿的三瓶,再加上上上个礼拜的六瓶,这个月奖金肯定少不了,再加上加班费,我这个月怕至少都百五了,要每天晚上都这样就好了。”陆金花“还是我跟罗姐说的,分给你这个包间好吧。”贺韵嘻嘻笑道“那是,等下了班我一定请你

贺韵十八岁,个子不高,身材却很匀称,长相十分娇俏,来了才两个多月。问“对了,你那边卖了多少了?”陆金花二十二岁,个子高了一点,很是秀气,叹了口气“不多呢,才送进去一瓶红酒,一瓶洋酒的。”贺韵惊讶“才两瓶?里面一共几个人?先我看你那里面人还蛮多的。”陆金花道“这还是朱芳刚才点的呢,到时候算她头上,我还一瓶没点呢。喏,这是我前面一个包间里他们虽然没给小费,贺总给了我几张他们单位发的提货券,他包里还有好多,这我可以拿去商城里提东西的。你也拿几张。说着手里掏出一些票来,递了给她。贺韵忙接了,道“谢谢陆姐。”看票上的面值不大。

又问“今儿你几点下班的?”陆金花道“十二点半。”贺韵道“那么早的,我要到两点半去了,那你可等不了我了,不然还好一起走的。”陆金花“下了班你去哪的?”贺韵道“上网打游戏呗。”陆金花“怎么你们这些人都爱打游戏呢,她们也是。嗐,我约了人逛夜市,要不咱们一起去吧?”贺韵摇摇头“半夜三更的还出去转干嘛,算了,还是早点回去了,还好远的路呢。”陆金花问“你现在还跟朋友住一起”贺韵了头“那又有啥子办法,店里不包住,我又不像你们本地人,能住在自己家里”陆金花道“现在房好贵呢,你也能租的起?”贺韵道“两个人分摊嘛,就合租了一个小单间,能摆下两张小床就行。”陆金花“租个房子三百块,就两人分摊得各要一百五,快一半的工资钱了你倒真舍得要是我只赚这么点,何苦来这里受苦受罪呢!”贺韵无奈道“出门在外又有办法,还好今儿多点了酒,这个月多了奖金,不然更没钱花了。说着就了头,想到了自己的伤心事。

她不像店里有的人租在了郊区,而是为了方便上下班,就近租在了昂贵的市中心。每当夜色降临,星星点点的灯光从窗外照射进来,把整个城市都映在了玻璃上,就让她感觉生活格外的美好,格外的满足。哪怕是昂贵的房租压得她喘不过气来,也不能阻挡她对这城市生活的向往,对美好的追求。可是15平米不到,狭小的空间内堆满了各种杂物,只能刚好摆下两张单人床,却是她作为社会底层人群难以避免的凄伤。与人合租,没有个人独立空间不算,房租还旧伤不起,对她造成了巨大的压力。可跟店里别的人比,租住在偏远的市郊,有大房子且每月房租才50块,便宜到只占她个人合租的三分之一,可是每天上班赶公交一个半小时,下班一个半小时,8个小时的班本来就累的够呛,等于是每天平白又多加班了3个小时。且白班为了赶着上班得每天五六点大清早就起床,晚班则下了班根本回不去,得在店里熬到天亮了才能赶上公交车,让她也是难以抉择了。租住在市中心,房租虽贵,存不了钱,但至少每天能睡到自然醒,不会一天到晚犯困,工作显得没那么累,身体能扛得住,也是她个人的一种选择了。完全没有存款,属于城市里打工月光族的一类人,面对梦想,面对这城市里的花花世界,她只能奋不顾身的继续坚持。每当夜晚来临,看着这座灯红酒绿繁华无比的城市,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她都在心里暗暗羡慕:什么时候,要是这里有一套房子能属于她,该多好啊!可是她心里又很清楚,品味着深深的苦涩:哪怕是一个本科毕业的高材生,找到了一份高薪的工作,但若想要在这天价的城市买房,也得5年付首付,20年还房款有可能。至于她一个低学历、无技能的普通打工者,除了去买彩票,怕是根本无望了。以她现在的存款能力,哪怕是存上100年,也根本买不起这里的哪怕一个厕所,更别提是房子了。梦想是美好的,但终归太虚无缥缈了,现在,她只求在这热闹的城市里再多待上几年,让她的人生经历再丰富一些,再快乐一些,当有一天她老了时,再回首,能值得她去细细回忆,不负她的青春年华!

此时陆金花又问这个月小费拿了多少了”贺韵从思绪中醒来,缓缓摇头“那倒没有,好些天没拿了。”陆金花“那是你,她们拿的多的每月都有七八十呢,像我也有三四十。”贺韵红了脸道“原来我不怎么拿小费的,头个月里一整月里才拿了一个十五,上个月又一个客人亲了我一下,才给了我一十。”陆金花道“你只注意着点,被客人占点便宜,钱不钱的不要紧,只千万要学会认人,莫得罪了客人,特别是那种黑社会老大,要得罪了,可谁都救不了你,这一辈子都完了。”贺韵点点头“我晓得的。”陆金花道“你自己认不定的多叫人帮你瞧瞧,有她们陪姐在的时候你也多学学,让她们多帮帮你,多问问人不吃亏,莫要出了事了。”说着往那边包厢上花轿去了。

上花轿的旁边是前生缘,只见汤艳影正一个人站在门外看着四五个包厢,东瞅西瞅呢,见了她抱怨“怎么,不用再待在包间里头了?你可总算出来了!走廊上都没人,再不来个人,叫我一个人看这么多包间,又要进去点歌,又要送餐,万一半天出不来,外边又没了人,跑了一间,可又要叫我赔死了去了,这一个月工资都不够呢!”陆金花问“肖文英人呢?”汤艳影道“上卫生间去了。哎,另一个又赶着在今请了假,这个班调的!不都讲好了,调好了班后就不准请假了么?再这么改来改去的,我可经理讲去了,尽胡来着!”陆金花指了走廊另一边拐角处的谭桂花“喏,那不还有一个么?”汤艳影没好气道“那小姑娘懂什么!叫她我能放心?弄不好在里面就得添乱,到头来还得我自己进去应付,不如不叫”陆金花道“喊没人是你,有了不用也是你,怪得了谁呢。”说着进包厢去了。

汤艳影又站了一会,才等到肖文英回来,道“怎么去了那么久,人都急死了。”肖文英道“这里这么多的卫生间都不准用,只准到后面员工房的那个去,那么远,怪得了谁呢?店里分明是在歧视我们”汤艳影道“废什么话呢,尽讲些没用的!哪天等你不来上班,也这里来消费了再说吧你要进了包间的卫生间,万一被客人撞见了,他不骂你呢同船渡、共枕眠、前生缘里都没人,就上花轿刚才陆金花进去了,还有人看着点,其他的都好长时间了我都没敢进去。现在你帮我看好了,我先进去了再讲,先就有人在叫了。”敲门进了共枕眠,应付完了再出来时,肖文英又不见了。

找了几个走廊没找着时,才见肖文英从同船渡里出来了。汤艳影气道“不讲好了你只在外看着,我一个人进去么,怎么又变了?”肖文英道“他里面音响坏了,在叫人了,你又在里面还没出来,我能不进去么?”汤艳影道“那也不管他,外面又没个人,万一跑了,又要赔了!上一次我可是足足赔了一百的,跑了一个单五百块,领班罗姐赔了一百,另外我们这条廊道上看的四个人分摊,每人赔了一百。那个单本来是霍秋雁一个人看的,找不到人,只她和我们分赔,本来她负主要责任,我们帮她一人赔五十,她自己赔三百,是她哭了求我们,才肯帮她分摊,都赔了一百。还好只是个小单,要是个一千两千的,还不晓怎么办呢!开会的时候连经理都批评了她,罚了她三个月奖金没的拿,她都快哭死了,都打算干完这个月就不干了,你都忘了么?”肖文英道“我没忘,只是那客人开门出来叫人时正好看到我了,我要不进去,他骂我呢?上次你们也是倒霉,那客人真不要脸,电话打到他们公司去,都不肯认账,是我就直接报警了。”汤艳影冷笑“人都走了,出了大门,你自己没拦住怪得了谁?警察还管这个?像昨儿孙总又说在我们这里喝出了假酒,酒瓶子都砸了几个呢,也不晓他说的真的假的。”肖文英道“怎么可能,这儿来的都是些什么人,店里敢卖假酒,不是自己找死么?一定是他喝醉了,发酒疯,要不就哪个小姐不满他意了,他吃了醋,却又不敢明着说,显得怕得罪了一个客人,所以要拿我们撒气。”汤艳影点点头“那倒有可能。”

肖文英问“今儿她们陪姐来了多少了?”汤艳影道“不多,就方姐米姐她们一共才来了二十几个。”肖文英点头叹“生意不好,有的人倒来的越来越早了,希望多赚点钱。”汤艳影悄悄“刚才在楼下我听见方姐米姐她们讲话了,米姐好像讲不想再陪酒了,只想光跳舞,就不晓经理同意不,一个月还能拿上多少钱。”肖文英道“她们钱比我们多得多,就光跳舞也够了,只怕店里不肯。”汤艳影“哎,不想做陪姐的人也多,就讲一楼的迎宾刘佳吧,她冬天穿得也是极少,站在大门口每天冻得鼻涕乱流,罚站超过八小时,一个月才五百块钱,她也不肯。”肖文英歪了歪头,手抠着墙壁,道“人嘛,总是不希望走那条路的。”

这时同船渡的门开了,一男的探头出来,不耐烦道“怎么调音师还没来?”汤艳影忙道“马上马上。”等客人进去了,问“怎么你还没弄好么?”肖文英道“我哪里能弄的好,又不是遥控器、麦克风电池坏了那样的小毛病,明显是机器问题,要找专人来的。”汤艳影道“那你还不去?”肖文英道“不一出来你就拦着我么!”说着往那边去了。

还没到监控室,在另一条走廊上撞见才来上班的佟霞,问她“今儿怎么样,拿到小费了没?”肖文英叹道“哪里能呢,我都没机会进去,一直站在外头。”佟霞十七岁,长相一般,嘻嘻“我这边才刚新开了两个包间,一个山盟岛,一个海誓楼,我才刚进去一会就拿到了一个,一下二十,就抵我上两天的班了。那客人真有钱,我什么都没做,只加了点酒,他就赏了我。”肖文英心里极为羡慕,面上却保持平静,道“那好,里面有陪姐么?”佟霞笑着点“有,后来就是她们加酒了,万事都不用我操心。”肖文英道“那她们肯定比你拿的多。”佟霞一扭头道“那就不关我事了。”肖文英“还有一个包间呢?”佟霞低了头,左脚鞋跟踩了右脚鞋尖,漫不经心道“一群学生,没什么钱,虽然一二十多个人,但没点什么东西,就更别提小费了,男女都有,不过是纯粹来唱歌的。”说着转身去旁边一个供应柜台上拿起一个空水壶,掂了掂,见水少了,去供室加热水。

肖文英仍往前走,直到监控室叫了人回来后,仍只在门外站着,汤艳影进包厢里去了。一时走廊对面的包厢比翼轩也开了,才刚来上晚班的霍秋雁被分配到这间包厢,进去送过几趟东西后就出来了。不敢走远,只在自己管的这间包厢外守着,见对面肖文英一个人连着看着共枕眠、同船渡和前生缘三个包厢,过来问“还有人呢?”肖文英道“今天没人,这里就还一个汤艳影,她进共枕眠里去了,帮人点歌呢。”霍秋雁向走廊稍远处看了一眼“那边还有两个包间开了,是谁呢?”肖文英道“是陆金花,她刚跟人换了包间,今天一个人看伊甸园、上花轿两个。”霍秋雁道“你不进去么?到里面去说不定还有小费可拿的。”肖文英摇摇头“不去了,共枕眠是因为没有陪姐,她才进去的,像同船渡和前生缘今天有陪姐,她都不去了,特意跟我说好了都守在外头,今天外头没人。”霍秋雁道“我帮你守着,你进去好了,等我有事要走开了,再叫你出来。”肖文英道“那你呢,自己不进去么?”霍秋雁垂了头“我这个不进去了,今天心情不好,不想进去伺候人。”肖文英道“怎么了?”霍秋雁只是摇头。肖文英道“还是上次罚你赔款的事么?”霍秋雁点了点头。肖文英道“那你也可以请个假嘛,心情好了再来。”霍秋雁道“哪有为这个请假的,又不是得了病。”肖文英道“对了,听说你不想干了,那以后要去哪呢?”霍秋雁“还没想好,再看看吧。哎,这里又有什么好,工资又低,一个月也就四五百块,又累,从下午三四点站,一直站到晚上十一二点,要是高峰时还得加班又不停跑动送东西收东西,我候,脚底都打满了泡了,走路都疼的厉害后来过了一个多月,习惯了才好了,起厚厚的茧子。又每天下班都累得慌,动都不想动了。

此时在靠近电梯的那条走廊上,罗凤拉着罗桂美帮忙,一起给包厢凌烟阁送了几趟东西,听客人们唱起歌来,唱的是些《敢问路在何方》、《向天再借五百年》、《精忠报国》等一会开门,两人笑着一起出来,罗凤拉着罗桂美胳膊唱的好热闹!对了,等下了班,咱们也叫上几个人一起开个包间玩玩吧,好久都没唱歌了,再不唱,嗓子都要生锈了!”店里有福利,员工可以在周一至周四店里不忙的时候,每人每个月可以免包厢费在小包厢里玩一次,餐饮另算。店里既把空的包厢利用了起来,聚拢了人心,员工们还高了兴,可谓是皆大欢喜,两全其美。对于这种难得的机会,没人会浪费,不是叫上外面的朋友来玩,就是同事们下了班聚在一起嗨。人多了后分摊那点餐饮费,就显得那么贵了。

罗桂美道:“不了,我约了人上岳屏公园玩呢。”罗凤笑道:“岳屏公园有什么好玩的,不就有个动物园,还不如东湖公园呢。”罗桂美笑道:“那有座猴山可以免费进去逛逛,拿面包喂喂猴子再还可以看看孔雀开屏不然像我们这么下了班,又没什么地方好逛的,去哪里呢?我也晓得东湖公园好玩,有个好大的湖,绕一圈都得半个小时呢。现在又正是荷花盛开的季节,满池荷花,去玩的人多的很,人山人海的湖边有棵大松树是保护树木,老有名了,都有一千多年了。光是边上那座观松亭,都建了六百了,是明朝的历史遗迹,重点保护文物,自然比去动物园要好玩些,斯文些儿我回家的路是反方向,不像岳屏公园正好顺路要去这么一趟,一回,好远的路呢。回家还有好多的事干,哪赶得上!

罗凤问:“你约了谁的?”罗桂美道:“我邻居,你不认识。”罗凤搂了她胳膊笑道:“男的女的?要是男的便罢,我就不去做电灯泡,打搅你了。”罗桂美叹道:“哪有男的,然是女的。罗凤笑道:“女的一起逛街有意思!不过吃烧烤,逛商场。你打个电话给她,就说你有事不去了就完了。唉,咱们还是在这里唱歌吧,都半个月没玩过了。我是这个月的名额早用掉了,不然早就去了。反正今儿下班早,这个天去外面也热,不如在包厢里头吹吹空调凉快”她超爱唱歌,嗓子很甜,周慧的《约定》是她的最爱。

正在电梯间外站着的朱芳老远就听见了,过来笑道:“没事,还有我呢,我的额度还没用的。”罗凤像碰见救星似的,一把朱芳的胳膊笑道:“真的?那太好了。还是芳姐人好,最肯做好事了。”朱芳笑道:“你只到时候,多给我留几股西瓜吃吃就好了。”罗凤大方的挥手:“OK,没问题。”又笑嘻嘻拉了两人跑到另一条走廊上去问陆金花。做为店里的服务员一月到头都没休息天的,平常难得请假,不要说去远地方玩,就是就近看看电影、逛逛游乐园、进进KTV什么的,次数少的可怜。今儿陆金花看电影,还是她好朋友拉,她才去的呢。作为二十出头的年轻姑娘,谁不爱玩这话,陆金花比罗凤还高兴,之不尽,忙答应了。罗桂美又道“那人也太少了,就我们这几个人,不行。”罗凤笑道:“自然不能浪费芳姐好不容易免的机会,等我再去叫几个人,包管她们都到。”笑嘻嘻的立马就跑的没影儿了。

这里陆金花一脸的兴奋,拉着罗桂美问:“罗姐,你们包间选了没?今儿你们上早班,可知道哪个包间空着没?”罗桂美笑道:“都空,大一片都没人呢。陆金花拍了手笑道:“那鸟听轩好呢,还是花幽阁好呢?鸟听轩窄了些,花幽阁又不临街,风景没那边好,唉罗桂美没好气在她脑门上戳了一指头你倒会挑呢。陆金花,我说你别高兴的太早了,太兴头了。你是晚班的,等下我们是下了班去玩,你倒还要上班呢。一天到晚上班不想着好好上班,想着玩。你倒想想你到时怎么办吧!”陆金花听说红了脸,急忙道:“只要找个人顶我一下班,让我进包厢玩半个小时就够了。”罗桂美冷笑那你找好人了么?是谁呢?谁有那么大气的?”陆金花这才起来并未找好人,急得了不得。后面朱芳见了直笑。陆金花见了,忙把罗桂美放开,又跑过来拉着朱芳,求姐姐,你莫笑嘛,快替我想想办法嘛。朱芳笑的肚子都疼了,蹲着揉着肚子,抬头笑道:“我有什么办法?你要问,就问罗姐吧。”陆金花只得又求罗桂美。罗桂美笑道:“急什么,到时候我们在里头唱,你只在外听听不就够了么,让你解个馋瘾”陆金花拉着她,死劲往怀里拽,不肯松手姐姐,好姐姐,让我也进去唱会吧。我也不要唱多的了,只等你们唱够了,叫一个人出来顶我一下子班就足够了。我既不要唱多久,也不要吃东西,到时候还跟你们大家一样,分摊餐费还不成吗?

罗桂美不过是故意逗她,此时瞧她急的那样,扑哧一笑,把她手背轻轻拍打了一下,笑道:“算了,她们要不让你,还有我呢。此时上着班,先别说这个了,等下了班再说。陆金花忙笑道:“太好了,罗姐真好。啊呣,你真是我的亲姐姐。”说着搂了她就在她脸上亲了一口,笑嘻嘻的跑开了。罗桂美擦着口水,问朱芳:“我这脸上有印子没?”朱芳笑道:“她又没擦口红,哪来的印子。”罗桂美笑道:“这都什么人呢,疯疯癫癫的,老没个正经!”朱芳正看着好笑,只见罗凤果然跑回来了,迎头撞上罗桂美就邀功“姐姐,怎么样,我说她们都玩吧,果然不错不但祥丽和伍姐已答应了的,下班就来,就贺韵她晚班的都要来呢。

不一会,到四点半钟下班时,果然邀齐了人,进了一个临窗的小包厢鸟听轩,众人开始点吃的罗桂美道今儿下班在厨房里都吃过了饭,别的都不用再点了就来些瓜子花生肉串水果就”众人都说。罗桂美一面遣人去请岳移花,一面问众人要不要喝酒众人中有要喝的,有不要喝的。罗桂美便那便先点一箱雪花冰啤吧,有爱喝的只管喝,等喝完了咱们再点。不喝的咱们就统一来两瓶大瓶的果粒橙吧,反正大家都喜欢喝,省得一个要喝这个,一个要喝那个了,你们说好么?众人都说好,只有曾祥丽笑着叫道怎么又喝果粒橙呀,怎么不喝花生牛奶呀,咱们换一种喝的好不好?朱芳忙打了她手背一下,使个眼色,曾祥丽便低了头不说话了。罗桂美假装没看见。店里的饮料贵,即使是店里服务员自己消费,也不按进货价计费,一律按销售价计费。若众人一个要喝咖啡,一个要喝可乐、雪碧,或者冰红茶什么的,单拿的小瓶都贵,倒是拿大瓶的相对便宜,比较划算。大家玩的时候虽高兴,可赚的都辛苦钱,自然能省一点就省一点,这样下次再玩的时候,也就不会有人抱怨,推故不来了。否则聚会越来越冷清,倒没意思。

然后开始点歌,曾祥丽便到屏幕前,歌曲搜索里先点了年代,有70、80、90、00年代,便选了全部年代。然后又选地区,有欧美、日本、韩国、台湾、香港、大陆,便勾选了台湾、香港、大陆三个。然后又在单唱合唱里选了单唱,男声女声里选了女声,从上到下排列好的备选歌曲一览表就自动跳了出来。曾祥丽想了想,先选了首《女人花》,然后又找了半天,说:“嗯,怎么没有《但愿人长久》”罗桂美在旁道什么歌?谁唱的?曾祥丽道:“《但愿人长久》,王菲唱的。”罗桂美一指搜索一栏:“那你点歌手,点人名,那样好搜。”曾祥丽便点了,一样没搜出来。朱芳在后面道:“你点邓丽君吧,她是原唱的,王菲是翻唱的,可能没有收录吧。”曾祥丽只得点了,果然搜出来了,一时选好,笑道:“我还以为是她唱的呢。”罗桂美在旁边笑道:“谁唱的都无所谓,反正我们现在是唱,又不是听。你选了两首,我把你前面一首排前面,后面一首排后面,大家一首一首的来。”曾祥丽答应了,只见她点的那首排在第六名,前面罗凤点了一爱是你我》,肖文英点了知心爱人》,这原本都是合唱的歌,但她们也拿来单唱。又后面汤艳影点的是男版的黄昏》,谭桂花点的是《女儿情》,下一首是张翠点的《漂洋过海来看你》曾祥丽还有其他人呢,跑哪去了,怎么还没来”罗桂美道:加班呢。像刘佳,今天接她班的郭丽娜临时有事没来,刚才来电话请了假,她就得顶一宿儿的班呢。哪像咱们这么好,有工夫在这玩

一时,众人热热闹闹唱起歌来。房间里热闹的很,众人都在笑闹,罗凤正手握麦筒,那唱《感恩的心》,不知为什么,却不好好的唱,只故意亮开嗓门以最高分贝在那叫喊。旁边罗桂美拍手笑道别人唱歌是抑扬顿挫,她唱歌却是在吼,这哪是唱歌,分明在练佛门绝世武功狮子吼呢。”众人都笑了起来,朱芳笑着为罗凤加油,笑喊道:“再响些,再响些,真个中国第一女高音,帕瓦罗蒂没跑!”罗凤停了,自己笑的气都岔了,再也唱不上来,手抚着胸脯道:“我不了,再也上去了。”罗桂美充当主持人,等她唱完了,笑问众人唱的感不感人?”曾祥丽、肖文英两个对视一眼,笑着忙站起来,一窝蜂往门口跑,边笑道好赶人,好赶人,再来一首,我们都要被赶跑了。”惹得众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大家正闹时,只听外面又一阵咭咭呱呱,几个人着推门走了进来,原来是伍春燕、岳移花二伍春燕笑说:好热闹,耳朵都被你们震聋了,快拿西瓜来我们吃。罗桂美上前搂着两人笑说:“你们可总算来了,再要不来东西都要被们吃光”回头命西瓜岳移花了朱芳也在这里笑道才刚下班就躲到这里来快活朱芳笑道:下了班回去又是一的事洗衣啦、做菜啦不如在这抽空玩下子”说着,谭桂花早托了一盘冰鲜刚切的西瓜伍、岳二人都拿了一股吃了然后朱芳拿过歌单来,让二人选要唱的歌,二人谦一回,岳移花道:“还早呢,前面还五六个人没唱呢。”罗桂美道先选好,等下不忙乱,备在那里

朱芳伍春燕“你唱歌唱的那么好,等下定要跟罗凤好好PK一下我们大家来做裁判,看到底你们谁最厉害伍春燕笑着推辞:“少胡说,人家可不会罗桂美笑道:每次聚餐人多了才有意思大家也可以才艺表演。也有会唱歌的,也有会跳舞的祥丽会武术等下一定要她好好给咱们演示演示,打上一套太极拳来才行。众人都拍手叫好,祥丽羞红了脸,低垂下头。陆金花叹道:可惜有的才艺不好在这里展示的,咱们没那眼福。不然像会书法,朱芳会弹钢琴然后会画画的是文英汤艳影会英语别的才艺就没人朱芳道:“怎么没洪雯她会扑克牌算命,难道不是才艺不成说得众人都笑了起来。陆金花笑道:哦,我忘了,我这记性那就快拿一付牌来,等下就从我这开始算起!洪雯白了朱芳一眼,笑道:偏她古灵精怪,什么都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7 21:1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